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拥有上进心的我简直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林羡他...他死了

第三十四章:林羡他...他死了

        雅美蝶望着几人直接跃入沼泽,微微蹙眉,心底同样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去,但是眼前这漆黑肮脏的沼泽,此刻仿如深渊一般,让她一时犹豫不决。

        “咳咳……”

        就在她摇摆不定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嗓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朴师兄?”雅美蝶回头看了眼身后,随后又看了眼时不时冒泡的沼泽地。

        “他们都下去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林师弟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雅美蝶最终还是无法接受又黑又臭的沼泽,心底默默祈祷了一句,转身便朝着咳嗽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最先出来的居然是邱承孟。

        没办法,追下去的三人就他修为最低,而且下面不像是在水里,眼睛根本不起作用,里面一片漆黑,完全只能靠自身的感知能力。

        下去的一瞬间,他的两眼顿时一抹黑,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追。

        方向感完全消失不见,而且里面吸力实在太强了,若不是他自身还算有些实力,恐怕林羡还没死,他就先死了。

        “邱师弟?”

        早就碰面的雅美蝶与朴得少,此刻不停地环顾四周,以随时应变,却是在这个时候,两人几乎同一时间看到了冒出一个头的邱承孟。

        “雅师姐朴师兄,快拉我出去!”邱承孟听见声音,顶着满脸的黑泥,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大声喊道。

        还没等他话落,沼泽外的两人就已经赶到了面前。

        两人一左一右刚刚抓住了他,却是突然,旁边不远传出几声咕噜声,瞬间又是两个满脸黑泥的头冒了出来。

        “卢师兄,姬师姐!”雅美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起身惊呼,瞬间放下了手中抓着的邱承孟就奔了过去。

        卢安之剧烈地喘着粗气,一只手紧紧抓牢昏迷的姬不惑,狠狠咽了口唾沫,模样充满了惊恐。

        “卢师兄怎么样了?林羡师弟呢?”雅美蝶匆匆跑了过来。

        “先将姬师妹拉出去!”

        卢安之同样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话的声音都打着颤。

        听那语气,好像他们在下面遭遇了什么大恐怖一般。

        雅美蝶虽满心疑问,但还是点头,抓住昏迷的姬不惑就往外拉。

        半个时辰之后,除了昏迷的姬不惑,其余四人皆是紧皱着眉头。

        就在刚刚,卢安之简短地阐述了他与姬不惑下去后遇到的情况,只是说到最后,却是带来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林羡他他死了!”

        邱承孟扣了扣耳朵里面残余的黑泥,还以为自己听岔了,十分不可置信的道:“卢师兄,你刚刚说什么?羡哥死了?”

        卢安之紧咬着牙关,深深地看了眼昏迷过去的姬不惑,而后猛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件事全都怪我,若是我去给那畜生补一刀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他后悔莫及地说到此处,然后才回过头看向邱承孟,又看了眼雅美蝶与朴得少,表情凝重地继续道。

        “这大片的沼泽是干涸的湖泊形成的,下面有多条地下暗河,我与姬师妹追着阴雷毒羽蟾,眼看即将追上了,可那畜生极为狡猾,我们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它就没入了一条湍急的暗河之中。”

        “那暗河湍急的可怕,根本不是我们锻骨境九重能抵抗的,可姬师妹不听,根本不管不顾,在我没反应过来之际,她就猛地扑了进去,再然后,她就被河流带着胡乱冲撞间昏迷了过去,若不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给捞了上来,只怕现在已经被撕碎了。”

        “我不知道淬灵境中期的阴雷毒羽蟾能不能抗住暗河的冲击,但那畜生即便是抗住了,可林羡锻骨境九重的实力,却是又根本扛不住那畜生恐怖的消化能力。”

        “所以他他可能现在已经身死道消。”

        几人闻言都沉默了,心中不禁升腾起一丝悲伤,林羡可以说间接地是救了他们多次。

        “呜呜,全都怪我,若是我那个时候将大音天媚术施展出来,就算只能延缓那畜生一丝动作,林羡师弟也一定可以躲过去~”

        雅美蝶顿时嘤嘤嘤地大哭起来,瞬间哭成了泪人。

        朴得少与邱承孟两人全部都双拳握得紧紧的,一言不发,满脸的自责。

        卢安之同样脸色难看,但紧接着身为队长的他立刻严肃道。

        “这件事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带着姬师妹回去,然后通知上去,让高层定夺,我们狂刀门虽小,但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位忠于门内的弟子。”

        悲痛的几人闻言纷纷点头,卢安之说得没错,这事情唯有门内高层才能得以解决,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抓紧回去,通知高层来得更有效率。

        “卢师兄,我们听你的!”

