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拥有上进心的我简直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这坟是谁的?

第五十四章:这坟是谁的?

        千鹤峰下,突然响起了一道回答声。

        杨苗苗一楞,紧接着猛地站起,凤眸瞪的溜圆:“羡儿?”

        她目光怔怔的盯着林羡的墓碑,随后发出一声苦笑,看来自己是忧伤过度,产生了幻听。

        要知道为了确定林羡是否身死。

        那日她与门主还有其余长老,可是将那片沼泽地翻了个底朝天,更是顺着地下暗河的方向,深入十万大山内围。

        内围凶险程度,比之外围恐怖十倍不止。

        要不是他们都是合丹镜修士,又是结伴而行的搜索,保不齐还要折损进去几位。

        又更别说锻骨镜九重的林羡了。

        “唉,我的羡儿,你说你那么保护姬不惑干什么?她虽是说为你终身不嫁,可修士一辈子寿元那么长,她又能记得你多久?”

        “说实话,师尊都很羡慕她,起码她在你死前还见了你最后一面,为师是想见都见不到,你知道我多么想再见你一面吗?”

        “那怕是幻觉也是极好啊!”

        她话一说完。

        仿佛老天垂怜,一道熟悉瘦弱的身影,从远处落入眼帘。

        这刻,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林羡带着道道残影,口中喘着粗气,她刚刚听见了师尊的大喊,内心欣喜不已,所以赶忙回了一声,此刻来到山顶,见到久违的貌美师尊,别提多高兴了。

        “师尊,我可想死你了。”林羡大喘着气,一下子来到杨苗苗面前,”对了对了,有水吗?渴死我了,这一路给我赶的,裤衩子都快磨烂了。”

        “这幻觉好真实!”杨苗苗心头暗呼。

        没有得到回应,林羡眉头微皱,魔怔了?

        带着深深的疑惑,他朝着杨苗苗吹了口气:“师尊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感受着扑面而来略带温度的呼气,杨苗苗身体突然一震,大脑一片空白,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林羡见突然眼睛发红,全身止不住的轻颤的貌美师尊,想起自己离家这么久,不由深深自责。

        “对不起师尊,徒儿再也不出去了,让你担心”

        怎料他话还说完,杨苗苗忽然一下子猛地抱住了他。

        “我的羡儿,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好啊,好啊,你这孩子,你要吓死为师了。”

        林羡:“???”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谁说我死了?

        他顿时一脸懵逼,是谁?是谁到处散布谣言?

        等等!

        这是什么玩意?

        我愺,这个坟是谁的???

        看着面前不断抹眼泪,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自己,眼睛红红的师尊,林羡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

        此刻心都是暖暖的,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幸福。

        随着他一顿安慰,可算好不容易止住了杨苗苗的哭泣。

        暂时稳住了师尊,旋即就见他带着残影,三下五除二,分分钟就将不远处的墓碑轰了个稀巴烂。

        娘的,太晦气。

        “羡儿!”杨苗苗走来轻柔的喊了一声,“你这么久都去哪里了?在外可是受尽了苦头?”

        林羡挠了挠头咧嘴一笑。

        “没事师尊,我在外面遇到不少好人,对了,给你个惊喜,你看!”

        话落,林羡陡然气息一荡。

        “淬灵镜后期!”杨苗苗感受到灵力波动,整个人再次愣住了。

        这才多久?

        当初出事时,光是锻骨镜九重就已经让整个狂刀门高层惊讶了。

        你这几个月时间,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连跨一个大境界,三个小境界?

        杨苗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师尊傻傻的望着自己,林羡顿时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凡尔赛了,于是赶忙收敛起来,人还是应该低调些好。

        “羡儿你,你是如何修炼的?莫不是因祸得福得到了大机缘?”杨苗苗震惊过后,便是深深的疑惑。

        若是机缘还好,可若是这孩子误入歧途,练了邪功,那可真要不得啊。

        看师尊严肃的表情,林羡只好讲起了自己出去这段时间的种种。

        斗李晒高,战毒羽蟾,十万大山的村子,身世凄惨的大丫,上万妖兽发动的兽潮,当然挑战十万妖兽的事他没说,然后尚老刘老张老

        听到林羡短短几个月经历的种种,杨苗苗光听他说都感觉到各种凶险。

        “原来如此,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别人给你千年灵药,你也真敢收?修行讲究因果,你拿了因,以后怎么将果还给人家?”杨苗苗没好气的说道。

        林羡则是嘿嘿一笑,有些尴尬,毕竟隐瞒了不少事,只得连连点头:“是是是,徒儿知错了。”

        “那你又是怎么从十万大山出来的?”杨苗苗没再数落他,而是担心的问起了后续。

        林羡后面也没在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到林羡平安被刘山带出十万大山,杨苗苗那颗心可算是落了下来,后面没出事就好。

        然后又问了一些详细经过。

        林羡也是如实说道。

        而这一聊,太阳也不知不觉的落下了山头

        是夜!

        杨苗苗亲自为林羡做了一大桌子菜。

        林羡那可吃的是津津有味,也许味道不是最好,但却有种家的味道。

        月朗星稀,一师一徒有说有笑。

        杨苗苗更是取出了好几坛子好酒,与林羡好好喝了几杯。

        “真好~”

        林羡感受着这刻的美好,满足的发出一声感慨,以后打死也不出去了。

        与此同时,千鹤峰下。

        邱承孟抱着三根一米长的香,以及一些蜡烛元宝,胆战心惊,一步三回头的向山上走来。

        白天之事,让他无法入眠。

        因为一睡着,林羡便会在他脑子里浮现,还怨恨的朝他嘶吼,为什么不帮我报仇。

        这让他道心差点崩溃。

        当即便带着这些东西往千鹤峰而来,只为烧给林羡,让他能够安息。

        阵阵冷风吹袭,让他止不住的打起了冷颤。

        很快,他便来到了山顶上。

        抱着一堆东西,邱承孟头都不敢抬,全凭着记忆来到了林羡衣冠冢前。

        只是刚一到来,他顿时汗毛耸立,后背发凉,呆楞原地牙齿打着颤惊恐的道:“碑,碑呢?”

        而另一边。

        坐在小屋门前喝酒的林羡与杨苗苗,自然是早就发现了邱承孟。

        此刻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深深的疑惑。

        林羡站了起来,准备去看看怎么回事。

        这邱师兄莫不是撞鬼了不成?

        三更半夜不睡觉,跑自家峰顶上看着药田发什么呆?

        可能是酒喝的有些多,林羡走起路来有些七扭八歪,但还是低声喊道:“邱师兄?”

        还没回过神的邱承孟,陡然听见身后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一颗心怦怦直跳,呼吸急促,脚趾紧抠。

        “没反应?”林羡眉头皱了一下,一只手直接搭在了他的肩上,“我说邱师兄你看啥呢?”

        “鬼啊!!”

        邱承孟原地蹦起,发出惊声尖叫。

        然后在林羡懵圈的眼神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