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日常系符师在线阅读 - 第三章、熟练度

第三章、熟练度

        第三章、

        这是自陈术正式成为制符师之后,脑袋中便出现的东西。

        一个面板。

        陈术每炼制一张灵符,面板之上的数字便会增加0点到3点不等的数据。

        这大概可以理解为一个熟练度面板。

        而随着数字的增加,陈术自己也能够非常明确的感受到自己技艺的增强。

        打个比方来说,当陈术【一柱擎天符】的熟练度达到三百左右的时候,制符的成功率就已经来到了百分之百,再也没有失误过。

        单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许多人瞠目结舌!

        制符师是非常讲究天赋的,熟练度三百听着很唬人,实际上若是运气好的话,炼制一百次便也就出来了。

        只是炼制同一灵符一百次,便能够达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敢相信!

        甚至随着熟练度的上涨,加上陈术自身的学习,他对于【一柱擎天符】的理解也是逐渐加深,现在所炼制出的灵符,经过数次微小的调整,此时的效果要比起一开始起码提升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而触类旁通之下,连他的制符水平都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对符文一道的理解也一同加深了不少。

        他的学习能力本就不弱,如此加持之下,修为更是水涨船高。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术脑海之中的这一面板,似乎是至钟情于制符一道,其他方向都不能够触发熟练度。

        不过陈术也不甚在意。

        虽然现在家道中落,但是陈氏这一辈,自他太爷爷那打起就一直沉浸在符道之中,数百年之间,也曾经出现过惊才艳艳之辈,筑基成功,成为筑基期大修士,有过短暂的辉煌时刻。

        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灵符炼制之法,若是发展顺遂,符道回馈之下,也未必不会成为一方豪门。

        陈术虽然是穿越而来。

        但是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之下,也是对于符道兴趣极大,就算是没有面板,他也依旧会选择在符道之上走下去。

        更何况贪多嚼不烂。

        一个符道就已经足够陈术研究一辈子的了,更何况前世的汉字竟然能够炼制成符,陈术对于其他自然是兴趣不大。

        当下修真界,才叫百花齐放。

        符道、阵道、兽道、丹道、剑道、傀儡道、佛儒等道等等诸多道路,随着天地法则对道的回馈,可以说是遍地开花。

        强悍者比比皆是。

        任何一道走到宗师等级,实力都绝对不会弱。

        一个强大的修真者未必是某个小道修士,但一个强大的制符师、炼丹师,一定也具备强悍实力。

        “一柱擎天符熟练度也快满了,不知道熟练度满了以后会是什么样?”

        陈术心中思索着。

        不过低头看了一眼,还差将近五十点熟练度,便打消了这个心思。

        五十点熟练度。

        起码也需要某些地方上涨一些才能够顺利完成,与其说这是熟练度面板,陈术倒是觉得应该是“直观看到自身进步面板”来的贴切。

        看了看存货,最近一直在研究新灵符【哈哈大笑符】,一泻千里大器晚成这些稍冷门点的灵符都已经没剩下多少,看看天色,索性今日便一同炼制出来。

        ……

        而在另外一边。

        一位中年男人红光满面的走进陈术对面的一家店铺。

        若是陈术在此,一定能够认出,眼前这人便是之前他接待的最后一位客人,那位勾着腰离开的中年男人!

        这是一家久未开业的炼丹店面。

        一路上了二楼。

        此时二楼已经被简单的改造了一下,一面白板立在墙边,其上贴着不少纸张。

        而在最显眼处。

        一张陈术的照片贴在其上,在上面他还穿着高中时的校服,面带笑容。

        而在其下也简单的写着陈术的一些信息。

        【姓名:陈术】

        【年龄:21】

        【修为:炼气后期】

        【危险程度:筑基?】

        除此之外,其上也还贴着另外六人的照片,只不过除却其中一人以外,其余几人照片却都是黑白颜色。

        此时楼上已经站着四人。

        为首之人却是一位女子,二十来岁的模样,妆容精致,身材曼妙,身着便装,修为也是四人之中最高,寒冰之意溢散,竟然是一位筑基期修士!

