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19 荒谬

019 荒谬

        听到李琴的话,常俊极度为难,说道:“我知道你担心女儿的病,可是,病再急也不能乱求医呀。”

        “刚才,我亲眼见到晶晶有所好转。”这一刻,李琴体现出了做母亲的担当,说道:“是我坚持要试,是好是歹都跟医院无关,都跟你常医生无关。”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常俊再阻拦就说不过去了。

        他叹了口气,返身去值班室,取回了《心经》。

        孟岩接过《心经》,小心的展开,将文字放在唐晶晶的面前。

        女孩的目光再次被《心经》牢牢的吸引,眼神逐渐有了神采,瞳孔逐渐有了聚焦,神色逐渐的正常……

        见此情景,常俊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晶晶的病情真的在好转!

        数分钟后,唐晶晶的身体就像是触电般忽然颤栗起来,随即,她的眼神变得清明,人也恢复了神智。

        她望向李琴,柔声喊道:“妈。”

        “晶晶。”看到女儿恢复了神智,李琴喜极而泣。

        “妈。”唐晶晶用手捧着脑袋,惶恐的说:“我脑子里有个东西。”

        “没事了。晶晶,没事的。”李琴一把抱住了唐晶晶,眼泪止不住的滚。

        孟岩收回《心经》,发现留存在作品间的那股影响心神的力量消失了,手里的《心经》不再具备超凡特性。

        好在,唐晶晶恢复了正常。

        他扭头看向了常俊。

        常俊已经彻底的傻住了。

        书法治病的事,实在是太荒谬了。

        可越是荒谬的事,当它真的发生时,带给人的冲击也就越强烈。

        常俊的三观碎了一地。

        “孟老师。”唐晶晶看向了孟岩。

        孟岩好奇的问:“你刚才说脑子里有东西?”

        唐晶晶点点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似乎有个东西,它在影响我。”

        肖宇峰也说过同样的事。

        孟岩又问:“生病时的那些妄想,你还记得吗?”

        唐晶晶:“记得,但是我分不清真假。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都是假的,可之前却觉得都是真的。”

        孟岩:“你是怎么生病的?”

        唐晶晶摇摇头,茫然的道:“我不知道。”

        孟岩继续问:“现在呢?它还影响你吗?”

        唐晶晶:“现在不影响了,但我觉得它还在。”

        听到这话,李琴立马就紧张起来,这意味着唐晶晶并未彻底痊愈。

        孟岩宽慰道:“别担心。晶晶已经好转,她一定会痊愈的。”

        此刻,李琴最相信孟岩。

        孟岩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常俊涨红了脸,歉意道:“抱歉,我差点耽搁了晶晶的治疗。”

        不管事情看起来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唐晶晶好转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在事实面前,任何的辩解都是苍白的。

        常俊并非是偏执之人,之前觉得不肯相信,那是因为事情真的难以置信;现在看到了事实,他便实事求是的调整观点。

        可是,事情还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常俊挖空心思都找不到科学点,反而满满的都是槽点。

        “《心经》为什么能治病呢?难道佛经真的有神通?”常俊的思路已经开始玄化。科学无法解释,他就不得不往玄学的方向去思考。

        “跟佛家关系不大。”孟岩说,“肖宇峰整天在家里听佛经,病情也没见好转,这事跟书法作者有关。”

        “书法是谁写的?”常俊对这事好奇。

        李琴也很好奇。

        孟岩不想承认书法是自己写的,撒谎道:“老家村里的老道士写的。”

        “老道士写佛经?”常俊瞠目结舌,狐疑的说道:“道士跟佛教,他俩就不是一个系统的吧。”

        “呃……”孟岩也意识到这话的漏洞太大。

        他说老道士,那是因为他们村里真的有位已经去世的老道士,想来个死无对证。

        “乡里人没那么讲究。道士也念经,和尚也算命。”孟岩机智的打了个补丁。

        常俊只是惊讶了一下,倒也不是要刨根问底,他真正在意的是治病,于是言归正传:“医院里还有几位类似的病人,咱们再去试试吧。”

        “你去试吧,但我觉得不会成功。”孟岩将《心经帖》交给常俊。

        常俊极度不解:“为啥不会成功?”

        “根据我的经验,一张书法只能用一次。”虽然没有做实验,但孟岩猜测《心经帖》已经失去了效力,因为治病的既不是经文,也不是书法,而是超凡特性。

        现在,超凡特性已经消失。

        常俊满脸懵逼:“为啥只能用一次?”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孟岩懒得再编谎话,干脆就摆出滚刀肉的姿态——别问我,不知道,你随便猜。

        “我还是去试试吧,万一能行呢。”常俊拿着《心经帖》,满怀希望的想做实验。

        孟岩并不阻拦。

        随后,常俊就告辞离开,并千叮万嘱请孟岩暂时不要走,一定留在病房等他,因为他还想跟孟岩再详谈。

        说来也是搞笑,之前让孟岩走的人是他,现在挽留孟岩的人也是他。

        人呐,就是这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