        “对,我们得赶紧回去。”

        几人同时出声,眼眸之中尽是悲戚。

        “羡哥,你放心我定会让门内长老替你报仇!”邱承孟双目赤红,恨恨地咬着牙道。

        不为其他,光是那一枚完美品质的锻骨丹,他的心底就认定了林羡这个兄弟。

        “好!我们走!”

        ……

        与此同时,阴雷毒羽蟾腹中。

        林羡胃里一阵翻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喉咙里一股咸味涌了上来,他快要忍不住吐了。

        “这家伙一天都吃些什么,怎么比掉进了粪坑还要恶心。”

        他是一点都不敢动弹,因为只要稍微动一下,阴雷毒羽蟾胃液的味道便会直冲天灵盖。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臭味,简直比他闻过最臭的茅坑还要臭。

        不仅如此,这胃液还极具腐蚀性,现在的他只感觉全身火辣辣地疼。

        “我淦,再待下去不被闷死也会被臭死。”林羡强忍着令人作呕的臭味,心念一动,最初奖励的修炼大礼包中,开出的随机传送符便悄然出现在了手中。

        “再见!”林羡紧紧握住随机传送符,紧接着就要激活符篆,却是这个时候,系统那狗东西的声音猛然在脑海中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一月保护任务,突破淬灵境将毫无瓶颈。】

        【叮:拥有上进心的人,即便是被困于危难之中,同样不能放弃追求自身实力的增长。】

        【叮:强制任务,请宿主在阴雷毒羽蟾腹中修炼突破至淬灵境。】

        【叮:任务完成,将获得神秘兵器一件!】

        林羡手握随机传送卷轴,整个人都楞住了,顿时破口大骂:“系统你大爷的,你竟然让我在这堪比粪坑的肚子里面修炼,你脑子抽抽了?”

        可惜系统对此一如既往地并没有回应。

        “不过神秘兵器是什么?”林羡心底升起一丝好奇,说实话穿越过来这么久,他还没有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兵器。

        林羡不由陷入了沉思,但旋即又笑了起来:“按照系统的尿性,奖励的东西应该不差,况且只要我不说,又有谁知道我曾在粪坑不是妖兽肚子里面修炼过呢?”

        想通了一切,说干就干,林羡收起了传送卷轴。

        不敢犹豫,对于系统的尿性他可是深有体会,知道如果再耗下去,他一定会被系统接管了,那个时候才是后悔都来不及。

        强忍着恶心,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两眼一闭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

        狂刀门!

        “这一代门下弟子怎么会如此青黄不接?修炼到锻骨境九重的弟子竟如此少?达到淬灵境的更是一个没有!”杨顶天看着手中一叠厚厚的资料,声如闷雷,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手中正拿着的是门内所有在册弟子的资料,其中记录着各弟子的根骨,入门时间,修为实力等等。

        自从九宫楼叶敛衣带着李若云走后,他便开始查起了门下弟子的情况。

        毕竟光羡慕巴结有什么用,一个门派的实力,不只是靠顶尖的那几人,下面弟子才是真正的基石。

        “禀门主,此事不仅仅是我们狂刀门,附近宗门也是如此。”坐在他左下侧的吴炽起身忙开口道。

        语气中多少有些抱怨,你这甩手掌柜也好意思说我们,况且不是我们不出力教导,而是这一代弟子真的都不行。

        吴炽对面坐着的是宋钟,此时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啊门主,我忘忧峰最新一代弟子中,虽然表面上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苍月皇朝的长公主姬不惑,但其他弟子其实也不差,对比其他宗门甚至还强上一丝。”

        “你们什么意思?”杨顶天顿时不乐意了,放下手中的厚厚的资料,看了眼两人沉声道:“你们俩说近了是我的师弟,说远了那也是合丹境高手,怎么才活了两百年都开始跟人比烂了?”

        “我我们”吴炽与宋钟互相对视了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啥。

        “哼!”杨顶天冷哼了一声,又重新拿起资料看了起来。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执法堂弟子匆匆拿着一份更厚的资料走进了大殿,当着众人的面放在了杨顶天的桌子上,随后躬身行了一礼便转身退了出去。

        众峰主此时看着那一份新的资料,都不由咽了咽口水,不少人都暗道不妙。

        他们其中不少人整天都无所事事,对这一代弟子教无可教,毕竟门内资源就那么多,他们能做的也就是领进门而已。

        “我倒要看看你们一天天都干了些什么!”

