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拥有上进心的我简直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林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第三十章:林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看着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杨伟,林羡眼中没有一丝因为曾经是同门的关系而产生不忍。

        杀伐果断,手起刀落,鲜血一溅,一颗头颅便滚到了不远处。

        林羡擦了擦刀上的血迹,走回到姬不惑的面前,将刀还给了她。

        “你你没事吧?”姬不惑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刀,反而是关心的问道。

        “没事啊!”林羡嘴角上扬,带着亲切的笑容,干净利落的道,全然没有刚刚那冷血无情的样子。

        只是心底却是后悔的要死,这笑里藏刀居然如此操蛋,吸了天地灵力就算了,还将他全身的力量抽空,跟一夜大战了三百回合一样,走路都在打颤。

        以后不能桀桀笑了,坚决不桀桀笑,能少用就尽力少用。

        旋即他离开了姬不惑,还得转身去看看其他人,万一死了,回去后被执法堂问起来也是件麻烦事。

        “那那就好。”

        只是林羡刚走了没两步,他整个人突然脚步一滞,在姬不惑震惊的目光中赫然倒了下去

        是夜!

        林羡在附近不断的翻找着解毒的草药。

        看了看怀中杂七杂八的药草,他点了点头,虽然年份不怎么样,但也够用了。

        对于外行来说,不熟知药草,想要找到,不费些功夫,是很难做到的。

        好在拥有庞大复杂的药理知识,这才能让他在各种石头缝,小溪旁,妖兽粪便处找齐。

        本来刚开始对于中毒的几人,恢复些力气后的他还不知道怎么安排,毕竟刚发生了一场战斗,待久了,保不齐会吸引什么是人是妖的玩意过来。

        也来不及清扫战场,清醒的四人忙带着昏迷的两人就匆匆跑路。

        好在离战斗的地方不是很远处便有一个隐蔽的山洞,若不是林羡没有中毒,头脑清晰眼神犀利,还真不一定发现的了。

        “还真别说,荒郊野外居然能捡到一处布置精美的山洞,可真是充满了惊喜。”

        林羡呢喃道。

        本以为是别人的住所,结果等到天黑都不见人来,结果便是顺理成章的被他们当做了临时营地。

        看了眼山洞的方向,他抱着药草没有回去,而且也并不远,一旦出事也能来得及回援。

        林羡直接拿出了丹炉,确认附近没有危险后,生起一堆火就开始了炼制二品清心丹。

        在完美三品炼丹术的加持下,他有条不紊的将药材投入丹炉之中

        与此同时,山洞之中。

        “你说什么?是羡哥将那个什么晒高给砍死的?”

        说话的是邱承孟,他刚刚醒来,醒来后看着自己躺在极为奢华的床上,还有这布置精美的山洞,以为自己来到了地府,起身便是一阵瞎嚷嚷。

        好在被一旁的卢安之当即给了一个大比兜,最终才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后便是一顿问着问那,耐不住他的询问,卢安之便详细说出了战斗经过。

        “不愧是我羡哥啊,这听你说的,为什么我感觉这么不真实呢?我羡哥他不是一直不能修炼吗?”

        “别说你不信,我亲眼见到都感觉不真实。”一向沉默寡言的朴得少此刻也忍不住发声。

        “是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林羡能在狂刀门待这么久没赶出去,绝对不会是传闻中的那样,不过此番的事情还是怪我,是我大意了,我不该同意李晒高入队的。”

        卢安之心有余悸又惭愧道。

        “卢师兄,也不能全怪你,此事大家都有责任,只是林羡他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我很很担心!”

        站在山洞口的姬不惑闻言,突然回首虚弱又担心的道。

        洞内三人一听,看向了姬不惑,纷纷深皱起了眉头。

        两个时辰前,他们这一队人便来到此山洞。

        看着洞内布置精美,以为是他人居住,结果等到天黑也不见来人后,林羡便赫然说出想回去战场那边,看能不能在李晒高尸体上摸出解药的话。

        姬不惑与卢安之自然是当即开口阻拦,可最终还是被他三言两语给攻破了。

        没有办法,若是没有解药,战斗力只有三四成的他们,可能根本走不出十万大山。

        而后,在姬不惑的注视下,林羡那道瘦弱的身影就这般没入了密林深处。

        这一去就是到现在也不见回来。

        洞内三人心思一沉,心中瞬间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是啊,这怎么去了那么久?

        虽然他们当前的位置只是在十万大山的外围,但这外围可还生活着不少能媲美锻骨境九重的妖兽。

        “我要去寻他!”

        姬不惑紧皱眉头陡然出声。

        “不行。”

        “姬师妹不可。”

        “嫂子可千万别!”

