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道长帮我捉个妖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失明的女子

第四十一章 失明的女子

        此刻,落霞森林千里之外的晓华寺中,叶卿雪正坐在静心旁边看着他念经。

        “天天念经,不会烦吗?”叶卿雪开口问道。

        “不会啊,这是我的快乐。”静心睁开眼睛笑言道。

        “切,世上快乐的事情多了去了,快意恩仇伴如花美眷,岂不有意思多了?”叶卿雪表示不理解的撇了撇嘴。

        “哈哈,女施主,咱俩乐趣不相同,我好供奉佛祖,好看着一位位来上香的佛客们。”静心说罢朝起身殿外走去。

        “你去哪?”叶卿雪也急忙起身。

        “去山下的白施主家里,今日她母亲不在,她一个人多有不方便,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静心看着叶卿雪这幅着急的模样笑出了声。

        “又去白家?”叶卿雪的瞳色瞬间冷了下去。

        “嗯,互相多帮衬帮衬应该的。”静心并没有察觉到叶卿雪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等等我,我也去!”叶卿雪跟了上去。

        ……

        “白施主的家住在山下最西边,她母亲是个裁缝,她也学了母亲的手艺,这次就是她母亲去给别人补衣服,那人家里在最北边,所以才会回不来。”静心对叶卿雪介绍道。

        “哦,你还挺了解的啊,没少去啊?”叶卿雪顺手摘下一朵花别在了自己头发上。

        “好看吗?”叶卿雪转过身询问静心。

        只见叶卿雪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簪花,斜插着一朵淡紫色花朵,显得几分随意又不失她身上自带的江湖气概。

        “施主是问花好看吗?很好看。”静心微微笑道。

        叶卿雪听他这么说后,只是略感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并顺手将花从发上取了下来。

        “送你了。”叶卿雪将花放在了静心手中,便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而静心只是淡然的看着手心之中的紫花,竟久久出神。

        “还不走?”叶卿雪回头望向愣在原地的静心。

        “你走错了,这边。”静心双手合十,刚好将花瓣夹在了两掌之中。

        “那你也不知道告诉我!”

        “我看叶施主走得很是忘我,一瞬间不忍心打断。”静心道。

        “你这和尚,怼人还真是不留情面。”叶卿雪面对静心的打趣只是轻哼一声。

        “女施主请。”

        ……

        走下山去,一个在花岗岩上的孤零零的小村,像一个真正的鸟巢似地悬贴在那里。

        村庄处绵亘着一长条一长条的耕地。一片又一片的灰色的田圃。田圃之间是网丝一样的小径,小径上长着梨树和李树。

        看着面前这一片迷人的景色,叶卿雪不禁叫了起来:“哇!好美啊!”

        村子里,鸡啼声、狗犬声、马嘶声、牛叫声。再加上人们的欢声笑语,汇成了一曲生气勃勃的晨光曲。

        “走吧,还远呢。”静心道。

        过了许久,灰黄的天底下,远近躺着几个萧索的荒村。

        “这里。和刚才那个村子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啊!”叶卿雪打量着这里斑驳且围墙半塌的破败村子景象,从心中有感而发道。

        “走吧,从这里过去,就到了。”静心没有回话,只是从林中小径穿过。

        随后叶卿雪便跟着静心踏着杂草肆生的甬道而行,走到尽头,只见一座破败不堪的茅草屋引入眼帘。

        “这里就是吗?”叶卿雪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询问静心,因为在她看来,这里根本不能住人。

        “嗯,走吧。”静心推开吱吱作响的木门,呈现在眼前的是满院的荒草,足足有半人高。

        西边屋子的墙已经坍塌,太阳直直地照在土炕上,竟有些人非物非的凄凉。

        “这里,真的能住人吗?”叶卿雪抬头望向茅屋廊檐下挂着的若有若无的蜘蛛网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能。”静心回道。

        而这时,一阵声音从屋内传出:“是谁啊?是静心法师吗?”

        紧接着,一个身穿布衣,手持木棍的女子缓缓从屋内摸了出来。

        “白施主,是我。”静心见状急忙上前搀住了布衣女子。

        而叶卿雪也注意到女子身上的虽是布衣,但裁剪却十分特别,在这破旧茅草屋的衬托下,简直显得恍如隔世。

        “静心法师,又麻烦你了,又来帮我。”女子缓缓抬起头,浅笑中透露着平静。

        叶卿雪此刻才注意到,她那标准的瓜子脸,犹如技艺最高超的工匠雕刻出的一般,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印雪,眉如弯月,滴水的朱唇甜甜抿着,微微抿笑。

