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祖爷爷是大好人啊

第六章 祖爷爷是大好人啊

        雀鹰虽然小,只有成年人拳头大小,但若论凶戾却绝不会比任何猛兽差。

        此时雀鹰中了崔渔陷阱,整个腿被绳索套住,吊挂在树枝上。

        见到崔渔自树下爬上来,猛的扑闪翅膀,整个翅膀震动打的树叶哗啦作响,不知多少叶片自树枝上掉落下来。

        甚至于还主动向崔渔脸上扑来。

        “好凶戾的雀鹰。”崔渔目光一缩,下一刻脱下身上衣袍,直接向树上的雀鹰罩了去。

        任凭雀鹰如何凶戾,被衣裳笼罩住后再无挣扎之力,随着崔渔收拢衣袍,压缩雀鹰生存空间,然后一提绳索,就将雀鹰捉住,叫其固定在衣裳下再无挣扎之力。

        然后将衣袍笼好,崔渔爬下树,伸出手将那雀鹰自衣袍下拉出来,看着精光灼灼的雀鹰,此时面色凶戾的盯着自己,不断的挣扎震动身躯,极力扭头想要叨崔渔的手,崔渔嗤笑一声,体内神力流转,开始掐诀念咒,伴随体内神血流转,四目对视之时,其精气神化作一道印记,犹若利剑般射入了雀鹰的眼睛。

        下一刻崔渔的精神印记凭空出现在一处莫名空间,那空间有无数青色气流转动,一只雄鹰翱翔长空卷起无数的青色气流,裹挟浩荡气机向崔渔的印记侵袭而来。

        崔渔精神印记此时化作一道金色绳索,只见一个闪烁便已经穿越青色气流,捆束在了雄鹰身上,然后那金色绳索化作一道道微小的符文,烙印入雄鹰体内,化作一道道金色锁链将雄鹰的身躯贯穿,犹若是一条条经脉,在雄鹰精神体内穿梭。

        然后崔渔开始掐诀念咒,下一刻只听一道惨叫,无数金色锁链在雄鹰的精神世界隐去。

        外界

        崔渔睁开眼

        一双眼睛看向手中雀鹰,就见雀鹰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畏惧,停止了挣扎。

        崔渔松开了束缚雀鹰的翅膀,手掌轻拂雀鹰脑袋,那雀鹰眼神凶戾,但脑袋却不由自主的靠过来。

        他有一颗抗拒的心,但身躯已经出卖了他。

        “耗费了两缕神血的力量。”崔渔将雀鹰放在肩膀上,感受着体内神血的流转,然后在包裹内拿出肉干放在架子上烧烤。

        烤肉的香气蔓延,崔渔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将一块烤肉喂给雀鹰,坐在篝火前恢复精力。

        世间一点点过去,天空中圆月高升,群山间狼嚎传来,崔渔坐在篝火前,放任雀鹰飞回巢穴,自己慢慢闭上眼睛,脑子里回忆起道士教授自己的打坐法门,修行练气之法。

        虽然修炼那个练气法诀会变成猪,但崔渔不在乎。而且所有诞生的气机都会在一瞬间被体内神力吞噬,根本就来不及诞生诡异。

        世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崔渔再睁开眼时,忽然下了一大跳。

        就见那熊熊篝火前,不知何时坐着一身穿素色皂袍的道士,此时手中拿着树枝,树枝上穿着馒头在篝火前烧烤。

        道士须发花白,看起来有些年岁,可偏偏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

        “你是谁?”崔渔惊的瞪大眼睛。

        “醒了?”老道士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中馒头,似乎天下间再也没有比烤馒头更重要的事情了。

        崔渔不语,只是提起警惕。

        “你是崂山弟子?”老道士将馒头自篝火上收回,然后满意的放在口中吃了一口,转过身去看向崔渔。

        “你是谁?”崔渔没有回答老道士的话。

        “崂山道士:朱吾能。你既然修炼崂山道法,也该知道我才是。”老道士口中吃着烤馒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葫芦,酒香气在空气中蔓延。

        “崂山道士?”崔渔不由瞳孔一缩。

        他刚刚弄死一个崂山道士,眼下似乎预见了一个更老的。

        貌似在这神鬼莫测的世界,活得越久本事就越大。

        “拜见前辈。”崔渔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念头急转,起手对着老道士行了一礼。

        “小子到知晓礼数,可惜天资太差,老道看你在这里吐纳一个时辰,却连一口气都没有养出来,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老道士摇头晃脑。

        崔渔心头一动,他体内倒是练出气机,却被神血吞噬了。

        这是一个完美的误会。

        “春明那个瞎眼的,竟然收你这榆木疙瘩为徒?你不在小王庄好生修炼,怎的出现在这里?”老道士话语看似漫不经心,但崔渔心中不由得一阵狂跳。

        春明就是那妖道的名字!

