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五章:冰封的记忆

第五百五十五章:冰封的记忆

        时间回到那个雨季。

        “你们月家,大陆上,应该没有这个姓氏吧。”小雨淅淅沥沥,战国重淡淡地看着月见。

        “我记得你们一家是南宫分家血脉,只是后来独立了出去开创了月姓。”战国重喃喃道。

        “老朽说的没错吧。”战国重语气很是平淡。

        “没错,我确实和南宫家有血缘关系。”月见也没隐藏。

        “那既然是这样,你可知道南宫家嫡系血脉世世代代只传承一个领域,且他们可以破天荒的供奉另一个神明。”战国重接过话来。

        “你说的是月神,那是南宫家祖辈下来世世代代守护的玩意。”月见淡淡道。

        “老头,你问这些做什么?”月见忽然冷声质问。

        “哎呀,这不是招揽你当我麾下医疗队的队长吗?在此之前不得先问问身世。”战国重语气和蔼笑着说道

        中毒已深且浑身是伤的月见瞥了一眼战国重。

        “加入你们?”月见以不屑与嘲笑的语气说道,“你们不过是那个家伙的另一体狗罢了。”

        “这话是何意?”战国重站在原地淡淡问道。

        “何意?!别这么见外了,天隐和你们灭魂局归属权都攥在那个家伙手中。”

        “敢问,那个家伙是何方神圣?”战国重语气缓和且平静。

        “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但我还是会告诉你。”

        “神。”

        “唔...是这样啊。”战国重捋了捋胡须,“那在你眼里神是什么样的存在?”

        “哼。”濒死的月见冷笑一声道,“你究竟想怎样?一上来就问东问西的,我可以回答你,反正都要死,但慢慢死也比被天隐的人杀死强。”

        “你听好了老头子,所谓你们人人供奉赞美的神明,在我这里狗屁不是,说他是坨屎都糟践屎!”月见的本意就是这样,但她刻意把话说的难听,她已经不想再听眼前这个老头唠叨了。

        就让自己好好死去吧。

        一瞬之间,一股强灵压从战国重身上释放出来。

        瞬间天空开始形成圆形屏障,眨眼功夫,一个半径五十米的绿色半透明灵压护罩早已将二人包裹在内。

        “放肆!”护罩之内战国重忽然大声呵斥道。

        “老朽乃是中央灭魂总局局长,灭魂师之长,我等灭魂师是被神选中的使者,尔等狂妄之辈竟然如此大胆,敢在我之面前嘤嘤狂吠侮辱神明!”

        战国重的声音,充满着杀气。

        这是一个常识,在里世界,侮辱神明,是大不敬,严重的,可以杀。

        更别提月见竟然当着灭魂总局总局长的面亲自侮辱神明。

        看见战国重恼火的样子,明知自己生命快要化作荒芜的月见虚弱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然后又向右侧看了看自己那把倒在地上的野太刀。

        月见生性好斗,她和路怀慈很像,却又不一样,路怀慈嗜杀,月见嗜斗,只不过由于月见太强且她眼里从未有过旁人,一旦开始战斗,那将不死不休,开启领域,领域瞬间蔓延,完全不顾及小镇还有其他人。

        月见是一个好战者,她热衷于与强者战斗,在战斗中不断提升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月见能够获得“杀神”这么个称号。

        此时,虚弱的月见眼神忽然变得凌厉,实在难以想象,已经极度虚弱的她竟然瞬间捡起自己的长刀,挥刀就砍向战国重。

        因为知道自己要死了,月见就把全身最后的力气爆发出来了,死也要死个痛快!

        面对着飞驰而来的长刃,战国重没有丝毫行动,他就是静静站在那里。

        而当那长刃即将斩向自己咽喉之时,老局长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轻松捏住其刀刃。

        月见震惊了。

        她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

        月见不是一个骄傲的人,但自己被人们称作“杀神”也不是浪得虚名。

        要不是被那几个赏金猎人暗算,自己今天就有可能徒手撕了耶路撒冷。

        而当战国重仅用双指将自己的长刃拦下时,月见内心产生了第一个疑问:“天隐不是大陆最强吗?”

