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医尊在线阅读 - 第295章 医学界前辈

第295章 医学界前辈

        林北看向怪手,客气道:“怪神医你好,不知此次前来是有何事?”

        他看得出来,司徒南这次来貌似是因为这个怪手怪神医,至于什么目的,他还不知道。

        怪手朝着林北拱手,言语客气,呵呵笑道:“林小友你好,先前司徒先生请我为他看病,却发现林小友你在他身上所下的锁脉手,让我惊讶,故此便让司徒先生请来见一见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能够施展出这早已消失在古籍中的手法。”

        “岂不料能够施展出这种禁忌手法的人物,竟如此年轻,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少年出英雄啊,我们这些老一辈恐怕得淘汰咯,大浪淘沙,后浪推前浪,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怪神医客气了,没想到你竟然认得我这手法。”林北呵呵笑道,当目光落在司徒南身上之际,眼神中并发出恐怖的杀意。

        司徒南吓得瑟瑟发抖,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请林兄弟饶命,我...我.......”

        他支支吾吾半天,却硬是没找出来解释的话来。

        林北冷哼一声,“司徒南我给过你机会,你别不珍惜,机会一旦过了,你将再无机会,务必要珍惜。”

        司徒南连连说是,“林兄弟我保证不会了,还请林兄弟放过我。”

        “行了,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就不与你计较,但不要有下次!”

        林北眼神一凝。

        寒意浮现。

        司徒南浑身上下都打了个寒颤,赶忙点头。

        一旁的怪手看在眼中,心中有些震惊,不过一想到那锁脉手后,最终却是释怀。

        一旦中了的话,那么基本上可以宣布死刑,对方可以随意的捏死。

        司徒南位高权重又如何?

        在面对生死存亡之际,再多的钱财,再厉害的权势,恐怕都没什么作用。

        怪手轻轻咳嗽两声,站出来打了个圆场,“林小友,司徒先生恐怕是真的知道错了,不如就此饶他一条命吧。”

        “怪神医既然求情的话,那我便绕他一条狗命吧。”

        林北倒也顺着这个台阶下来,看向怪手,好奇问道:“怪神医,你此次来寻我,恐怕不止是为了见识一下我吧,不知怪神医可否还有其他事?”

        提到这个,怪手叹了口气,“事倒是有一事,就是不知道小友愿意否,又或者说是,是否有时间。”

        “但说无妨。”林北吐道。

        怪手点头,“其实是我的孙女患了一种怪病,此病吧很是怪异,就连老夫我也无计可施。”

        “我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家中世代都是中医世家,可在此怪病面前,却还是束手无策,故此便来寻林小友您。”

        “此病很怪异,每当月圆之日,我家孙女身上就会有血色浮现,同时通体发红,陷入无尽的疯狂中,嗜血无止境,非常的怪异。”

        “我尝试过很多方法,看过许多古老书籍,都没有这种疾病的记载,这才没办法才寻林小友您,看看你是否有办法否。”

        “还有这种怪病?”林北诧异,细细思索,想了半天,也没见识过这种怪异的疾病,问道:“我如今尚且有时间,请怪神医带我前去看看,这种怪异的病,我倒是第一次见,有一丝好奇。”

        听到林北愿意出手,怪手顿时心头一喜,赶忙拱手,“那就多谢林小友了,无论事成否,我怪手愿意支付一千万的报酬费,同时我家中的灵药都任由小友挑选。”

        “哈哈,怪神医爽快,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明天后我恐怕就得离开这边,就没时间了。”林北笑说。

        怪手自然没意见,说在门外等候着他。

        人走后,他先去跟钱子晋钱仟仟说了一番,又嘱咐修罗他们保护好这一块。

        做完这些后,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司徒南,淡漠道:“起来吧。”

        “多谢林兄弟!”司徒南赶忙起身,只是心中却很是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

        林北淡淡的看了眼他,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司徒南我知道你想什么,你堂堂涗城的皇,土皇帝一个,居然对我这么一个年轻人俯首称臣,还卑躬屈膝的,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憋屈?”

        司徒南连忙摇头,吓得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大人小的不敢,小的当真是不敢了,能够为大人效劳,为大人肝脑涂地,小的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有这等想法。”

        司徒南是真的怕了。

        从一开始的林兄弟,到现在的大人,就可见他内心的转变。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计较这些,你只需乖乖听话,不背叛我,我就可饶你不死,当然你若是作死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未了,林北又补充了一句,“每逢半月,你就会发作一次,若无我的药,你将忍受这种疼痛直至死亡,我离开前会给两月的剂量。”

        “当然,你若是敢不听话的话,我也有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是是,大人您放心,小的定当为您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司徒南郑重保重。

        林北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后直接离开了别墅,前往外头。

        外头的怪手早就等候多时了,恭敬的邀请上车,一路扬长而去。

        司徒南见人走后,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汗水侵湿了衣裳。

        太恐怖了!

        简直就是恶魔!

        这样的人物,让他既胆寒又畏惧又敬佩,却又生出一股莫名的期待感来。

        如此人物,未来注定不凡。

        恐怕自己或许可搭乘这条大船,而乘风破浪也不一定呢!

        再说林北。

        他上了一辆悍马车内。

        甸南的道路不好,城中还好,可一旦离开城后,外边的道路就非常差劲,毕竟甸南的内部很乱,各自为王,说是一个整体,可实则早就七零八碎,凋零的很。

        故此出行,其实大部分都是以越野车为主,这样方便也实用。

        车上。

        怪手跟林北进行交流医术的问题。

        一番交流下来,怪手是获益良多,准确的说,是他在问,林北在答。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将林北当做晚辈对待,反而拿他当做一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前辈。

        一个医学界的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