        这朱吾能与妖道认识。

        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老道士看似漫不经心的话,但崔渔却听懂了。进入小王庄只有变成猪的份,绝无出来的机会,只怕自己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已经引起老道士疑心。

        只要自己一个回答不妥当,老道士必定会暴起将自己制住带回小王庄,亦或者直接将自己给杀掉。

        带回小王庄,老道士见到妖道春明已死,到时候自己死路一条。而直接动手将自己给杀掉,崔渔可不认为自己有反抗的机会。

        “道长怎么知晓尊师名讳?”崔渔故作惊讶,连忙开口解释:“我天资太差,被师傅嫌弃,本来师傅想要将我逐出门,但我苦苦哀求,言称我家中表弟天资绝顶,可以为师傅引进。师傅耐不住我苦求,只能答应我,只要我将表弟引入门,便可在给我入门的机会。弟子正要回家,请我表弟入道。”

        “原来如此。”老道士若有所思的吃着馒头:“你这天资果然太差,你修炼的不过是粗浅口诀,连入门都不算,却依旧无法养气,真是前所未有的废柴。”

        “老道长与我家师傅认识?”崔渔此时凑上前问了句。

        “嘿嘿,老道正是你师祖爷爷,那春明是我的弟子嘞。乖徒孙,还不快来拜见你家师祖爷爷。”老道士笑眯眯的盯着他。

        “原来是师祖爷爷当面,徒孙拜见师祖爷爷。”崔渔闻言大喜过望,连忙‘扑通’跪倒在地,激动的爬到老道士身前,卷起一阵烟尘,跪倒在地叩首,磕的地上灰尘飞扬。

        “好徒孙,倒是个有孝心的。”老道士手掌一伸,将崔渔扶起来,看着崔渔额头红印,满意的点了点头:“人虽然废柴了些,但一颗心却是真诚的。”

        “师祖爷爷,弟子天资愚钝,虽有妙诀在手,却迟迟无法入门,还请师祖爷爷指点迷津,渡我一渡。”崔渔面色恳切,情真意切的道。

        “你就这么想修成《天蓬变》?就这么想入门?”老道士闻言面色怪异。

        “弟子天天想,日日想、夜夜想,只恨自己天资愚钝。”崔渔眼眶红了。

        “你既然有此心,遇见我也算是你的造化。”老道士面色怪异的看着崔渔:“你且上前来,我细细传授你口诀。”

        崔渔硬着头皮上前,眼巴巴的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开口,将《天蓬变》又讲了一遍,然后看着崔渔:“可听懂了?”

        “听懂了。”崔渔使劲点头。

        “且修炼给我看看。”老道士看向崔渔。

        崔渔盘坐在地,心中却也未免起了担忧,万一体内神血之力被老道士发现……岂不是坏菜了?

        可此时崔渔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打坐修行,等老道士真的发现神血之力,在想办法找借口推脱也不迟。

        随即开始吐纳呼吸,只是体内刚刚诞生气感,不待进入丹田,就已经被神血吸收。

        眼见着崔渔坐在那里修炼,就是入不了门,老道士摸着花白胡须道了声:“真真朽木也!遇见你师祖爷爷,可谓是你的造化。”

        一边说着,一只大手拍在崔渔头顶,惊的崔渔心头一颤:“难道这老道看出破绽,察觉到神血之力,想要对我痛下杀手?”

