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07 一千块没了

007 一千块没了

        出师不利,孟岩着实不甘心。

        他想了个主意说:“老板,你能不能帮忙代卖?说不定就能遇到识货的伯乐。”

        老板想了想说:“代卖也可以。不过,要展示出来售卖的话,这幅字得先裱起来。这样吧,你给我500块钱,我用上好的帛布卷轴将这幅字裱起来,挂在我的店里。售价你说了算,卖掉以后,我拿500块辛苦费。”

        “合着我为了卖字,还得先贴500块钱进去呗。”孟岩无语了。

        “不装裱的话,怎么展示?总不能把宣纸贴玻璃上吧!”

        老板说的很有道理。

        孟岩反复犹豫,最终咬咬牙道:“好,就请老板帮我裱起来。这幅字起售5000,低了不卖。超过5000的部分,咱俩对半分。”

        万事开头难。

        想要卖字赚钱,早晚都得踏出这一步。

        五百块钱装裱费,他还给得起,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万一遇到识货的人呢?

        “行!装裱之后,我就挂店里显眼的位置。”老板答应得很痛快。

        “老板怎么称呼?”孟岩问。

        “梅亮。”

        付了500块钱,双方留下联系方式后,孟岩离开青梅斋。

        他的兜里还有好几副作品,风格各有不同,有汉隶、欧体、颜体、柳体等等,于是他就带着这些作品去碰运气,沿街的书法店都进去逛了逛,看看能不能遇到识货人。

        结果,这几家书法店的老板根本就不识货,见识远不及梅亮,压根就看不出作品的妙处。

        孟岩想请他们代卖,也被冷漠的拒绝。

        “卖字赚钱着实不容易啊,以前是把事情想简单了。酒香也怕巷子深呐!”

        时间也不早了,孟岩离开镜秀街。

        一路步行,路过纪家的书法店时,他看到纪小敏在里面玩手机,侧脸很好看。

        想了想,他走进店里。

        “孟岩。”

        这一次,纪小敏记住了孟岩的名字。

        “要买东西吗?”她问。

        你家的东西我买不起,我就想跟你套套近乎……孟岩顿了顿说:“我要几只好点的毛笔,再加几张水写布。”

        纯粹套近乎容易惹人生厌,还是买点东西吧。

        纪小敏就给孟岩挑了几只不同型号的毛笔,有拿了几张水写布,拿着计算器算了算说:“一共512,你给500就行。”

        我靠,几只毛笔而已,竟然卖500块钱。

        我知道你家店铺的东西贵,可这也太夸张了吧。

        早知道就不进来了。

        来一趟镜秀街,一千块钱就没了,心好疼。

        无奈,孟岩只能硬着头皮结账。

        给了钱,他就准备找话题聊天,可没想到纪小敏看了看时间,耸耸肩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关店回家了。”

        孟岩牙酸不已。

        自己这五百块钱花的毫无意义。

        ……

        ……

        离开镜秀街,步行回家。

        左右无事,索性就铺开水写布,拿起毛笔来练字。

        还是临摹名家名帖。

        到了书法宗师这个级别,数据就提升得很慢了。

        一直写到凌晨两点,足足写了五个小时,书法宗师才提升到100/800。

        按照这个速度,每天练字五小时,要整整练习八天,才能将宗师级点满。

        之前是进步如飞,现在是龟速前行。

        此外,孟岩发现自己的精神力降低了很多。

        到了宗师级,练字的精神消耗就比较大。

        五个小时,消耗了5点精神力。

        【精神力:5/13】

        当精神力只剩5点时,人是很累的,就跟辛苦工作了一整天差不多,急需休息。

        按理说,此刻的孟岩应该及时的上床睡觉,因为明天是周六,早晨九点就得上班。

        可他忽发奇想,想尝试用玉佩来代替睡眠。

        观看玉佩也可以恢复精神力,而且效果极好。直觉告诉他,玉佩应该可以代替睡眠。

        如果这办法可行的话,他将节省不少的睡眠时间,每天可以空出时间干别的事。

        当然,具体能不能行,还得做测试。

        孟岩是个行动派,想到就做。

        他干脆就不睡觉了,直接用观看玉佩的方式来恢复精力。

        当然,孟岩也不会鲁莽。

        如果身体有任何的不适,他会及时停止,老老实实睡觉,决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

        ……

        早晨八点。

        孟岩苏醒过来。

        精神状态饱满,确实比睡觉的效果好。

        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很好,春意越来越浓。

        对于他来说,八点就是早起。

        早起天地宽,宽完去上班。

        洗漱、换衣,穿戴整齐,照常不吃早饭,一路前往公司。

        刚到公司,迎面就碰见组长王浩。

        王浩见了孟岩,立即板着脸,质问道:“昨天怎么没来上班?”

        “我请假了呀。”孟岩皱眉。

        “我没收到你的请假条,我也没批准你请假。”

        孟岩:“我跟人事部请的假,病假!”

        “我这边没接到你的请假条,给你排了课,让你负责昨晚上的数学加强班,结果你人没来。你这是旷工行为,我会按旷工处理。”

        卧槽,狗日子王浩你又在搞事。

        数学加强班的课时费比较高,王浩从来不会安排他去负责数学加强班,怎么偏巧昨天就转性了呢?

        这家伙分明知道他请了假,所以故意安排这么一出。

        请病假最多只是扣绩效工资,而旷工不仅要扣绩效工资,还要罚款。

        “你有意见?”王浩望着孟岩,趾高气昂的道:“有意见的话,你可以跟公司反应。或者,你也可以写辞职报告。”

        “我会跟公司反应,我相信总会有人主持公道。”孟岩懒得跟王浩这种人浪费唇舌,对方明显是故意整他,说什么都没用。

        两人的过节始于去年七月。

        去年七月,公司招聘了两名实习生,其中之一是孟岩,另一人则是王浩的表弟。

        实习期两个月,最终只能有一人转正。

        孟岩英语数学双精通,可以教英语,可以教数学,而且是985高校毕业,学历很拿的出手,所以,实习期结束,孟岩成功转正,王浩的表弟被刷下去了。

        至此,王浩就恨上了孟岩。

        说起来,王浩的那个表弟还真是个铁废物,听说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王浩一直存着要将表弟弄进教培公司的心思,处处找茬,处处针对孟岩,其目的就是想要将孟岩挤走,给他表弟腾位置。

        如果不是王浩刻意针对的话,孟岩的收入还能更高一些,挣到五千一个月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