        战国重可没有给予月见太多思考时间,他双指捏住刀刃猛地一甩,月见直接被砸飞出去,她的身躯狠狠砸在一堵石墙之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顿时,一口鲜血吐出,也不知是战国甩飞自己造成的还是先前战斗造成的,此时的月见意识已经模糊。

        她只感觉乏力,眼皮变得很重很重。

        这时的她,七窍突然淌出鲜血。

        是先前的毒针发作了。

        月见中毒至深,因为那两个赏金猎人知道朗基努斯不好对付,所以他们不惜花重金也要在黑市上买来某种植物的剧毒。

        就这样,在前后两波重伤加深度中毒的情况下,月见渐渐闭上了双眼。

        而总局长战国重则是在看了一眼昏死的月见后便在她身旁一边找了一块石头鱼坐了下来。

        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接触他所释放的绿色灵压护罩。

        朗基努斯?月见?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五个小时过去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整。

        坐在石头上的战国重却不骄不躁。

        忽然,一丝异样灵压传来,月见缓缓睁开了双眼。

        战国重见此场景,终于长舒一口气。

        说没有焦急是假的,但战国重早已老练,静心等待,才能出好的结果。

        月见缓缓从废墟中爬起,她身上的伤势与所中之毒竟然全部消失了!

        而月见本人似乎并不意外?!

        只见她缓缓走向战国重。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月见的声音似乎像是失了魂,犹如同三观被击碎后的迷茫。

        战国重并未看向月见只是低头暗自答道:“千真万确。”

        只听扑通一声,月见双膝跪在战斗的废墟之上,她双手抱拳。

        “在下月见,愿为总局长大人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

        而这时,在叫谷中央的战国重也眯着眼睛回忆起什么。

        “开启他们要比开启领域还要难。”

        “他们散落在民间各处。”

        “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形式。”

        “想要发掘很难,但一旦抓住就死不要放过。”

        “如何觉醒?哈哈,你问我如何觉醒?”

        “听好了战国,想让这类人达到觉醒的办法必须经过三个过程,这三个过程缺一不可,哪怕一个环没有衔上,就会功败垂成。”

        “记好了,这三个过程分别是:

        由敌人将其逼到将死

        能理解世界的演变

        以及有反抗的觉悟。”

        .......

        大殿之内,一头雾水的黎阳左顾右盼,他焦急地原地跺脚,看样子眼前这尊大神暂时不打算放自己回去,而自己的肉体又没有死去,那怎么办?!

        “小子,你....真的那么渴望回去战斗吗?”台上,金发男子呢喃着说道。

        “当然!我可是灭魂师!我的敌人是噬魂!消灭它们是我们的天职!”黎阳义正言辞道。

        “天职!?”金发男子以极其挑衅的语气问道:“谁给你的天职?!”

        “那还用问吗?我可是灭魂师!一队的队长!我不能倒下,决不能!”

        “灭魂师是吗?黎阳,灭魂师是谁的部下?”金发男子淡淡问道。

        黎阳一愣。

        “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不,我能来到这里就证明他一定对我有所了解。”

        黎阳内心分析着随即说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总局长的部下!”

        “总局长?战国重吗?”金发男人轻声细语,云淡风轻。

        “您连我们总局长都知道?!”黎阳顿时震惊。

        “黎阳,你搞错了,我的问题是,灭魂师是谁的部下,战国重难道他本质不也是一名灭魂师吗?”金发男子玩味的眼神打量起黎阳。

        “灭魂师是谁的部下?!”黎阳心头一惊。

        自古以来,灭魂师就以斩杀噬魂为其天职,灭魂师都归总局长管理,无论是万年前的南天神龙还是现任执掌灭魂局五千年之久的战国重,所有的灭魂师都是局长的部下啊。

        南天神龙....等等!?

        想到这里,黎阳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抬头正视着石椅上的金发男人,片刻后问道:“您的意思是追根溯源?”

