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道长帮我捉个妖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我想带走小坤

第五章 我想带走小坤

        二零零零年,千禧年,在全世界欢庆的时候,江城市某偏远地区的一个小山村里,一位老人带着一壶酒来到了一个土堆前,他并不是为千禧年所庆祝,他只是……来悼念他的亡妻。

        “阿滿,明天默儿就要结婚了。”老人缓缓躬身将土堆上的草拔了下来。

        随后,老人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两个小酒杯,将一个小酒杯放在了土堆面前。

        “知道你不爱喝酒,今天就喝一点点,毕竟是儿子的喜酒。”老人将酒杯添满。

        “阿滿……”老人眼含热泪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阿滿,你知道吗,乾道啊,就让我那个师弟,现在是道盟盟主了,他发布了新的道法规定,他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凭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道盟。”老人看着山下讪讪笑道。

        一阵风拂过,将老人旁桃花树的花瓣吹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老人的手心之中。

        “初见你时,你就说你喜欢桃花,这棵桃花树就是我为你种的。”老人的指尖轻捻花瓣,眼睛微眯,陷入了回忆之中。

        ……

        “现在情况非常危急,你们快想想,是保大还是保小!”村里的大夫满手鲜血的从屋内跑了出来。

        “怎么会,你们要救救我老婆和孩子啊!”门口的男人一把拉住了出来公布噩耗的大夫。

        而原本在院子里踱步等待的老人,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是立马赶了过来。

        “玄老,实在是没办法了,快想想,是保大还是保小啊!”被男人纠缠的大夫在说完后便又重新跑回了屋内。

        “爸,怎么办啊!爸!您肯定有办法的,快救救你儿媳妇和你孙子啊!”男人知道自己的父亲有着通天的本事,只要出手,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

        而面前的老人,只是站在门口默不作声,他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手中的烟斗。

        “默儿啊,你也知道爹最会算了,但是这次,爹真的没办法了。”老人听着里面的哭喊无力地转过了身,并长叹一口气。

        “爸,别管我,保孩子!”

        就在这时,屋内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今日的产妇。

        ……

        过了一会,屋子内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而就在婴儿哭的时候,老人的泪也顺着满是皱纹且沧桑的脸缓缓淌下。

        “玄老,是个男孩,是小孙子,但是……娟子可能……”大夫的声音突然更住了。

        “让他好好在他妈身边呆一会吧。”老人看着从屋内走出的大夫缓缓开口道。

        ……

        “儿子,你以后要乖乖的,要听爸爸和爷爷的话,要孝顺,不要调皮,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虚弱的女人轻轻抱住了枕头旁的婴儿。

        “以及…不要学……算了,开心健康就好……”女人嘴角浅浅露出一抹微笑,随后便闭上了眼睛。

        “给你媳妇磕头!”外面的老人在女人闭眼的一瞬间,便转过身对身旁的男人说道。

        而老人那瘦弱的脊背,突然猛的抽搐了起来,泪水顺着脸庞无声划下。

        ……

        “师哥,我这次是想请你回去的,你既然不回去,那师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王乾道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你要带走小坤,对吗?”爷爷笑了笑,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

        “师哥你知道?哦对,我忘了,师哥你的卜算之术,世上无人可比。”王乾道眉间闪过一丝吃惊,但随后是想到了什么,便平复了下来。

        而他们俩的对话,则是让在门口偷听的王宇辉和我听得一清二楚。

        “带走我是什么意思啊?”我疑惑地看向了正趴在门上的王宇辉。

        “带走你……就是…我想想,对,就是不要你!”王宇辉思索了一阵后,便斩钉截铁的拍了拍手。

        “啊…爷爷不要我了吗,呜呜呜哇……爷爷不要我了…”而我在王宇辉解释完后,便委屈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喂,你别哭了,咱们一会要被发现了!”王宇辉着急地一把捂住了我的嘴。

        但这一切都是毫无作用的,我的哭声还是被屋内的爷爷和王乾道听到了,准确来说,我们早就被发现了。

        “你看,他这样离得开我吗。”爷爷从杯中捞出了茶叶嚼了起来。

        王乾道听后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腿,随后说道:“师哥,是你舍不得小孙儿吧!”

        “哈哈哈,是有点舍不得呢。”

        “但是,师哥你不是都把行李给小坤收拾好了吗?”

        两位老人之后的谈话,由于我的哭声,我和王宇辉并没有听见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只知道,最后爷爷和银发爷爷出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我和阿辉。

        “进城是学本事去了,不要哭了。”爷爷用手轻轻帮我擦掉了眼泪。

        “爷爷,你会来看我吗?”我一把抱住了半蹲着的爷爷,脸不停在爷爷的衬衫上蹭着。

        “会……爷爷会去看你的。”

        “拉钩,不要骗我。”

        ……

        此后整整十四年,我便在王乾道爷爷的安排下,和王宇辉进行了同吃同住同训练的生活,阿辉天性顽劣贪玩,不爱学习道术,常常在课上插嘴捣乱,为此,乾道爷爷没少说他。

        而我在第一次接触道术的时候,便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同期道员需要花费三天时间学习的道术,我往往仅仅只需一个小时,乾道爷爷时常欣慰地看着我说道:“小坤,在你的身上,看见了当初师兄的影子。”而我每每听到这,更多的是难过,因为爷爷骗我,他从来没有一次来看过我。

        我也只是每每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去见他一面,可奇怪的是,每当我想对爷爷展示我新学的道术的时候,爷爷只会摸摸我的头对我说笑道:“小坤好厉害。”

        不知不觉的学习中,我和阿辉已经来到了大学,而我因为实力在同辈人中已算佼佼者,故而被乾道爷爷认命为江城道盟小组组长。

        而我们的故事,要从阿辉失踪的那一天开始说起。

        wap.

        /109/109593/28397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