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露馅了在线阅读 - 第30章 糟老头子坏得很

第30章 糟老头子坏得很

        也许……她需要更多的样本来做实验。

        确定究竟是各种行为让自己悄悄变强。

        “游人,可别怪我……”

        ……

        一直到吃早点时,顾游倾发现坐在自己和叶凡对面的师姐,似乎总是有事没事就看自己两眼。

        再联想到方才“作案”未遂的师姐那充满压迫感的眼神,顾游倾忽然觉得自己凶多吉少。

        师姐想刀自己!

        只不过是看见师姐揉揉脑袋的画面,没必要吧?

        在自己这里,师姐也没有什么形象崩塌之类的说法啊。

        要崩塌也是第一次见到师姐时,自己心里那师姐的网瘾少女形象崩塌了才对。

        网瘾少女崩塌成了学院偶像学姐!

        “叶哥叶哥,你能不能跟我坐近一点?”

        顾游倾试着往叶凡那边挪了一些,这样至少能给自己壮壮胆。

        “嗯?为什么要跟你坐近一点,这么热的天……”

        “我昨晚梦见鬼了,有点心虚体凉,你不是火系神通吗,让我烤烤。”

        “别,我可没龙阳之好!你不怕我又把你裤子烧穿个洞?”

        叶凡端着自己的碗,跑到了桌子侧边,戒备地防着顾游倾。

        “你是不是觊觎我的荒古圣体血脉?”

        顾游倾:“……”

        林言言:“……”

        这孩子算是被忽悠瘸了。

        ……

        “三位……”

        “门外来了个奇奇怪怪的人,说要找你们。”

        店员小姐姐跑到桌旁通知几人,脸上隐隐约约能看出一抹愁容。

        顾游倾明白,比起其他不明真相的人,她知道更多信息,自然也更加担忧。

        “居然提前到了!”林言言起身抓起剑匣,招呼两人出门迎接祓恙司派来的练炁士队伍。

        而那店员小姐姐,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三位法师,今早有个女人报案,说她老公失踪了……”

        “!”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也不免感到惊愕。

        顾游倾连忙近身追问道:

        “报案的地点在哪?”

        “我不知道……不过,报案的那个女人,是陈首的老婆,他家就住在镇子南角。”

        镇子南角……方位和家畜消失案所在的贾家村对上了。

        “等等,陈首?你认识那个失踪的男人?”

        店员小姐姐点了点头,也许是被顾游倾追问得有些紧张,磕磕绊绊地说道:

        “嗯……那家伙在天水镇还挺出名的。”

        “出名?”

        “对,因为那陈首是个天水镇有名的赖子,还是个惯偷,镇上有人家里少了东西,十有八九是他偷的……听说,我也是听说,那家伙有老婆但经常夜不归宿,在外面和女人厮混……”

        “这样的人,确定是失踪了,而不是睡倒在女人肚皮上了吗?”

        林言言深吸一口气,幽怨地看了顾游倾一眼。

        真是的,这家伙,在自己和店员小姐姐两个女人面前说什么呢!

        还有,为什么要越问靠得越近啊!

        店员小姐姐倒没觉得不好意思,脸上愁容更甚:

        “那人虽然很浪,但听说每天早晨都会按时回家,给他老婆做完早点再睡。”

        “法师们……你们说那陈首不会是被……”

        林言言挤开顾游倾,拍了拍店员小姐姐的肩,微笑道:

        “放心吧,刚刚来找我们的也是……法师,这两天我们就会将这件事解决!”

        “是吗?那太好了……”

        ……

        顾游倾见到了这次祓恙司派过来的队伍——

        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头,名叫张岩,并仅他一人。

        林言言恭敬地拉着顾游倾和叶凡,对老人行晚辈礼。

        “张老,没想到这次祓恙司派过来的人居然是您。”

        “没办法噻,祓恙司那边实在是抽不出人手了,得闲的只有俺一个。”

        “有您在,这次的任务定是十拿九稳了。”

        “林娃娃,你倒是恁会说话,现在啥子情况了,跟俺唠唠。”

        ……

        林言言将近日里收集到的所有线索,一并说与张岩听。

        顾游倾则在一旁,补充细节。

        说着说着,林言言便发现,最后似乎都是游人在说,她反而只能偶尔插两句嘴了。

        林言言并没有因为风头被顾游倾抢走而感到不悦。

        反倒是看着游人那侃侃而谈的身姿,撑着脑袋,浅浅地笑着,月牙弯弯。

        “所以张老,关于那陈首失踪一事,我有两个猜测。”

        “第一种没什么好说的,是随机作案,那陈首就是纯倒霉。”

        “但之前我们和林学姐遇见的那只恙,躲在暗中盯着的是一个小女孩,前后目标特征未免相差过大,这点让我很在意。”

        张岩摸了摸胡子,沉思道:

        “小子,你的意思是……你们遇到的和对那个姓陈的动手的,可能不是同一只?它可能有帮手?”

        顾游倾点了点头。

        一旁,林言言脸上的笑意更甚,唯有叶凡挠了挠头,嘴里嘟囔着:“什么鬼……听不懂。”

        张岩赞赏地看向顾游倾,下一秒却是皱起了眉头。

        “小子,你不是练炁士?是协务员?”

        “是……”

        “那有兴趣来给俺当协务员不?”

        林言言僵硬地微笑着,插入两人的对话:

        “张老,这家伙才刚考进协务学院呢,起码也得等毕业之后您在指名他吧?”

        张岩饶有兴致地看向这位声名鹊起的年轻后辈。

        从自己说出要那小子当自己的协务员开始,她似乎就有些紧张地轻轻捏住那小子的衣角,就好像生怕他答应的一样。

        再次看了一眼这三人的配置。

        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中神通练炁士,却是带着一支临时队伍?

        而且那个小神通练炁士,在他眼里看来,炁杂意乱,不像是能入这妮子的眼的类型。

        那么她的目标自然就只能是那个协务小子。

        原来如此。

        本以为这次祓恙会十分无聊的,如今看来……

        倒是十分有趣。

        张岩笑呵呵地开口道:

        “那就算了,你小子还这么年轻,就别跟着俺到处跑了。”

        顾游倾不解,林言言才凑到他耳边,小声地提醒道:

        “张老挑中的协务员,基本都死了。”

        “???”

        顾游倾猛然看向那一脸和善笑着的白发老人。

        好家伙,原来你个糟老头子其实是想害我?

        坏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