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在线阅读 - 第1694章 回去上班

第1694章 回去上班

        “别废话,赶紧来给他包扎。”龙浩宇笑斥说。

        他经常帮着王琳来这里的供货商处采购药材,和供货商这里的小伙子也十分熟稔,平时就好开玩笑。

        今天他能赶巧救下卫潜,本也是来采购工地要用的药材,顺便帮王琳来拿东西,没想到会碰到卫潜和人打架。

        供货商小伙子不敢耽搁,忙拿了止血的药材和纱布过来,帮卫潜情理了一下伤口,上药,包扎,又查看了一下身上其他的伤,还好,都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

        “别碰水,养两天便好了。”供货商小伙子说。

        “嗯。”卫潜点头。

        阎安然哭说,“都是因为我,对不起,卫潜哥。”

        卫潜咧嘴安慰,“没事,都是皮外伤,我养两天就好了,那两个畜生,如果再让我见到还要揍一顿。”

        龙浩宇笑说,“行了,别逞强,以后再有人挑衅就报我们龙家的名声,多少也能震一震那些混账。”

        卫潜这个样子没办法赶车,龙浩宇送他和阎安然回木锦棠。

        回去后见卫潜这番样子回来,沈念和梅小于也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阎安然更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没事,皮外伤,养两天就好了。”卫潜不在意笑说。

        沈念皱眉,“幸好遇到龙浩宇,否则你要真有什么事,我们怎么向卫叔和晓玲姨交代。”

        龙浩宇将剩下的一万九千块钱拿出来,“这是从那两个小子身上搜来的,算是给卫潜的医药费。”

        “我不要,浩宇哥拿去喝酒吧。”卫潜忙推回去。

        “受伤的是你,我要来做什么?”龙浩宇将剩下的一万九千块塞给卫潜,“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久留了,梅先生和沈小姐照看好卫潜兄弟,我先走了。”

        梅小于点头,“慢走。”

        送走了龙浩宇,沈念忙让卫潜找了个地方休息,卫潜不肯,被梅小于瞪了一眼才乖乖听话。

        阎安然烧了热水帮卫潜擦了一下脸,神色郁郁,一直十分内疚。

        “阎安然不必这样,今天就算不是你,我在街上看到有人欺凌女人孩子也会出手的,何况咱们还是这么亲近的关系,又是从小一起长大。”卫潜安慰阎安然说。

        阎安然点了点头,“你先休息吧,想吃什么告诉我。”

        “好。”卫潜头的确有些晕,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阎安然端着水盆出门,心里沉甸甸的,又觉得踏实,这也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有男人这样拼了性命的护着她。

        卫潜受伤不轻,沈念买了鸡准备炖鸡汤给他补身子,阎安然主动接过去,熬了鸡汤,放温凉后端去屋里。

        卫潜听到门响醒过来,问说,“我睡了多久?”

        “才两个小时。”阎安然端着鸡汤坐在床边,“念念买的鸡,给你补补,快趁热喝。”

        卫潜伸手去接碗,“我自己来。”

        他手臂挨了棍子,虽然没伤到骨头却也肿了起来,此时一动,顿时忍不住呲牙。

        “还是我来吧。”阎安然用勺子舀了鸡汤送到卫潜嘴边。

        卫潜忙张嘴喝下去,抬头见阎安然微微低着头,眉目清秀温婉,脸庞红/润,仿佛比以前更娇俏了些。

        他耳根一红,忙甩开这些不该有的心思,窘迫说,“不用勺子,跟个女孩子一样,我手抬不起来,你直接端过来我喝下去。”

        阎安然也觉得两人这样似乎太亲近了,点了点头,将碗直接递过去。

        卫潜咕咚咕咚几口将鸡汤喝完,咧嘴笑说,“真香。”

        “那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好。”

        卫潜一直喝了两碗鸡汤,觉得饱了才躺回去。

        “有事叫我。”阎安然说了一声,转身出了门,待到了院子里,长长吁了口气。

        卫潜毕竟是个男人,她一个离婚过的女人还是避讳一些比较好,转而又想,卫潜是为了她受的伤,她照顾一下本也是应该的。

        阎安然心里有些矛盾,叹了口气,拿着碗去洗,卫潜将她当做妹妹一样,也许是她想的太多了。

        晚上回去,梅小于将卫潜送到家,和卫寅顾晓玲说明了一下情况。

        见自己儿子被打成这样,卫寅自然心疼,却笑说,“没事儿,磕磕碰碰也是常有的事,安然没事就好。”

        “那让卫潜在家休息两天再去上班。”

        卫潜立刻说,“我明天就能去,这点小伤不用养。”