        还不等崔渔念头转换完毕,老道士的声音在耳边传来:“老祖助你一臂之力,你好生运转功法,切不可辜负了老祖我的一片心意。”

        接着一股暖流自头顶下,向着崔渔体内灌注了去。

        【发现诡异之力入侵。】

        【天赋神通‘篡夺’发动。】

        【提取神血一缕。】

        【神血+1。】

        【神血+1。】

        【神血+++】

        听着耳边提示,崔渔愣住,然后心中狂喜:“没有发现神血的力量?这老道士是好人啊!大大的好人!”

        老道士发现不了神血之力,崔渔就放心了。

        老道士的法力醇厚,连绵不绝灌入崔渔体内,可崔渔的身躯就像是一块海绵,亦或者就像是无底洞,老道士的法力即便是犹若涓涓不息的涓流,可也如泥牛入海。

        “咦???”老道士察觉到自己灌入崔渔体内的法力消失,整个人不由得愣住,随即眉头皱起:“怪哉!”

        他本想相助崔渔练气入门,然后今晚添加伙食,可谁知竟又遇见这等怪事?

        “老祖我还真就不信了,你区区一个凡人,区区一个肉体凡胎,又能吞下多少法力?老祖我修行三百年,要是连你一个凡人都渡化不了,老夫一身本事岂非都修行到了狗身上?”老道士挠了挠头,感觉着法力进入崔渔体内凭空消失,倒是奇怪了起来。

        “就算是一头猪老祖我都能渡化,更何况是一个人?”老道士念头拗不过去,非要将崔渔体内丹田强行打通了不可。

        前文说过,修行天蓬变的人,会具备猪的习性,脑子的智力会不断退化。

        此时老道士心中还真是起了执拗!

        感受着神血增加,崔渔故作努力,拼了命的吐纳,可体内气机激荡变换,依旧是无法打通经脉诞生气感。

        “我还就真不信了。”老道士坐在火堆前,眼神里露出一抹执拗,源源不断的运转法力。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直至天边泛光,第一缕朝阳之光升起,老道士才面色苍白的收回手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崔渔。

        察觉到老道士停止灌溉神力,崔渔睁开眼睛面色忐忑的看着老道士,眼神中充满了不安:“祖师爷爷,弟子……弟子……。”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怪不得春明那厮会将你赶出来。老夫修行三百年,见过无数废柴,可如你这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按理说经过老夫一夜相助,就算是一头猪也该开窍了……”老道士的鬓角留下一滴汗水。

        “师祖爷爷,弟子是不是没救了?”崔渔压低声音,眼神中满是稀异的看着眼前老道士,真恨不得老道士在拉着自己,给自己狠狠的灌溉一夜。

        “修行?想想就算了!你怕是想吃屁。”老道士忍不住爆粗口,袖子一挥站起身。

        他就想加个餐而已,怎么就这么难?这一宿都差点将自己给搭上去了。那可是自己苦苦修炼的法力,这一宿的消耗,不知多久才能补回来。

        崔渔看着骂骂咧咧的老道士,面露无辜之色,前世身为剧组导演,虽然不是演员,但演技却没的说。

        见到老道士一瘸一拐脚步虚浮转身就走,崔渔连忙喊了句:“师祖爷爷,您要去哪里?”

        “去小王庄找你师傅有事商议。”老道士头也不回的道了句:“记得接上你表弟快点回来。对了,你家的七大姑八大姨要是想修仙,就全都接过来吧。”

        老道士双腿打着颤颤离去,崔渔默默收回目光看向地上篝火,然后在看向体内的神血:“三百缕。”

        “好人啊!真是修仙界的大好人!以后我一定会给您立功德牌坊,日日夜夜立牌坊供奉。”崔渔感动的热泪盈眶。

        虽然三百缕神血相比于一滴神血需要四万八千缕来说只是沧海一粟,而唯有修成十二万九千六百滴神血才能开始踏上半神之路,可三百缕神血相对于五缕神血,那是质的进步。

        至少回到家后自己有了更大的谋划把握。

        “十世大善人啊!”

        崔渔感慨一声,看着老道士的背影,做戏做全套,直接跪倒在地叩首:“徒孙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崔渔眼泪汪汪的喊了句。

        然后看向树上的雀鹰,下一刻雀鹰直接腾空而起,方圆百里俱都是清晰的映入眼帘。

        “我得快点走,不然等老道士到了小王庄,发现事情真相,只怕将我抽筋扒皮的心思都有了。”崔渔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wap.

        /129/129445/30145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