        杨顶天放下都快翻烂的弟子资料,反手将桌上那本更厚的挪到了面前查阅。

        哪怕他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越看越心惊,还没翻几页,整个人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吴炽!”杨顶天直呼其名,眼中充满了怒火道:“麻烦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两个月前突然调动了三万灵石用到了什么地方吗?是用于执法堂弟子整体实力的提升,还是给他们换了新的兵器?”

        “门门主,我我”

        吴炽脸色瞬间涨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他可不信门主那资料上没有记载他拿着去喝花酒了,现在明显是在呛他。

        宋钟见对面的吴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让你这匹夫平常老仗着执法的名义来我这忘忧峰转悠,你是什么心思,我能不知道?

        看看!

        这就是现实报应。

        “宋钟,你笑什么?”杨顶天作为在场第一高手,下面众人的表情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你以为仗着你那忘忧峰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姬不惑,就能改变你不思进取的事实?看看你一天天的都干些什么?居然有闲情逸致地研究作画,画就画吧,可是你都看看你画了些啥东西?还有取的那些画作名字都是什么玩意?”

        “人兽之战,人与马合,人与狗戏,人与龟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宋钟带着笑容的脸一僵,他作画的事不算什么秘密,但被这样当众被贬得一无是处,终究面子上挂不住,低下头轻声道。“门主我知道了!”

        “哼!”杨顶天又一次冷哼了一声,旋即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过这里倒是要夸一句孤雁峰,近几年做得不错,不论何峰弟子,只要同属狂刀门皆是可以上去论道修习,不错不错!”

        孤雁峰峰主,前一刻听到门主提及自家山峰,顿时心下大惊。

        脑中快速闪过这几年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被当众夸奖了一句。

        这可真是今日来头一遭啊,当下那个眼神别提多神气了,扫视了一圈其他峰主后连忙出声道:“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同峰衬托,不是,都是门主教导有方。”

        “嗯。”杨顶天点了点头,极为受用,然后接着道:“其余峰主,你们好好看看,往后多学学孤雁峰,为门派发展多着想着想!”

        “是!”下面的众峰主撇了撇嘴,同时出声应是。

        “嗯?这是什么?”杨顶天正准备继续翻阅资料,却是突然在其中发现了一份,门下弟子专用于向执法堂的求助信。

        “这不是应该送到执法堂的吗?怎么夹着在资料里面送到我这里来了?”

        杨顶天低声呢喃了一句,旋即又有些微怒,“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一代门下弟子办事居然如此不牢靠?看来此次整治很有必要。”

        嘴中说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拿起了那封求助信。身为门主,门下弟子有所求助,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管,打开了信封,当即就掏出来看。

        “什么?!”

        信上的内容不多,但仅仅是片刻,杨顶天就从开始的泰然自若渐渐变成了震惊,忍不住的惊喝道。

        “千鹤峰?他?嗯?这个畜生!不可能啊?他绝不可能有这种实力啊!等等他他他”

        杨顶天越看越是震惊,到最后更是连声说了好几个他,却是半天也没说出他是谁来。

        正眼观鼻鼻观心的众峰主被杨顶天这一声惊喝给吓得不轻。

        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他,暗想着又是哪个峰遭了殃?

        结果却是听到千鹤峰,他们大松了口气,可接着又疑惑的看向了坐在最后方的杨苗苗。

        什么情况,门主为何如此震惊?

        为什么要说千鹤峰?

        还有说的他是那个他?

        还有骂的畜生是谁?

        难不成是千鹤峰的杨苗苗做了什么危害门派的重罪?

        可没理由啊,千鹤峰总共就俩人,吃喝不愁,修炼资源也用不到啥。

        因为门下就一个十八年无法踏入修炼之门的林羡,完全就杨苗苗一人修炼,根本没有动机啊。

        杨苗苗被众人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浑然不惧的回看向众人:“看我干什么?”

        “好了!”杨顶天陡然发声拉回了众人的目光。

        众人这才又齐齐看向了他,心底疑惑更甚,包括杨苗苗也是如此。

        到底怎么回事?搞得我们心底好慌啊!

        “那个小师妹”

        杨顶天欲言又止,一双眼睛看向杨苗苗,没有直呼其名,而是轻声地喊起了小师妹,接着表情沉重支支吾吾地询问道:“若是我是说如果封你弟子林羡为为荣誉大弟子,你可愿意?”

        “什么!”在座峰主被惊的头皮发麻,全部噌的一下站起来不可置信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