        “还是养两天吧,算账的事情和店里有阎安然,能忙的过来。”梅小于劝说。

        卫寅也说,“听小于的吧,别让他们担心。”

        卫潜只好应声,“那行吧,不过我在家呆不住,最多两天我就去店里上班。”

        “嗯,好好养着。”梅小于嘱咐了一声,才从卫家离开。

        阎安然回去后将事情告诉宁小彤,宁小彤又提着一大堆补品来看望卫潜,千恩万谢的感激卫潜出手相助,让卫家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第二天,阎安然上班回来,宁小彤已经熬好了鸡汤。

        “杀了一只鸡,你给卫潜送去,让人家为咱们担了这么大的事,想想就觉得心里不安。”宁小彤慈和说。

        “是,我这就送去。”

        阎安然抱着宁小彤盛好的保温桶,用袋子装了开车去卫家。

        看到阎安然送鸡汤来,卫家上下都很感激,“不用这么客气,咱们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帮一下本也是应该的。”

        “这是我妈炖的汤,让我送来,我可不敢说不。”阎安然笑了一声,将鸡汤盛出来,先给顾晓玲一碗。

        顾晓玲现在还躺在床上养腿上的伤,照顾不了卫潜,都是卫寅忙里忙外。

        将鸡汤倒出来,阎安然见顾晓玲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主动又抱了脏衣服去院子里洗。

        卫寅忙拦下,“这可使不得,我自己来。”

        “卫叔叔要忙大学的事情,晓玲姨现在躺在床上不方便,我来吧,再说洗几件衣服也累不着。”阎安然抱着衣服往外走。

        卫寅没办法,只好吩咐卫潜说,“赶紧去帮阎安然倒水,晾衣服。”

        “哦。”卫潜应了声,追着阎安然去了。

        卫寅回到屋里,对着顾晓玲笑说,“这安然真不错,手巧,能干。”

        顾晓玲坐在炕上,透过窗户看着院子里正一起洗衣服的两人,点头说,“是啊,阎安然是挺不错的,长的也好。”

        卫寅皱眉,“我看谁都比那个韩钰强。你说咱们当初怎么没想到把安然和卫潜撮合在一起,去闫家提亲,这离的近,知根知底的。”

        顾晓玲瞪了卫寅一眼,“你难道不知说,阎安然以前对段杨泓……”

        卫寅恍然,“是有这么回事。”

        “不过现在段杨泓不华国,和似锦在缅国感情非常好,阎安然又离婚了一次,对梅段杨泓也就没那心思了。”

        “这阎安然也是个可怜人,好在从那狼窝里逃出来了。”

        两人说着话,外边阎安然已经利落的洗上衣服,“卫潜哥,你换下来的衣服呢?拿过来我一起洗了。”

        “不用,我爸会给我洗。”卫潜憨憨说。

        “卫寅忙着大学的工作,还要回家做饭已经很辛苦了,左右我也洗了,干脆一起拿来吧。”阎安然声音清脆的说着。

        说完见卫潜没动,笑说,“干嘛,还和我见外啊。”

        “不是。”卫潜挠了挠头,“那我去拿。”

        很快他抱着几件衣服出来,“你可别累着。”

        “累不着。”阎安然将衣服挑拣着扔进水盆里,突然拿着一件愣了愣,顿时脸色通红。

        卫潜转头看到阎安然手里拿着自己贴身的裤子,也闹了个大红脸,一把抄了过去,羞窘说,“这、这个我自己洗。”

        阎安然脸上烧热,没说话,低头认真洗衣服。

        卫潜更加的羞臊,忙拿着自己的裤子回屋里,他真是糊涂,怎么看也不看一下就把衣服都拿出来了?

        将衣服洗好,晾好,阎安然又将阳台和洗衣服的狼藉收拾干净。

        卫寅出来说,“我做了饭,安然留下吃点吧。”

        “不用。”阎安然轻声一笑,“我妈已经做了饭了,这会肯定正等着我呢,明天我再来。”

        “那行。”卫寅吩咐卫潜,“天黑了,你送阎安然回家。”

        “知道。”卫潜轻快应声。

        天的确晚了,开车路过的佳佳户户烧火做饭,炊烟袅袅,一阵阵饭香飘散在暮色之中,让这个京市更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两人开着车往闫家走,谁也没说话,卫潜几次想开口,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阎安然抱着保温杯回头说,“我要到家了,你回去吧。”

        卫潜愣怔点头,“那你小心些,代我谢谢宁姨。”

        “嗯。”阎安然抿笑点头。

        卫潜也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阎安然一直站在那,看着卫潜的身影渐渐混入暮色中看不到了,才转身回家。

        卫潜在家呆了两天,胳膊已经消/肿,额头上的伤口也结痂了,迫不及待的回到店里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