        此时见到中年男人,不禁皱眉:“张珂,叫你去试探一下,为何不汇报就自行离去?”

        言语间毫无客气之意。

        张珂咧嘴笑了笑:“当时情况甚是危极,我必须第一时间去解符。”

        说完似乎是怕她不信,又补充道:“差点炸了!”

        ???

        另外三位男人听到这话,脸色不禁古怪了起来,想笑又不敢笑。

        侯青闻言,脸色一沉:“你中符了?他向你出手了?火系炸裂灵符?”

        张珂连忙摆手:“那倒没有,是我自己要试的。”

        侯青:“?”

        不过她还是问道:“那是什么符,还需要解?还去了这么久?”

        一说到这,张珂笑呵呵的道:“不久不久,四十三分钟。”

        “效果嘛,她变得很乖。”

        侯青:“?”

        这么专业吗?还记时间的?

        不过看另外两个手下面色古怪的样子,灵识告诉她,这事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侯青还是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

        “说说发现。”

        张珂脸色也正经了起来:“这个陈术,不一般,他炼制的灵符效果是真好啊,我感觉我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侯青脸色一黑:“说重点。”

        张珂顿时也不再念叨,认真道:“和我们所获知的信息差不多,虽然他有所掩饰,但修为也不过是炼气期七层而已。”

        “屋内我也并未察觉到‘诡’的气息。”

        “包括他炼制的灵符,其上灵气也是纯净的木系灵气,和他修炼的‘万木纳气决’并无出入,目光纯净,也没有入诡的迹象。”

        “我的灵目灵根对于这些最是敏感,不会出错的。”

        “更何况,最早死亡的张力迎,当初的修为也有着炼气后期实力,那都是四年前了。”

        “四年前,陈术也不过是炼气初期的实力。”

        “我觉得,他的嫌疑已经是最小。”

        侯青目光闪烁,走到白板前,思索许久,才是缓缓道:“太巧了。”

        “陈术,二十一岁,中级制符师,炼气后期。”

        “现在就读于万湖职业技术学院,制符系。”

        “其父在六年前在华东灵符大会上展露木系灵符【枯木逢春符】,斩获初阶灵符金奖。”

        “会后与人斗法,赌注为灵符炼制之法,胜之。当夜,其父连夜归家,乘坐的狮鹫兽忽然失控,撞于湖市外九公里岩山脚下,命陨当场。此事处处透着蹊跷,但监查组迅速结案,此事便被定性为意外。不久后,其母旧疾复发,三个月后病逝于万湖医院。同年,其爷爷陈建城灵气暴乱,修为尽毁,至今每月仍需住院。”

        “两年后,当年与其父斗法之人张力迎,毙于家中。再过半年,当初租赁狮鹫兽的御兽师刘隐峰驯兽过程中死于陨金狼口中,尸骨无存。又是半年,当初负责其父案子的监查使,死于乱河修真秘境,死状极惨,几乎被乱河旋涡分尸……”

        “去年,张力迎的父亲,筑基期修士在家中遇诡,深夜掌毙道侣,自己同样身死道消。此人依靠一张木系灵符赚了不少钱,最终却是在炼符时遇诡。”

        “而这些人,共同点都是当初其父死亡的直接参与者,现如今活下来的,只剩下陈姜一人。”

        “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吗?”

        张珂点头:“巧,但这事,得讲证据。”

        侯青摇摇头。

        静静看向白板上陈术的照片。

        她已经借助家族力量,请了一位演命师,证据总会找到的。

        他们特殊监守组,所负责的便是这种特殊死亡案件。

        也是在那位筑基期修士遇诡死亡之后,才是查到了一些以往未注意到的事件。而种种矛头,都指向陈术!

        修真界特殊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不论是杀人也好,亦或是查案,都是如此。

        “头。”

        “他出来了。”

        窗边男人突然开口道。

        此时。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挂断电话。

        侯青的面色变得阴沉。

        “陈姜,就在刚才,遇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