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二章、吃鸡

第二章、吃鸡

        狐。

        人物异类,狐则在人物之间,幽明异路,狐则在幽明之间,仙妖殊途,狐则在仙妖之间。

        狐是怪,也是常。

        普通的狐狸不过山野畜生,昏昏然一生即逝。不普通的狐狸,才能如宫梦弼如今这般,能学人话、化人形,若是通过泰山娘娘的考核,还能修仙。

        泰山娘娘总司天下狐族考评之事,每岁一次,考过了便为生员,只有生员才能修仙。

        不然就算是有些许灵异,也不过是野妖罢了。

        不管在哪个世界,考公都是永恒的归宿。

        宫梦弼几乎要抹一把辛酸泪了,前世做人的时候没考公,如今做狐狸倒要考公了。

        狐狸考公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其中一项便是通鸟语,要通九州四海之鸟语。

        为什么要通鸟语?因为鸟是神之使。

        如同泰山娘娘遣青鸟为神官传达音讯,天上仙神、幽冥鬼神都喜欢借鸟传讯。

        位格高者,用青鸟、白鹤为凭。位格低者,以麻雀、鹧鸪为凭。

        不通鸟语,很难发挥狐狸幽明之间的作用。

        不过就算没有祈愿树的引诱,宫梦弼也打定主意卷死其他狐狸考上仙官,否则一个山野妖狐在这世界就太危险了。

        妖魔猎食同类,僧道斩妖除魔,一个野妖无依无靠,那才是真的的惨。

        远的不说,近前便有华光寺、太清观,这都是有名的僧道。

        同在东阳郡,长山县还有鬼窟兰若寺。

        这似是而非的既视感,让宫梦弼心里直跳。

        如今这大乾王朝走入黄昏,天下劫气丛生,人道反覆就在眼前,仙神避不出世,连带着阴司都是一团乱麻。

        宫梦弼这无依无靠的妖狐,只盼着泰山娘娘施舍一点温暖了,希望青鸟早日传来好信。

        只可惜青鸟没有等到,倒是等到了沈山。

        又一夜,宫梦弼正在庭中编草人,取庭中莎草,以秘咒编织,便可化为草头神。

        正编到一半,就听院外点起了烛火,焚起了香,还供上了烧鸡、卤鹅、酱鸭,处处都搔在宫梦弼的痒处。

        宫梦弼本不欲理会,怎奈何狐狸的性子如此,馋得厉害,便使了个翳形术,出了院门。

        沈山领着一家老小站在供桌前,沈夫人泪流不已,看着荒园又是害怕,又是期盼。

        只听门环一响,烛火飘摇,明明什么也没有瞧见,沈家老小却感觉似乎有东西从东苑里出来了。

        供桌上的香烟气缭绕,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吸取了,烧得分外剧烈。

        “不要这么多人,留下一个与我说话。”

        烟气中一个尖细地声音传来。

        沈山又惊又喜,连忙让一家老小都离开,只孤身一人留在此处。

        沈夫人含泪抓紧了他的手,他点了点头,宽慰道:“狐仙一定有办法的。”

        沈夫人才忍着悲痛下去了。

        等人都散去,宫梦弼才轻声问道:“沈山,你因何来见我?”

        沈山脸色憔悴,心中焦火都要烧在脸上:“求狐仙搭救,我儿沈桥和侄子沈延不见了。今日我们在城中游玩,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两个小子便不见了。”

        “明明是在闹市里,周围的人却都说没有见到。两个大活人,怎么能凭空消失?”

        “怎么可能会没有呢!我只是转过身给他们买酥糖,怎么会就不见了?”

        “我们满大街去找,府中仆役也打发出去找,就是没有!”

        沈山眼中含泪:“若是被人劫持,我可拿钱来赎,大不了散尽家财。只怕是被人拐了,就再也见不到了。只求狐仙搭救两个孩儿,若能找回,我愿为狐仙立神牌日夜供奉!”

        宫梦弼微微皱眉,他仔细看了沈山一眼,使了望气术,便见有劫气落下来,压着沈山顶上的青气,但这劫气并不深重,只于财运有损,并无血光。

        宫梦弼心中就有数了。

        “凭空消失,无非是弄法术。”烟气中尖细的声音说着:“白日里弄法,不是阴鬼。身无妖气,不是妖魔。”

        “左近高人我都认得,不至于害你。”

        “城中是来了强龙了,你且去暗中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最近来的有本事的异人。”

        “也不必急,奔着财来的,不会伤人,只是要吃些苦头。”

        供桌上的香烧完,宫梦弼便住口不言。

        一个草人在烟气里出现在香案上,尖细的声音似乎从极远处飘来。

        “带在身上。”

        “狐仙!狐仙!”沈山叫了两声,再没有任何回应。

        香案上烛火也熄灭了。

        沈山心中略安定了些,伸手去拿香案上的草人,没有烛火照明,但还有月色。

        供桌上只有一个草人,三盘贡品已经不翼而飞。

        沈山心中非但不惊,反而大喜,朝东苑中拜了拜,便急匆匆回去正堂。

        宫梦弼御风托起贡品,在楼阁之上吃了肚饱。

        叼着鸡腿骨,宫梦弼半眯着眼睛趴在围栏上,油汪汪的两只手后半截看着像人,前半截却更像是“爪”了,是纤长的利器。

        细长的指甲在围栏上轻轻敲着,宫梦弼耷拉着眼皮看向城中。

        那城中诸气混杂,又有人气团成青云,叫人看不清其中情形。

        “城隍庙还好好的,华光寺的和尚也没闭门,奇了怪了,是来了哪个强人,还是游方的愣头青?”

        这年岁不好,自然也有不少讨生活的江湖人。

        有些是机缘巧合得了一点异术的愣头青,什么都敢做,半点规矩也不懂。

        有些是有传承手段的术士,秘传的手段,但也知道不少规矩。

        更有混迹人群的巨盗、邪徒,真如过江猛龙一般,手段狠辣还极难对付。

        宫梦弼油汪汪的手掐着灵诀,便有阴风吹来,不过片刻,便影影绰绰来了十数游魂。

        这些游魂大多残缺不全,很快就会失去灵智,阴寿耗尽而死。

        宫梦弼点燃一柱清香,乃是庭中香附子所制,有静心安神之用。

        这些游魂便一窝蜂涌上来去吸香气,其中身强体壮的吸得最多,留下残羹给其他弱小的吸食,挤出来拜倒在宫梦弼面前:“狐仙大人有何吩咐?”

        宫梦弼道:“城中最近可能来了什么能人异士,你们为我打探打探,明日再来报我。”

        “是!”那游魂便随之散去。

        香附子之香燃尽,这些阴魂便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