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激荡年代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演员,沈放

第一章 演员,沈放

        衡店。

        白天这里是5a级景区,是高大上的全球最大影视拍摄基地。

        可到了晚上,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夜市之中,小龙虾与万州烤鱼誓要分个高下,东北烧烤与脆皮五花肉斗个你死我活,至于麻辣脑花、卤肥肠等等也互不相让。

        车水马龙,摩肩擦踵,人声嘈杂,热闹非凡。

        衡店供销四个大字之下,摆了好多张桌子。

        其中一张桌子坐了三个人,还有几个箱子,显然他们之中有人刚刚来到衡店,很可能还怀揣着明星梦。

        “叔,到底怎么样才能当演员呢?”

        沈放是个衡漂,他刚刚拿起一瓶小麦果汁,就被对面的半大小子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演员这事儿好说,可这声‘叔’,让他心中一叹,岁月蹉跎。

        自己竟然也是奔四的人了。

        “当演员,其实很看天赋。”

        沈放的回答,让那半大小子皱起了眉头。

        “叔,不是说到了衡店,办个证就算是群演了吗?”

        “那没错,但是,咱们衡店的群演是不好意思称自己为演员的。”

        “啊?为啥?群演不也是演员吗?”

        半大小子打算据理力争。

        这时,他身边的中年人忍不住拍了这小子一记。

        “你懂个球啊你!听你叔的!”

        中年人是郭老二,沈放儿时的玩伴,他们俩其实差不多的岁数,可现在看郭老二这一脸的褶子,好像是沈放的长辈。

        今天接到了郭老二的电话,他说现在农闲带外甥来长长见识。

        沈放明白,郭老二这是希望他外甥像自己一样,能混成个演员。

        可惜,这口饭现在不好混了。

        沈放还是把该说的话给说了,“群演上面还有前景演员,前景演员上面还有特约演员,成为特约演员这才算是入门。你进了剧组就会知道,群演跟演员的盒饭都是不同的。”

        大外甥听着还是有些不高兴,郭老二显然就更加的有耐心。

        “放哥,那你现在是演员不?”

        沈放点点头。

        “叔,啥叫特约演员?”大外甥终于来了兴趣,“那,特约演员能赚多少?”

        显然,郭老二也很在意这个。

        沈放也没有掖着藏着。

        如果演员按照衡店的标准来划分,大概是这样的。

        群演、前景、特约……18线演员……大明星。

        群演,10个小时120块。

        前景,220-450,每天。

        特约,500-10000,每天。

        沈放如果进组可以拿1500每天,他算是中特约,但这话就没必要说了。

        听完了这些,郭老二跟大外甥脸上都有了笑容。

        “叔,那你刚刚说的天赋是咋回事?”

        “就说最简单的,从群演到前景,这就有一个硬性要求,男的身高至少要在178以上。”

        一瞬间,大外甥脸上有些复杂。

        “叔,你的意思是,如果前景都做不了,就没机会成为特约了吗?”

        沈放看这小子情绪有些低落,可他只能实话实说。

        “这倒不是。特约演员是有一个考试的,一般会要你朗诵一段,然后考一些小品,比如会让你抓蜻蜓,抓鱼什么的。”

        大外甥脸上浮现了笑容,“叔,抓鱼什么的,我可在行了……”

        没等说完,郭老二就赏了这小子一个脑瓜崩。

        “你小子!就知道玩!”

        大外甥揉脑袋,沈放喝了口酒。

        “放哥,不容易考的吧?”郭老二又给满上。

        “这个……大概比艺考的要求低一些,地点就在梦夜城,前景也在那边,你们有空了可以去看看。”

        那小子揉的脑袋不疼了,他还想问一个关键问题。

        “叔,那要是按照衡店的路子,从群演开始往上升,能成大明星吗?”

        沈放看了他一眼,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这无疑又打击到了少年的野心。

        小伙子沉默了。

        可沈放也没办法。

        从基层群演到大明星的,也就一个保强,但他并不是衡店出来的。

        还好,郭老二打破了沉默。

        “放哥,再给这小子讲讲你拍戏的事儿呗?”

