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22 生活处处是荆棘

022 生活处处是荆棘

        晚上下班。

        孟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小区附近的公园里,准备练习暗器。

        他走进无人的树林,先是挑选了大小适中的石子,然后以二十米开外的松树为目标,开始练习暗器。

        一颗石子扔出去。

        暗器熟练度+5.

        又一颗石子扔出去。

        暗器熟练度+5.

        原本,孟岩的暗器熟练度是85/100,所以在扔出三颗石子以后,暗器水平就直接升级。

        玉佩传来奇异的能量,涌入孟岩的身体。

        瞬息之后,暗器熟练度变为暗器精通度。

        孟岩继续练习。

        每一次投掷,他都会有许多的感悟,对手法、力道以及石子的份量都有越来越强的掌控感,投掷得也越来越精准。

        起初,孟岩追求的是精准度,尽量让每一次的投掷都命中目标。

        随着精通度的提升,精准度越来越高之后,他就开始加大力量,在保证精准度的同时开始追求石子的威力。

        毕竟,暗器用来攻击的,不是用来表演的。

        力量不足的话,打得再准,威力也有限。

        没用多久,精通度满级,提升为暗器大师。

        到了暗器大师的级别,提升的速度就很慢了。

        暗器熟练时,他练习一次,可以增加5点熟练度;暗器精通时,他练习一次,也可以增加2点精通度。

        然而,到了暗器大师级别,他需要练习很多次,才能增加1点大师度。

        “这效率有点低啊。”有之前练习书法的经历,孟岩意识到光扔石子恐怕还不够。

        暗器的种类很多,石子大概只是最不入流的一类。

        只用石子来练习的话,效率只会越来越低。

        查看数据面板。

        【姓名:孟岩】

        【能量:9】

        【精神力:5/13】

        【书法超凡:45/1600;暗器大师:9/400;投篮大师:7/400】

        “今儿也练得差不多了,改天换个暗器继续练。”

        说实话,扔石子还挺累的。

        扔个一次两次还不觉得,像他这样连续扔个数百次,着实有点吃不消,手臂发酸。

        而且,肚子饿了。

        看了看时间,正值晚上10点半。

        公园附近就有夜市大排档,孟岩不想回家吃泡面,干脆就前往夜市。

        怎么说他也是身家二十多万的男人,犒劳自己,去夜市吃碗炒饭不过分吧!

        鸡蛋要双份!

        一路来到夜市,随意找了家炒饭摊,定睛一看,没想到老板竟是徐嫣。

        “你刚下班吗?”徐嫣也有点意外。

        门对门的邻居,半月没见着,互相间还多次留了纸条,最后却是偶然碰见。

        纸条算是白写了。

        孟岩说:“下班有一会儿,在外边逛了逛,饿了。”

        徐嫣抿嘴笑了笑,她的笑容很干净,看起来漂亮,同时又洋溢着生活的气息。

        孟岩一直觉得,真正的美人不是美颜、滤镜、拉长腿,那样的美充满着塑料味,真正的美是有生活感和真实感的。

        “想吃什么?我请你。”徐嫣说。

        “别。你执意不收钱的话,我就不吃了。”孟岩连忙摆手,说:“不是我跟你客气。你出门做生意,我就不能白吃白拿,这是做人的规矩!”

        “没这么严重吧?”徐嫣咯咯笑了起来。

        “有。”

        “好吧,我依你。你想吃点什么?我这里有炒饭、凉面、卤味,还有小菜。”

        “大份的蛋炒饭,要两个鸡蛋。”孟岩用手比了个二。

        “好。”徐嫣捆上围裙,开始做炒饭,并问道:“打包带走,还是在这里吃?”

        “在这里吃。”孟岩心里补了一句:因为你秀色可餐。

        很快,炒饭做好了,徐嫣还给他倒了杯水。

        孟岩尝了尝,味道挺好。

        徐嫣就在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下,好奇的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每天都那么晚下班。”

        孟岩:“我在教培公司工作,教学生。”

        “原来是教师。”

        孟岩连忙解释道:“不,不是教师,没有教师编制。”

        徐嫣问:“你教什么?”

        孟岩:“英语和数学。”

        徐嫣问:“你是大学生吧?”

        孟岩点点头:“去年毕业的。”

        “好厉害。”徐嫣满脸敬佩。

        孟岩反倒有些尴尬,现在的大学生其实不值钱,老早就不是天之骄子了。

        “有文化总是好的。”徐嫣眸子略有黯淡,似乎有些自惭形秽,喃喃的道:“不像我,没有学历,只能挣辛苦钱。”

        孟岩主动换了话题:“生意怎么样?”

        徐嫣:“一般。现在初春,晚上还比较凉,来夜市的人不太多,等天气转暖,夜市人多了,生意肯定会好一些。”

        孟岩又问:“你在外边忙,你妹妹小意谁来照顾?”

        徐嫣叹了口气,说道:“早晨送她上学,下午三点接她回家,然后就让她待在家里。”

        “她那么小,让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孟岩有些吃惊。

        “没办法。”徐嫣说道:“好在小意很懂事。”

        孟岩狐疑:“怎么不让父母来照顾?”

        徐嫣:“我是孤儿。”

        孤儿怎么会有妹妹?孟岩是越来越糊涂了,借机询问,但徐嫣不想说。

        吃了炒饭,孟岩结账。

        随后,徐嫣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摊,我想去上个厕所。”

        古话说得透彻,同行是冤家。

        夜市这边只有公共厕所,位置还有点远,一来一回需要不少时间,而有些摊贩老板的素质极低,徐嫣一走,就有人故意搞破坏,比如往米饭里丢泥土,把卤菜偷走等等,因此,即便是内急,她也只能忍着,不敢走开。

        生活处处是荆棘!

        成年人的世界,都不容易。

        “去吧。我帮你看着。”

        “谢谢。”

        徐嫣离开后,孟岩就在小摊边站着,看了看炒锅没洗、灶台没擦,干脆就穿上围裙,拿起抹布帮忙干活。

        不为别的,只求给美女留个好印象。

        活干到一半,旁边忽然传来阴阳怪气的奚落声:“哟,那不是大学生嘛,大学生也摆摊呀!”

        孟岩抬眼一看,是高中同学赵阳。

        两人虽然是同学,但关系很差。

        孟岩是在县里读的高中,而赵阳是县城里的人,学习差劲,但父母是包工头,家里很有钱,向来看不起农村人。

        有次开家长会,孟岩的父亲来了学校。老实巴交且没见过世面的孟父,心底有点自卑,怕给儿子丢脸,想尽量做得体面,特意花了钱购买了一套白衬衫。

        赵阳见了孟父,发现他炭黑般的人偏偏穿着雪白的衬衫,看起来特别滑稽,于是就给孟岩的父亲取了个外号“冈比亚男模”。

        这外号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孟岩听了,怒不可遏,直接就跟赵阳干了一架,当众打得赵阳哭爹喊娘,丢尽了脸面。

        有此过节,关系自然不可能好,见面没干起来,已经就算是成年人懂得克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