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师姐,你露馅了在线阅读 - 第29章 你怎么这么笨,弄得到处都是……

第29章 你怎么这么笨,弄得到处都是……

        “真是的……你怎么这么笨,弄得到处都是……”

        “师姐,我自己来收拾就行!”

        “那你可得快点,不然就要被发现了!”

        “我动作轻点……”

        “嗯……”

        顾游倾下床,都顾不上自己技能已经升级,连忙开始收拾起满床的法符。

        也许是因为动作太大,几张法符从床铺上滑落,飘向了床底。

        “掉下去了……”

        “你继续收拾,师姐帮你捡。”

        虽然让师姐钻床底下帮自己捡法符这事很不好意思,但顾游倾已经抱满了法符,实在没法空出手去捡。

        身上是根本装不下了,顾游倾只能塞进了自己的包内,再每样都抽几张,收好放入兜里。

        至于那几张分身符,师姐叮嘱说要贴身放好,顾游倾则将其收进了衣服内侧的口袋。

        他并不知道,其实这么些法符,已经是林言言去年一整年内利用闲暇时间炼制的所有,她自己更是一张没留,连她常备在身的三张中神通再化符,也都给了顾游倾。

        这些法符,就算是拿去练炁士交易行低价兜售,估计也能值个几十上百万的星币。

        但星币、法符在林言言的眼里,和顾游倾的安全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要不是她能力不够,把游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换成法符制的,她才更安心。

        “哈……呵~林学姐,游倾兄弟,你俩这是……在做什么?”

        叶凡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爬起。

        没想到这沙发紧紧的,睡起来还挺舒服。

        刚起身,便看见学姐钻在顾游倾的床底,只漏出半个身子在外。

        “没什……”

        咚。

        慌乱的林言言从床底钻出,脑袋撞在床沿。

        顿了半秒,她若无其事地起身,恢复成往常的清冷神色。

        “没什么,刚刚一张法符掉床底了。”

        林言言面无表情地将法符收起,甚至都没有伸手揉一揉脑袋。

        “你们要是起了,那就先洗漱一下,等祓恙司的人到,咱们就先去解决家畜消失案。”

        叶凡点了点头,打着呵欠进了卫生间,一边疑惑地嘟囔着:“林学姐捡个法符,为什么不用神通,而要自己钻下去捡?”

        ……

        “师姐,你没事儿吧?疼不疼?”

        “你看师姐像是怕疼的人吗?”

        她并不是专修法身的练炁士,脑袋敲在床沿,其实还是疼的。

        林言言转过头来看向顾游倾,自以为面无表情。

        但也许在他面前会自然地卸下伪装,那轻轻耷拉着的绣眉,微微皱起的下巴,分明在向顾游倾诉说着委屈。

        “师姐,要不……我帮你揉揉?”

        “你敢碰一下师姐的脑袋试试!”

        林言言咬牙瞪了顾游倾一眼。

        虽然对内心居然有种顺从的冲动一事感到吃惊,可她对自己有着明确的定位。

        是他的师父,是他的师姐,是他的学姐,哪能因为疼就让他摸头?

        她不要面子的吗?

        顾游倾也不知为何,忽然眼前闪过师姐扑过来喊着“痛痛,摸摸”的画面。

        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总感觉如果师姐真的求摸摸,他也真的摸上去的话,事后可能会挨恢复正常的师姐一顿胖揍。

        “看什么看?你也去洗漱去!”

        林言言轻抬脚尖,悄悄踢了下床的顾游倾小腿肚一脚,将他赶走。

        一直注视着他走向卫生间,这才呲了呲牙坐在床沿,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师姐,你早can……”

        刚消失在林言言视野里的顾游倾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杀了个回马枪。

        结果就看见了师姐一个人委屈巴巴地揉脑袋的画面。

        两人对视。

        林言言:“……”

        顾游倾:“……”

        惊愕,羞愤,埋怨,短短的一个瞬间,诸多表情在林言言的脸上变换着。

        这还是顾游倾自与师姐见面以来,见过师姐表情变化最多的一天。

        换成平时,师姐要么就保持着人前那生人莫近的冰冷表情。

        要么就是独处时眯起眼满肚子坏水的腹黑表情。

        如此生动鲜活的师姐,他还是第一次见。

        “哎……我……不是,游人你……”

        “算了……”

        林言言在短短的两秒钟之内就做出了决定,既然已经被游人看见了自己的糗样,那就只有把他……

        在顾游倾的视角中,师姐先是缓缓站起身,低着脑袋看不清表情,只能依稀见到师姐那上扬的嘴角。

        分明看不见师姐的眸子,顾游倾却依然感受到了来自师姐视线的压迫感。

        危险!

        一阵寒意从脚心直冲天灵盖,顾游倾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嘿嘿……”林言言吃吃地笑着,走到了床边,将墙上挂着的剑匣取下,微微转头盯住了顾游倾。

        “师姐,我什么都没看到!”

        “晚!了!”

        如丧尸一般的林言言刚转身往前一步,忽然一愣,便立刻恢复了往日的清冷模样。

        叶凡从顾游倾身后走出,大方地笑着:

        “游倾兄弟,我好了,你去吧!”

        “叶哥,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我下辈子定封你当太子。”

        说罢,顾游倾便逃进了卫生间,留下叶凡在原地满头问号。

        为什么要封自己当太子?

        等等……

        好你个顾游倾,这也占老子便宜是吧?

        “林学姐,你可得小心着点那小子,他就不是个好人!”

        “确实……他坏的很。”

        林言言点头深以为然。

        认识游人那么些年的她自然知道,其实游人蔫坏蔫坏的。

        还好他不是个练炁士,真要让他学会了神通,就以他那稀奇古怪的脑子,恐怕自己还制不住他。

        还好,现在以自己的实力,一只手就能将其拿捏。

        “刚刚似乎体内的炁凝实了一点点。”

        “难道是给了他那么多法符的缘故?”

        “还是因为刚刚把法符塞进他贴身衣物内的缘故?”

        不久前,林言言正巧怀疑自己境界增长与游人有关系,今天这一出,反倒是更加佐证了她的判断。

        具体为何她也说不上来。

        只觉得也许与那天和游人面基时,两人之间突然出现的某种莫名联系有关。

        “游人天天喊着要吃软饭吃软饭,不会也跟这个有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