        ……

        里面三人同时出声连忙阻止。

        “林羡他不能出事,你们也别劝我。”姬不惑表情坚决的道。

        这么久以来林羡已经在她的心中占据了无法替代的位置。

        如今他有可能遇到了危险,她岂能坐视不管?

        “绝对不行!”卢安之脸色凝重:“姬师妹,你若是没有中毒,大可去得,但是你现在看看,自己还能发挥几分力气?而且雅师妹还昏迷不醒,也需要你来照顾,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倒无所谓,可男女授受不亲,师妹的清白要紧啊!”

        见姬不惑不为所动,他再次大声道:“更何况才经历了一场大战,你这出去根本就是自寻死路,退一万步说,要是你前脚刚出去,林羡后脚回来了怎么办?”.

        邱承孟与朴得少连连点头附和。

        这话一出,姬不惑的表情立马一变,犹豫了片刻再度坚决道:“可是,如果林羡现在需要我们又该如何?万一他正陷入了生死困境,我……”

        三个大男人互相望了一眼,皆是没有回答她。

        两人的话都没有错,一个是想保护队友,一个是想保护自己的男人!

        这两难的抉择,让几人都陷入了沉默。

        洞中的气氛在这个时候变的压抑了起来。

        压抑的气氛让姬不惑内心更加着急,心中更是不停的祈祷,林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良久之后,卢安之抬起头看向姬不惑,他既然身为队长,那么这个时候也是要发挥他队长的职责,自己队员外出这久,他得亲自带回来。

        “我去!”

        他这个时候缓缓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身为队长的威严与责任感。

        就在这几人惊讶的目光中,卢安之刚站稳,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从洞外传来。

        “卢队长要去哪里?咦?邱师兄醒了?”

        林羡刚走到洞口,便听到了一句我去,不由下意识发声道。

        在加上几人怪异的表情以及此时压抑的气氛,看的他一愣一楞的。

        “林羡!”

        “羡哥?”

        “林师弟!”

        “还好没事!”

        三男一女同时看向洞口,见到林羡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全部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纷纷叫了起来。

        林羡被陡然的四道目光看的浑身不舒服,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难道我脸色有什么脏东西?还是说我身上长毛了生出了不详?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姬不惑顿时如释重负,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了林羡的怀里,不停的用小拳拳锤他的胸口。

        正摸着脸疑惑的林羡被吓了一跳,突然间感受到柔软与芳香,让有些疲惫的他陡然精神一整。

        好家伙,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么搞,我会营养不良的。

        不就是撩了撩你秀发和抓了下手嘛,感情你这是准备赖上我了是吧。

        林羡赶忙干咳了一声,将她轻轻推到一边,遏止了她的想法,而后兴奋看向里面三人道:“那个我将解毒丹带回来了!”

        本以为他们会激动连连,结果除了姬不惑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洞内三个大男人却并没有回应,反而各自将脸看向了别处。

        他们能不看向别处吗?

        这两人的事,狂刀门谁不知道,如今这样也好,因为这件事让两人的感情变的越发深厚。

        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狂刀门内喝一顿喜酒了。

        林羡看着里面三人的小动作,心中越发疑惑,他可是摸着漆黑的夜,冒着被坏人或妖兽袭击的风险,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丹药。

        结果现在你们就这反应?

        实在有些看不懂,难不成那什么飘飘欲仙的玩意很爽?

        我淦,早知道当时就不该吐出去了。

        “完了完了,自己居然没有体验到!”

        林羡顿时后悔的捶胸顿足,但片刻后,见几人又重新看向自己。

        他撇了撇嘴,还是掏出了五粒清心丹。

        先是头疼的递给了姬不惑一颗,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向洞内。

        握着还带有余温的丹药,姬不惑面露震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才出炉的丹药。

        原来他没有回去战场,并没有以身犯陷,看着手中的丹药,庆幸之余她心头一暖,因为林羡先将丹药递给了她。

        看着里面那瘦弱的身影,正给三人一人一颗递过去一颗。

        姬不惑嘴唇轻启,丹药入口立刻化作一股清香在嘴中散开,药力入腹,她感觉全身一阵冰凉舒爽,内心深处的燥热正不停的消退。

        林羡发完一圈,最后看了眼昏迷的雅美蝶,他实在是不敢下手将她的嘴掰开,给其服下。

        万一后面醒了知道自己摸了她的嘴,又来一个赖上自己的怎么办?

        真是人帅了也是麻烦事多啊!

        似乎是看出了林羡的为难,这个时候姬不惑走了上来,轻声道:“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