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拥有上进心的我简直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年轻就是好,三角恋都玩出来了

第十九章:年轻就是好,三角恋都玩出来了

        “你要去哪?”姬不惑疑惑的看着林羡的背影。

        “去你心里,呸,炼丹!”林羡头也不回极为骚包的走了。

        姬不惑噗嗤一笑,鬼才信你炼丹,你才去了灵丹峰多久?

        明明就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不过你已经在我心里了,为什么还要走进去?

        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姬不惑顿时回过味来,脸色瞬间羞红不已,跟了上去。

        狂刀峰!

        门内所有高层全部聚集在此,他们全部是来为李若云送行的。

        当然表面是这么说,实际上是来跟叶敛衣见上一面,结个脸缘。

        万一哪天出门在外遇到了,还能打个招呼,若是交谈甚欢,以后谁还敢小看他。

        “本座多谢诸位对小徒的照顾!”

        叶敛衣一身白衣,光是往那一站,气势这一块便碾压在场所有人。

        众高层长老连忙声称客气了。

        杨顶天道:“不知道叶道友,是否为李姑娘找到了救治的办法?”

        叶敛衣闻言摇了摇头:“本座一月以来,除了九宫楼,其余势力也都走了一遭,可是他们都从未听过洗髓丹,倒是六品九阳还魂丹听说在几年前出现过,但是已经被人服用了。”

        说完,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脸色苍白的李若云,叹了口气:“楼内的其中一颗五品丹药,应该能压制她体内的毒素,或许能延长十年寿命,只是大楼主根本不会为了她动用,此番回去倒是想想怎么去求求他。”

        杨顶天点了点头,说实话若他是九宫楼大楼主,也会这么做的,倒不是说他太不近人情。

        而是五品丹药每一颗都无比珍贵,拿他们狂刀门来说,整个门派卖了都不见得能买的起一颗。

        又何谈拿这么贵重的丹药去救一个门内弟子?

        李若远忙抬起头看向叶敛衣倔强道:“师尊,你莫要去求他,云儿就是死,从这狂刀峰跳下去,也不会让你去求他的,若不是他,我爹根本就不会...呜呜...”

        “云儿,求人不丢脸,你爹的事,为师是知道的,可那件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你莫要多想,你应该好好活....”叶敛衣说道此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走吧,云儿!”叶敛衣缓了一会,轻拍着李若云的肩说道。

        李若云轻咬着嘴唇,抬眼看着千鹤峰的方向。

        一个月了林羡,我要走了,你知道吗?

        “叶道友,李姑娘,我们有缘再会!”

        “再会”

        “祝两位一路顺风!”

        “......”

        叶敛衣朝众人点了点头,随后放出灵力将李若云全身包裹,他要赶紧带着她回去,时间耽搁不得,浪费一分便少一分的寿命。

        可就在他们要飞走之际,狂刀峰下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跑了上来:“等一等,等一等,我还没上车呢!”

        被灵力包裹的李若云听到声音,苍白的小脸露出微笑,拉了拉叶敛衣的衣袖:“师尊,让我跟他告个别吧!”

        “好!”叶敛衣只是眼睛一眯,并没有再说什么,宠溺的摸了摸李若云的小脑袋,抬眼看向跑来的林羡。

        杨顶天等所有高层,同样看向跑来的两人,尤其是他身后跟着的姬不惑,全部充满了疑惑,你们这是成了?那李若云又是什么情况。

        啧啧,年轻人就是好。

        三角恋都玩出来了。

        “呼~呼~”林羡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家伙鬼见愁到狂刀峰也太远了点吧。

        自己都锻骨境九重了,还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李若云内心是开心的,看着弓着身喘气的林羡,这个世界除了爹娘师尊,很少有人这么在意关心自己。

        “林师兄我要走了!”

        “等两天先别走!”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同时一楞。

        李若云噗嗤一笑:“林师兄,我时日不多了,现在只想回去陪陪爹娘,只是可惜了,没有学到你做饭的本事。”

        “不过没关系啦,人生本就充满了遗憾,我也没想到因为我,你竟然跑去鬼见愁自虐自残,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你这个师兄,云儿认了!”

        “不是,我的意思...”

        “林师兄,别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祝你早日追到姬师姐,千万别放弃,你看姬师姐脸都红了,走啦,走啦!”

        李若云笑着挥挥手,又朝着姬不惑眨了眨眼,旋即转身走向叶敛衣。

        后面的姬不惑脸色羞红朝她的点了点头。

        林羡揉了揉额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什么叫因为你我跑去自虐自残?

        还有姬师姐是谁?

        姬不惑?

        可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人的名字。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啊。

        等等,姬师姐脸红了?

        只是一瞬间,林羡哪里还不明白这妮子说的是谁。

        回头看了眼浑身上下气质冷冰冰,脸色羞红的姬不惑。

        不是吧,不是吧!

        造孽啊!

        林羡使劲晃了晃脑袋,先不管那些,他心底还是认可这个师妹的,俏皮可爱,没事看看也可以身心愉悦,延年益寿。

        以前的他没得选,只能拼命将自己摘出去,现在有办法了,先将人留住了再说。

        “你相信我吗?”

        看着还没走远的李若云,他大声喊道。

        走着的李若云突然滞停,回过头莞尔一笑:“你是我师兄,我当然相信你啦!"

        林羡点了点头:“那就好,相信我,给我一天时间,半天也行!”

        李若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竟有道声音在告诉她,相信他留下来!

        脚步不自觉的又折返到林羡的面前,她的双眸中透露着凝重,仿佛想到了什么。

        随后又变成了浓浓的期待,强烈压制住内心的那个想法,试探的小声道:“师兄?”

        见到那双期待的眼神,林羡不由松了口气,依然喘着气,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下头。

        李若云见状,心底猛的咯噔一下。

        难道...难道林羡找到了救自己的办法了?

        她也不知道这一刻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但看着林羡坚定的眼神。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林羡能看出来自己中毒,就一定有能治疗的办法。

        下一刻,李若云猛地转身看向叶敛衣:“师尊,我们能不能晚些走?”

        叶敛衣皱着眉,先是看了眼李若云,然后看向林羡,接着目光一转又看向姬不惑。

        这关系...是不是太乱了点?

        唯有人群中的杨苗苗,此刻却是一脸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