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道长帮我捉个妖在线阅读 - 狐妖杀人案

狐妖杀人案

        “什么?!坤哥体内也有狐族的血?!!”段懿圆震惊道。

        “嗯,是有,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无因法师合上了柜子

        “我……我也不知道。”段懿圆此刻也陷入了沉思。

        “你们是怎么认识小音的?”无因法师询问道。

        “啊,那是在半年前,坤哥刚刚担任灵异小组组长的时候……”

        段懿圆的思绪被拉回了半年前的那天下午。

        ……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和段懿圆以及阿辉此刻正坐在杨静的车里,届时我才刚刚担任灵异小组组长,对于很多情况还很不熟悉。

        “咱们灵异小组一共有多少人啊?”

        我摇下窗户看向外面的经二路街道。

        “有五六人呢!”杨静笑着对我说。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杨静,而杨静则是冲我笑了笑说道:“晋安那边小组有四五十人。”

        “那你们这力量太薄弱了吧?一个三流魔教都有几千人呢。”对于小组的人数我略感头疼

        坐在我身边的段懿圆拿出口香糖递给了我。

        “魔教就像是韭菜一样割不尽的,前段时间盟主就召集大量人马来负责剿灭。”

        杨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发给了我和阿辉。

        “那杨组长你目前到什么实力了?”

        我略带试探性的询问着刚锁好三轮车的杨静。

        “我?这么久了,高不成低不就的,还在散仙中期晃荡着呢,你呢?王少校。”

        我尼m,我此刻心里不由得羞愧万分,我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询问这个问题,闹了半天我自己的下属实力都比我强,这该让我如何开口啊!

        “我目前也就是散仙巅峰。”

        经过一系列的心理斗争后我还是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这句话。

        “厉害厉害,咱们到了,今天委托人就在这里请咱们吃饭,王少校。”

        我抬头望去,只见偌大的蓝楼上写着“皇冠假日酒店。”

        而就在这时几个保安突然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对还在停车的杨静说道。

        “喂,谁让你们在这里停三轮车的?赶紧麻利把你们这破车推出去。”

        那为首的保安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斜着眼睛看向我们。

        “我们是过来吃饭的,是客人,不能停车吗?”

        杨静看着面前逐渐逼近的保安三人便往后靠了靠。

        “你们?还过来吃饭,搞笑的吧,你们吃得起吗?”

        那保安听杨静那番说辞又打量了一下我们的穿着,看我们穿的都是地摊衣服,心中那看不起以及狗眼看人低使他大笑了起来。

        “笑你麻痹呢?”

        我还没说话,站在我身边的阿辉实在忍不下去了便指着那保安破口大骂,是啊,毕竟刚刚被授予上尉军衔,也是个军官啊,现在竟然被一个小保安看不起了。

        “你说什么?”

        那保安估计也是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今日见有人竟然敢怼他,还在自己的两个小弟面前,这不是让他丢了面子,说着就从自己的后面摸出了电棍。

        “你们在干什么?”

        而就在这时,停车库里突然传来一阵雄厚的声音,我们顺着声音去看,只见旁边的奔驰车里下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而那男人一看见杨静哎呀了一句便立马小步跑了过来。

        “杨组长,上面的包间都准备好了,就等您呢啊,您怎么在这,刚才怎么了?”

        只见那中年男人紧握住杨静的手,自己的身段也稍微放低了一点,似乎是为了迎合杨静。

        “赵总?您认识他?”

        那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保安见被他找麻烦的杨静如今却被自己的领导如此抬举,脸上顿时露出了比吃了*还难看的表情。

        “没什么?差点被你们的人打了而已。”

        杨静装作漫不经心的指向面前还在发抖的保安,只听扑通一声那保安朝给我们跪了下来。

        “杨总,我有眼不识泰山啊,我不知道您是赵总的朋友啊,我要是知道,我还哪敢啊……”

        而站在我们身边的赵总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略显愧疚的对我们说道。

        “杨组长,我已经把他开除了,您就别生气了,这三位是?”

        那保安听见自己被开除了,顿时就哭了出来,而我们则是没有搭理他径直朝车库外面走去。

        “这位是我领导,这位小姐是他女朋友,这位是王连长。”

        杨静饶有兴趣的向赵总介绍着我们三位,而当他听到我是杨静领导的时候,眼睛不自觉亮了起来。

        “哎呀,年轻有为年轻有为,这是鄙人的名片,您请收好。”

        我接过赵总递来的名片,不看不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面竟然写着“东来集团董事长。”

        “您好,请问有预定吗?”

        酒店二楼中餐的服务员见我们到来有礼貌的询问着我们。

        “凤凰,把我的那几瓶茅台都拿来,杨组长,王少校,咱喝茅台可以吗?”

        “可以”

        杨静玩弄着自己的手机都没有抬头看他,而他竟然也不生气反而赔笑的说喝茅台好。

        “哎?为啥他对你这么尊重?”

        我有些疑惑的小声询问杨静,因为在我看来,东来集团是我们这个城市最大的产业了,董事长竟然都能对我们卑躬屈膝,这不免让我有些震惊。

        “这算啥王少校,您有这个身份在这里,别说他了,都得对您客客气气的,谁也不想自己家里到时候出个事情,没有处理好人缘,没人帮他们解决吧?”

        “更何况您是上面排下来的,他们就更得讨好你,对你尊重了!”

