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10 断腿警告

010 断腿警告

        记者很清楚纪敛云是被请来救场的,但在这种事情上发难没有意义。

        大局已定,他俩翻不了盘,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记者走了,围观的家长们也就散了。

        谢文军彻底放松下来,心情愉悦的拍了拍孟岩的肩膀,笑呵呵的道:“小孟,这次真是多亏你了。等会我请纪先生吃顿饭,你也一块去。”

        “我下午还有课。”孟岩说。

        “王浩,你去安排一下,找人帮小孟代课。”谢文军直接将事情压给了王浩。

        王浩的表情就跟苦瓜一样。

        周末正是教培公司最忙的时候,找人代课可不容易,而更令他惶恐难安的是,孟岩居然变成谢总跟前的红人了。

        过去数月,他做的混账事可不少,处处针对孟岩,就在之前,他还想怂恿谢总将孟岩开除。

        谁能想到,转眼之间孟岩就得了势,竟是帮谢总救场,让谢总欠下了人情!

        孟岩得势,往后岂能有他的好日子过?

        王浩表情苦,心里更苦。

        ……

        ……

        纪敛云仗义相助,谢文军自然要表示感谢,他打电话在君悦酒楼订了个豪华包间,具体怎么感谢可以边吃边谈。

        三人来到君悦酒楼,宾主落座,美酒佳肴陆续端了上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纪敛云和谢文军相谈甚欢。

        随后,谢文军主动开启了正题:“我想请纪先生写几幅字挂在办公室里。”

        孟岩一听便知道这才是正菜。

        买字是假,给感谢费是真,于情于理都不能让纪敛云白忙。

        纪敛云笑问道:“谢总,你是自己想要呢,还是替公司购买呢?”这是在委婉的询问谁出钱,是谢文军自己掏钱,还是公司出钱。

        如果是谢文军自掏腰包,那他就便宜点,意思意思就行,留个人情;如果是公司掏钱,那他就不客气了,该收就收。

        谢文军笑道:“挂公司的办公室,当然是公司出钱。”

        纪敛云又问:“想要几幅?”

        谢文军却答非所问,说道:“公司的钱,我也不能乱花,预算只有三万。如果纪先生觉得少,那就先不忙答应,容我向董事会申请。”

        纪敛云笑道:“三万也行。我可以给贵公司写三幅字!”

        “劳烦先生了。”

        谢文军举杯敬酒,纪敛云一饮而尽,宾主尽欢。

        旁边的孟岩见此,心里感慨万千。

        一个是总经理,花掉三万块钱都不用请示,随口就能做主;一个是书法家,露个面、写几幅字,三万块钱轻松到手。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好羡慕哦。

        就在孟岩感慨之际,没想到谢文军忽然将话题转到他身上来了,好奇的问道:“小孟,你是怎么认识纪先生的?”

        与此同时,纪敛云也好奇的看向了孟岩,仿佛是在说:没错,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这个问题打不了马虎眼,孟岩只好如实说道:“我没见过纪先生,只是去他家的工作室买过东西。”

        纪敛云皱了皱眉,觉得有点不对,狐疑的问:“你怎么有小敏的电话?”

        谢文军还以为孟岩跟纪先生很熟,没想到随口一问,两人根本不认识。

        不认识也就罢了,为啥你有人家女儿的电话呢?

        孟岩被纪敛云盯的有点紧张,总觉得回答错误就会被纪敛云“打断腿”,于是小心的说道:“前几天,我俩在篮球场见过一面,后来我去工作室买东西又恰巧碰到,然后小敏就给我留了个电话,说是一个人打球太无聊,有空可以约着一块打球。”

        纪敛云淡淡的“哦”了一声,看不出情绪。

        眼见着气氛有点诡异,谢文军就插嘴问道:“纪先生的千金在哪里高就?”

        “吃官家饭。”纪敛云含糊的道。

        “原来是公务员!看来纪先生不仅字写得好,而且还教女有方,实在是了不起!”谢文军一个劲儿的拍彩虹屁。

        酒也喝了,菜也吃了,事情也谈完了,时间捱得差不多了,纪敛云就起身告辞。

        “小孟,你有驾照没有?”

        “有。”

        “纪先生喝了酒,不宜开车,你送他回去吧。回公司之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咧。”孟岩滴酒未沾,可以开车。

        他接过了纪敛云的车钥匙,担任免费代驾,一路开往镜秀街。

        纪敛云靠在二排的真皮沙发上,问道:“来我店铺买过宣纸。这么说,你会书法咯?”

        “略懂。”

        “你在英杰教培公司做什么工作?”纪敛云又问。

        孟岩:“给学生上课。”

        “教什么?”纪敛云问。

        孟岩:“英语和数学。”

        “你是大学生?”

        孟岩:“嗯。在燕城上的大学。”

        “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纪敛云一路问个不停。

        “在农村。”

        “你和小敏认识多久了?”纪敛云继续问。

        孟岩禁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纪敛云紧张兮兮生怕自己将他女儿拐跑了的模样着实有些好笑。

        这就是老父亲的心态么?

        “我们周二才认识。”孟岩说。

        纪敛云语气变得严肃,说道:“小敏的年龄还小,刚二十岁,暂不考虑个人问题。”

        孟岩满头黑线。

        听这话的意思,果然还是担心我把纪小敏拐跑啊。

        等等,纪小敏才二十岁!

        二十岁,她吃什么是哪门子的官家饭啊?

        二十岁的人,大学都没毕业呢,哪有资格考公务员?

        不待孟岩询问,纪敛云又说:“如果你对小敏有什么心思,我劝你趁早打消,不然,我会打断你的腿!”

        来自老父亲的断腿警告?

        人生第一次。

        感觉奇奇怪怪的。

        将车开到镜秀街,停在店铺门口,纪小敏从店里走了出来,她压根就没搭理纪敛云,而是笑咯咯的看着孟岩问道:“怎么是你在开车?”

        “纪叔喝了点酒。”孟岩说。

        纪敛云瞪了孟岩一眼,谁是你纪叔?

        孟岩无视了纪敛云的不满,将车钥匙递给纪小敏。

        纪小敏道:“天气不错,下午一块打篮球吧。”

        孟岩还没说话,纪敛云就帮忙拒绝:“小孟下午还要上班。”

        “周末还在上班呀,真辛苦呢。”纪小敏挠挠头,又问:“你哪天休假?到时候一块玩。”

        纪敛云立即抢答:“他没假期,你一个人玩就好。”

        你撒谎,我明明有假期的……

        孟岩懒得吐槽了。

        纪小敏神经兮兮的,这纪敛云也神经过敏,总感觉这一家子有精神方面的遗传病。

        有病要治啊。

        “我先回公司了。”孟岩告辞,坐公交车返回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