        沈放知道自己得说些他们爱听的。

        “刘一菲你们知道吧。”

        这个名字一出口,大外甥眼睛都亮了。

        “叔,快说说。”

        沈放不着急,又喝了口酒。

        “那是05年初,我也是刚从老家出来没多久,神雕剧组招募演员……有一次拍戏,我跟她距离不到一米……”

        这个话题,至少让郭老二这顿饭没有白请。

        ……

        夜已深。

        一处凉亭里,沈放瘫坐在那里,手边还有几个大绿棒子。

        其实,沈放不想打击年轻人,曾经的他也跟那大外甥差不多,怀揣着明星梦,是个愣头青。

        他不过是把实话都说了,眼下这衡店正处于影视寒冬,因为疫情的关系,平日里衡店能同时开工80个剧组,现在也就寥寥几个。

        沈放虽然已经是个特约演员了,可他正在考虑是穿蓝衣服还是黄衣服的问题。

        蓝色代表忧郁,气质上好像跟自己挺合适,但接单量明显不如黄的。

        沈放也不是个喜欢蹭吃蹭喝的人,这次跟郭老二吃饭,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

        郭老二给他捎来了信,是父亲的信。

        这年头还写信,肯定是因为两人没有微信好友。

        此刻,沈放只是抓着信封,并没有拆开。

        脑中不禁浮现许多往事。

        “要不是看你长的好看,就打死你了!”

        这是小时候自己被欺负的时候,总能听到的一句话。

        虽然没少挨揍,自己也没少打回去。

        但在战斗中,建立了对自己颜值的自信。

        当演员就成了个念想。

        而另外一个促使自己离开家乡追寻演员梦的原因,就是父亲。

        父亲希望自己能继承他的艺术事业。

        只不过,父亲的艺术,有些特别。

        老话说得好。

        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唢呐一响全剧终。

        馆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棺中人。

        这说的就是唢呐,也是父亲的艺术。

        父亲的职业,用当下时髦的说法应该是:

        红白喜事艺术总监。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红事很少请他了,主要是白事。

        自己小时候因为学唢呐,没少挨父亲的打。

        吹的不好,打。

        吹的好,也打。

        以前还不明白为什么,直到后来看了《霸王别姬》……爹,你是跟戏班子学的吧?

        其实,父亲希望自己能凭着吹唢呐考入音乐学院。

        很可惜,失败了。

        艺考之后,就十分的讨厌唢呐。

        但不是没有吹过。

        大前年回了老家一趟,当着老爸的面吹了一曲《恋爱循环》。

        不出意外,被踹了好几脚。

        老爸身体挺结实的,这脚法也不见生疏。

        其实,自己跟父亲之间的关系,用母亲的话来形容最为贴切。

        这爷俩,都是属驴的。

        大倔驴!

        就这么的,爷俩的微信都拉黑了。

        现在……

        沈放最终还是撕开了那封信。

        很简短,就三字儿。

        回来吧。

        沈放的眼睛瞬间红了。

        我这也没混出个模样来,就这样回家种地?

        家里……

        家里好像承包了几百亩地吧。

        其实现在种地也不是那么的累,都是雇人,上大机器。

        大不了回去吹个《百鸟朝凤》!

        想着想着,沈放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

        ……

        “各就各位!”

        “所有人保持安静!”

        沈放再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白衣胜雪女子正躺在一颗矮树旁。

        微风卷席,也刮落许多黄叶,于夜空里缓缓落下。

        此景,美极。

        这女子就是小龙女,也就是刘一菲!

        此时的她,真的特别漂亮。

        但沈放确定,这是梦!

        而且,这是在拍戏。

        那些树叶是被风机吹的,边上还有摄影机,以及许多工作人员。

        而自己只能远远的看着,看到身边还有几个人,他们都穿着乞丐服。

        沈放也忍不住把胳膊伸到眼前,袖子是补丁叠着补丁的。

        没记错的话,这是自己第一次跑龙套。

        他在这部《神雕侠侣》中,演了一段时间的丐帮弟子。

        这一定是我喝多了,睡着了之后做的梦。

        正在此时,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出现了。

        竟然是这场戏。

        沈放笑了,这是我的梦,那我无论做什么应该都没有问题,对吧?

        他大喝了一声。

        “无耻贼道!休得侮辱龙姑娘!”

        ------题外话------

        新书开张,求大家多多支持,黑车这次绝对拿住最真挚的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