        杨静指了指提酒的服务员像是看透了这行业的权衡利弊以及各种利益关系。

        ……

        “先生你们请。”

        推开餐厅那扇沉甸甸的大门,眼前展开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斑斓彩光。华美的欧式桌椅、小巧精致吧台,都漆成纯白色,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一个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粉色的玫瑰柔美地盛开,与周围的幽雅搭配得十分和谐,只见包间里面还坐着几个人正在讨论着一些事情,见我们来了以后便立马起身相迎。

        “哎呀,杨组长,您终于来了!”

        “杨组长日理万机啊!”

        那些人立马迎上来阿谀奉承的对杨静一顿糖衣炮弹。

        “诸位,我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坤,王少校,我的领导,现任陕西省灵异组代理领事,这位是作战旅的王宇辉连长!”

        杨静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了一般,立马将我和阿辉推了出去,我和阿辉还没反应过来,先前的那些人便握住了我们的手。

        “王领事真的好年轻啊!年轻有为!”

        “没有没有,请问您是?”

        我略显尴尬的将手抽了出来看向面前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

        “他是市长。”

        站在我身后的段懿圆缓缓露出了头,因为段懿圆的个子只有一米五九站在我身后完全被遮挡住了。

        “卧槽,市长!”

        我不由得喊了出来,我心中的震惊再也压制不住了,好吧,我承认我是土狗,但是我再怎么牛逼,我也没有想过我能和市长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于是我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坐上了凤凰包间的主位,我原本不想坐在这里,但是杨静和市长以及赵总一致推搡让我坐到了这里,他们是这么说的。

        “王少校年轻有为,就该坐在这里,你坐在这里,我们这些人也才安心啊!”

        ……

        “怎么样?王少校这里的菜味道怎么样,再加点菜吧!”

        坐在我旁边的赵东阳指着桌子上的菜似乎是在等我发令般的看着我。

        “不加了不加了,吃饱了,好吃好吃。”

        我急忙用纸巾擦了一下嘴,立马摆手示意不用再加菜了,我看着他那大腹便便的身材,心中想着,怪不得你这么胖,天天大鱼大肉海鲜能不胖吗?真是有钱就使劲造呗。

        “赵总,你有啥事就说呗,别绕弯子了。”

        阿辉点了一根雪茄眯着眼睛盯着那燃烧的烟丝,赵东阳一听都这么说了,立马起身将自己杯中的酒倒满,然后对着我略弯腰喝光了杯中的。

        “惭愧惭愧,鄙人此次请杨组长和王少校前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只是有些难以启齿,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

        赵东阳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来了几张照片递给了我。

        我接过照片一看,第一张照片是土地里的两件棺材,第二张照片是一个青花瓷的坛子,而第三张照片则让我皱起了眉头,里面竟然是一个女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她身上没有穿衣服,只脖子上带了一条纯白的狐狸围巾。

        “这是怎么回事?”

        我将手中的照片传给了正在吃甜点的段懿圆,而她看完照片后也是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哎,鄙人是做房地产生意的,这你们都知道,我前段时间拍下了一块地,准备再开发一个度假村。”

        “度假村?”

        “哎,度假村这年头好赚钱,现在的人都普遍有钱了,也就都会享受了,可是当真正开工的时候这件事情似乎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开工那几天天天都是瓢泼大雨,工人们每天都得顶着大雨干活,他们都不乐意了,我没办法,只能给他们加钱,他们才同意继续开工,谁知道就在第二天便出事了,那天他们给我打电话说,因为下大雨,土壤变得松软,竟然挖出来了两具棺材,他们说刚挖出来的时候,有一团绿气飘散了出去,他们虽然有些害怕,但是还是抱着一丝好奇撬开了棺材,打开棺材,他们都吓了一跳,里面埋得竟然不是人。第一具棺材里面竟然是一只白狐狸,而且那白狐狸刺眼咧嘴的对他们示威,有一个胆子大的民工便用锄头把那白狐狸打死了。”

        “你说什么?打死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赵东阳。

        “哎,是打死了,第二幅棺材里面是一只红狐狸,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把所有工人都吸引过去了,他们随后便在传来巨响声音的地里挖出来了一件青花瓷坛子,等到他们在回头去看棺材的时候,那红狐狸已经消失不见了,其中一个民工是东北的,说他们东北有钱人就得戴个貂儿,当天晚上他就把那个白狐狸尸体给剖开做成了貂和那件青花瓷让包工头一并给了我,哎,谁知道,当天晚上就出事了,我不是有个情人吗,她看见我办公室的白貂,便立马喜欢上了,我也就送给她了,但是当天晚上我们两个睡觉的时候,我朦胧之间听见了吱吱吱的声音,我睁看眼睛去看,那条白狐狸做的围巾正竟然在缓缓收紧,而我那个情人脸上也浮现了狐狸的样貌,朝我抓了过来,而我当时身上带了一个佛牌发出了一阵金光将她打飞了出去,过了一会,她不挣扎了,我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死了,而我的佛牌也碎了一地,从那以后我便每天晚上做噩梦,梦见一个狐狸说要吸干我的我的人气,而且我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吱吱吱的声音,我的老娘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吓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旁的赵东阳已经绷不住热泪横流了起来。

        “你闯大祸了,那个坛子呢?”

        段懿圆将照片往桌子上狠狠的一摔。

        wap.

        /109/109593/28492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