        “好……好美。”叶卿雪盯着布衣女子那张如仙女般的面庞竟愣出了神。

        “嗯?还有人吗?静心法师,你今日还带人来了吗?”布衣女子闻声立马坐了起来,却被静心轻轻按了下去。

        “白巧别担心,是我的朋友,今日特带来一起来见你。”静心道。

        叶卿雪侧着头打量起了面前的白巧,只见白巧的眼处双目无神,她便怀疑地摆了摆手,但白巧却无任何反应。

        “她……她竟看不见?!”叶卿雪瞪呆了,她实在没想到,这么好看的女人,竟然眼睛会看不见。

        “吓到姑娘了吗?抱歉。”白巧愧疚地低下了头。

        “哦不,没有被吓到,只是没想到……没想到姑娘你这么好看,眼睛竟看不见。”叶卿雪的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是怕冒犯了白巧。

        可白巧却并未放在心上,听见叶卿雪夸她好看,便轻轻一笑,笑声宛若轻吟般低唱。

        “姑娘,你怎么看不见的啊?”叶卿雪实属疑惑,便追问下去。

        “我是自阿娘生下来就无法看见。”白巧用手在桌子上摸索了起来。

        叶卿雪见状随即将自己面前的茶杯向前推了推,这才使白巧握到。

        “这就是天妒,老天都嫉妒你的美貌,所以拿走了你的眼睛。”叶卿雪的言语中无一不透露羡慕之情。

        “你们虽都夸我好看,但我从未见过自己的样貌。”白巧摇了摇头。

        “好了,巧儿,咱们去做饭吧。”静心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含满深情。

        “嗯嗯,你想吃什么?”白巧浅笑问道。

        而叶卿雪则是站在那里,望着他们,最后一言不发,离开了这里。

        静心见叶卿雪离开并没有去追,只是轻轻将白巧揽入了怀里。

        此刻,茅草屋外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为什么……为什么他俩的关系会如此暧昧……”叶卿雪的面色,一刹时地变成了灰色。

        到了夜晚,叶卿雪看着不远处茅屋内缓缓升起的炊烟,才从树上下来。

        “你去哪里了?”静心见叶卿雪进来,便询问道,但从始至终并未停下手中切菜的动作。

        “没去哪里。”叶卿雪开口道。

        紧接着,叶卿雪显得有些为难的开口道:“你……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说罢,她便抬头看向静心。

        “她是我妻子,虽还未正式进行婚嫁,但在我心里,我俩已是夫妻。”

        哗啦一声,静心将切好的菜扔进了油锅里,那一刻,叶卿雪的心情也跟这菜一样,翻滚不停。

        ……

        “停。”旺财再一次伸出自己的肉爪打断了叶卿雪。

        “所以,静静当年是想要还俗吗?”旺财问道。

        而叶卿雪只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冷笑一声对旺财说:“是啊,他想还俗,他想娶白巧。”

        “看来你对白巧的敌意很大啊?怎么?她抢了你喜欢的人?但是人家不是早就约定好了吗?”旺财一语道破叶卿雪心中所想。

        还未等叶卿雪开口反驳,旺财便接着说:“据我猜想,白巧就是现在的小音,小红狐,对吗?”

        ……

        晓华寺,大殿内,段懿圆将口中的茶喷了出来。

        而无因法师只是笑了笑,这个笑并无嘲笑之意。

        “大师,您是说,当年的白巧就是现在的小音?”段懿圆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嗯,正是一个人。”无因法师轻轻点头。

        “但是,这怎么可能啊?一个是狐妖,一个是人类,再怎么投胎也不可能啊?!”段懿圆擦了擦自己的嘴,脸上的疑惑加深了几分。

        “你知道小音是九尾狐吗?”无因法师道。

        “我知道啊,她是九尾红狐。”段懿圆点点头。

        “那你知道,这九尾狐天生只长八尾吗?”无因法师缓缓起身。

        “什么?八尾?!”段懿圆蹭一下站了起来。

        “这第九条尾巴,是要经历圆房过后,才会慢慢长出来的,正如你们所说,那小音刚认识你们的时候,便已经是九尾狐了。”

        “嗯,是这样,可是…”段懿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惊诧地瞪大了双眼。

        “不错,九尾狐只有青丘才有,青丘九尾狐百年的时候,会有一场劫难,需褪掉记忆法术修为前去历劫。”无因法师从柜子里取出一本古书。

        段懿圆接过书翻看了起来,而书中记载的正是青丘九尾狐族的献礼。

        “您是说,白巧只是小音当年历劫的转生?!”

        可谁知,无因法师接下来的话,让她大为震惊。

        “与静心同行的那个叫王坤的男孩,身上就流淌着九尾狐族的血。”

        wap.

        /109/109593/28474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