        “当然。”金发男子直截了当。

        “那要按您这么说,灭魂师,是神的部下。”黎阳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神明吗?”金发男子依靠在石椅上右手卷起自己的一缕金发,玩味的眼光看向一本正经的黎阳。

        “黎阳,你可知我是何人?”金发男子发问。

        “说实话,恕我愚笨,到现在,我也没能摸清楚这里是哪,我是个战斗派,要是论作战的谋略还是有那么一些,可这种猜谜式的问题,实在抱歉,我确实还没能搞懂。”黎阳很实成,他说的确实是这样。

        在战斗上他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年仅十五岁就胜任队长一职,而后的八百年间竟然未曾出现过一丝意外。

        但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全才”,黎阳的智慧只擅长战斗,不擅长人心。

        “唉...”金发男子捂着额头一脸黑线似乎对黎阳的表现很不满意。

        这家伙是怎么当上一队队长的??

        “黎阳,你刚才爬起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吧,我这座宫殿没有穹顶,那么现在你向上看去,你觉得天空之中缺了些什么?”

        黎阳不解,他抬头仰望天空,湛蓝色的天空被朵朵白云点缀着,光是欣赏就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但是,缺少什么?

        能缺少什么呢?

        这大白天的,天空能缺少什么?

        正在苦思冥想之际,黎阳不经意间瞥向环绕着宫殿的十二根石柱。

        !

        黎阳震惊,那洁白的大理石柱其柱身雕刻着,雕刻着与自己后身一模一样的图案,太阳!

        每一根石柱都雕刻着祥云与那神圣的太阳。

        对!黎阳终于反应过来,天空之中,缺少太阳!!!

        可是,可是如果天空没有太阳,那么此时为何会是晴空??!

        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黎阳脑海之中,他勉强咽了口唾沫。

        “敢问,阁下,是?”黎阳瞬间变得毕恭毕敬地问着。

        “终于反应过来了,小子,记好了,我的名字,叫赫利俄斯。”金发男子高傲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赫利俄斯?!黎阳震惊到语塞,阿波罗的传说他是听过的,只不过那是属于现世的文化传说,自己胜任队长八百年了,怎么可能对现世的文化一点也不了解。

        赫利俄斯是现世,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奥林匹斯神祇,是象征着至高无上的太阳的神祇,是被人们顶礼膜拜的-太阳神!

        传说他每日乘着四匹火马所拉的日辇在天空中驰骋,从东至西,晨出晚没,令光明普照世界。

        赫利俄斯....

        一滴冷汗划落,眼前之人竟自称是太阳神。

        这一切都颠覆了黎阳的认知。

        在里世界能称神的只有一个,且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万物的神明!

        那此时,此时这个号称太阳神的家伙,又是什么来历?!

        “黎阳,不用怀疑,我的的确确是太阳神,如假包换,只不过那是在多少个世纪以前的事了。”

        “如今的我,也只剩下这一缕残魂。”说到这里,赫利俄斯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自嘲。

        “神也好,人也好,终究还是无法融入,无法相互理解,不理解,就会产生战争,产生战争就会有巨大的死亡。”

        “哈哈。”赫利俄斯捂着额头自嘲地笑着,“真是讽刺。”

        而黎阳则默默地站在一旁听着赫利俄斯的倾诉。

        黎阳此时扔在分析,分析着眼前的状况。

        但这绝不是他一个灭魂师能够触摸的。

        所以无论怎么想,结果都会是无解。

        “黎阳,我知道你有太多疑问,但其实我们很早便相识。”

        “您是指我身上的太阳胎记?”黎阳瞬间反应。

        “是的。”

        “可,我们认识了又如何,伟大的太阳神,您可以放回我的意识吗?”黎阳始终都在执着要回到战场。

        “愚蠢!”赫利俄斯冷声呵斥道,“你就不会动脑子想想吗?没有我,你早就死了。”

        “可可...可...那您的意思是什么?即便您放我回去我也会死,对吗?”

