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40 特效很重要

040 特效很重要

        “你把尸体弄没了,警察来了怎么办?”孟岩有些着急。

        徐嫣望着孟岩,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叫警察?”

        “呃……”

        徐嫣缓缓的说道:“他是修行者,我也是修行者。修行者之间的事,世俗律法处理不了。”

        “法外狂徒?”孟岩惊呆了,修行者这么屌的吗?

        徐嫣:“倒不是法外狂徒,而是修行者的手段诡异,常人难以理解,没办法走世俗程序。比如,尸体没了,痕迹没有,要怎么立案?再比如,我用符箓杀了人,符纸已化成灰,作案凶器是什么?又或者,我用法器杀了你,但常人看不见,常人只能看见我把法器往你面前一摆你就倒地不起,这事你让法官怎么判?”

        说的也是。

        法律要讲证据、讲程序,修行者就是bug。

        把世俗法律往修行者身上套,直接卡死,没法弄。

        “没人管吗?”孟岩问。

        这次幸得徐嫣跑出来搅局,如果下一次还有人过来抢夺玉佩,他该怎么办?警察都管不了,还有没有王法啦?

        “倒也不是没人管。在古代钦天监就负责处理这些事,主要是针对修行者扰民或者作乱。钦天监就是世俗和修行界的界限,修行者不过界,钦天监就不管。至于修行者内部矛盾,从来都是修行界自己处理,世俗政权不干涉,也懒得干涉。”

        孟岩:“现在呢?没听说现代有钦天监这个机构了。”

        徐嫣:“新华夏成立之前,修行界出现了一场灾难,几乎是灭顶之灾,很多修行传承断绝,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死在那场浩劫里,所以,新华夏成立之初,没多少修行者,且个个低调至极。修行界一片死寂,也就没这方面的机构。不过,前些年倒是设立了一个机构,名叫特情局。因为成立不久,修行界对这个机构也不是很了解,大概是履行以往钦天监的职责。”

        说起那场浩劫,孟岩便想到“角宿乌鸦”,想来说的是同一件事。

        “以修行者的手段,害个普通人不要太容易,特情局怎么管?”孟岩好奇的问。

        徐嫣:“害人容易,毁尸灭迹难。”

        孟岩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一张符就把尸体弄得干干净净,你好意思说毁尸灭迹难?

        徐嫣知道孟岩的疑惑,说道:“我用的是‘化尸符’,仅针对修行者有效。常人的体内没有多少灵机,对化尸符没反应。”

        原来如此,可是……菇凉,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毁尸灭迹的东西呀?莫非你是惯犯?

        “尸体冒出来的青烟就是灵机么?”孟岩问。

        徐嫣先是一愣,随即惊愕的道:“你能看见青烟?”

        孟岩也是一愣,暗想自己莫非是说错话了?可问题是,你们俩一直在冒烟,怎么可能看不见?

        “你能看见青烟?”徐嫣再次追问。

        没办法,孟岩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反问道:“有问题么?”

        “没想到你竟然有修行天赋!”徐嫣说道:“青烟不是灵机,那是灵机具象后的产物。灵机是看不见的,只能感应,有修行天赋的人才能感应到。能感应到灵机人,自然就能看见灵机具象后的产物;感应不到灵机的人,就什么都不看见。”

        孟岩:“所以说,如果是普通人看见修行者在战斗,其实就是啥也看不到吗?”

        徐嫣:“符箓化灰还是能看见的,但具体过程看不见。”

        看不见就意味着没有特效,那么,修行者的战斗过程岂不是很傻?

        孟岩猛地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沙雕视频。

        两个成年人在巷子里斗法摆pose,一个隔空挥舞着桃木剑,嘴里喊着“定神剑”,另一个人拿着蒲扇,挥来挥去,不断的喊着“风镇”。搞了约莫半分钟,挥扇子的人身体一僵,说了句“定神剑果然名不虚传”,然后就撒丫子跑了。

        当初看到这视频时,孟岩笑得喷饭。

        特码的,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这么中二沙雕。

        一个中二沙雕也就罢了,居然两个中二沙雕凑一起,简直是旷世奇景。

        现在想想,此事略惊悚呀。

        有没有可能,其实是两个修行者做了一场?

        当然,也不排除真沙雕的可能!

        之前还觉得“冒烟”这事让人很想吐槽,现在想想,冒烟好歹也是个特效呀!

        烟都不冒,岂不是纯沙雕了!

        “修行需要天赋?”孟岩假装好奇。适当的扮演路人甲,有益身心。

        徐嫣:“如果修行不需要天赋的话,那满世界都是修行者了。”

        “照你这么说,我有修行天赋咯?”孟岩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激动。

        “是的。”

        “可不可以教我?我也想修行。”孟岩顺杆爬。

        徐嫣本来就有意跟孟岩交好,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的主动请他吃饭。她一个人带着年幼小意,行事多有不便,能在镜城有个朋友,对她来说非常重要。

        她对孟岩的印象挺好,两人又共同经历了今夜的事,在她看来,今夜是孟岩救了她一命,于是点头道:“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孟岩很高兴。

        他需要一个领路人,以便了解修行界,不然就是盲人摸象瞎折腾。

        有了徐嫣,他就能获得许多关于修行界的信息,这对他非常重要。

        “你的暗器很厉害。”徐嫣在试探。

        虽然她不懂暗器,但也能看得出来,孟岩的暗器水平极高。

        而正常人,谁会专门学暗器?

        “我在大学练过。”孟岩撒谎。

        “大学里教暗器?”徐嫣狐疑。虽然我读书少,但我也觉得你在骗我。

        孟岩:“社团,兴趣社团。有汉服社、登山社、武道社等等,我们学校有暗器社。”

        徐嫣没上过大学,不了解这些,心里虽然有点不太信,但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孟岩连忙转移话题,问道:“这家伙怎么会找你麻烦?”

        “此事说来话长。”徐嫣在犹豫要不要说实话。

        钥匙的事非同小可,她本能的不想多说,可转念一想,朱子成c都找上门来了,又何须再捂着掖着呢?

        朋友相处,尽量还是坦然一点吧,免得误人误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