        “不错,你现在的实力是打不过那个六只翅膀的诡异家伙的。”

        “可...可就算打不过,我也要战死,战士的终结是在战场而不是在梦乡!”

        “哼,梦乡?你把我这里理解成梦乡了吗?”

        “那么倘若我说,我可以赋予你力量呢?”赫利俄斯忽然语气狐疑,充满着试探。

        黎阳看向赫利俄斯,他也在思考他的事,是的,如若真如赫利俄斯所说,自己没有他早就死了,那么说不定对方真的有力量!

        仅过片刻,“您真的能赋予我力量吗?”黎阳很是沉重地问道。

        “当然!但前提,你必须通过我的试炼。”赫利俄斯说道。

        “试炼?!”

        “天底下难道有白吃的午餐?”赫利俄斯反问道。

        “那是什么样的试炼?”

        “看清世界的本质”

        “世界的本质?!”黎阳疑惑。

        “嗯,其实也没有那么高大上,很简单地讲,就是了解这颗星球究竟发生过什么,也就是,我的记忆。”赫利俄斯道。

        “您的记忆?”

        “是的,我的记忆,我是神,我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大量的记忆输送到你的脑子里。”

        “但相对的,这些记忆是有风险的,第一你的脑子必须有能力足够支撑这庞大的记忆,第二,当你真正了解了知晓了这部分记忆之后,你的三观可能会被击碎,彻底击碎,甚至土崩瓦解。”

        “且不仅仅如此,如果你接受不了记忆,接受不了真相,你可能会失去一切动力,甚至会,自杀。”

        “接受记忆代表着你的一切都将崩塌,成为虚无。”

        “即便是这样,你也愿意我传你这段记忆吗?它过于庞大,时间跨度以世纪为单位。”

        听着赫利俄斯的解说,黎阳不由得吞咽其口水。

        他口中的记忆究竟是什么?

        所谓的真相又是什么?

        自己一旦知晓甚至会自杀?

        但黎阳与仅仅是想了不到一分钟便大步上前,他半跪于太阳神的神座之前。

        “我尊敬的太阳神,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但问无法。”赫利俄斯眯起眼睛看着半跪着的黎阳。

        “您赐予我的力量,是否可以击败吉尔伽美什?”

        “当然,这一点,我向你保证。”

        “那么我愿意!”黎阳一口坚定答道。

        “很好!我没有看错人!”赫利俄斯似乎松了口气。

        只见他缓缓伸出右手,按抚在黎阳的头颅之上。

        一瞬之间,绿色的光明从其掌心迸发,那诡异的绿光源源不断地进入黎阳的大脑。

        这个过程持续了整整十分钟。

        而当把所有记忆都传入黎阳大脑之后,赫利俄斯缓缓收回了右手,与之消失的还有那绿色的光芒。

        而此时的黎阳,则陷入了双目失神的状态。

        赫利俄斯知道,他这是彻底陷入记忆深海了。

        黎阳将以完全看不见的第三者,观察者的姿态去观察这些记忆。

        然而一次性将几个世纪的记忆灌输到这个少年体内,(对于存在几个世纪的赫利俄斯来说,黎阳确实是少年。)

        接受如此庞大的记忆工作量如同电脑的硬盘瞬间被塞满,电源瞬间高负荷,严重点会爆炸,严重点,人会死。

        赫利俄斯收回右手就在观察着黎阳,这小子多久能出来?一小时?两小时?

        “真是的,我还得替你作战。”赫利俄斯笑着抱怨着说。

        “不!”

        “不用。”

        声音从台下传来。

        是黎阳!

        此时赫利俄斯震惊了,惊讶到哑口无言。

        五分钟!尽管黎阳满头大汗,尽是虚脱之相,但他竟然活着挺过了,而且才用了五分钟!!!

        “你究竟是什么来路?”赫利俄斯内心暗自苦笑。

        “你给我的记忆,都是真的吗?”大殿中,黎阳满头大汗,甚至汗水都浸湿了地板。

        他可怕地喘着气。

        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