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欢迎来到充满无限欲望的轮回乐园在线阅读 - 乐园篇☆二章☆轮回的乐园☆死亡之规则(衔接)

乐园篇☆二章☆轮回的乐园☆死亡之规则(衔接)

        ?

        与此同时,同一个地点,但不同一个位置。

        “喂,快起来,危险啊!他们朝这边过来了....!!”

        眼见这群地痞流氓就要冲到他们身边,女孩却因为害怕到双腿发软而站不起来。

        完全来不及躲开的她,选择了紧闭双眼,双臂挡住脸部,等待死亡的降临。

        眼角处有着因为恐惧死亡而落下的泪珠。

        “危险!”

        紧接着耳边传来了男孩白起的呐喊声,她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

        然后见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

        女孩只见男孩白起冲到了自己身前,一把抓住了双手握住水果刀向自己迎面而来的其中一个地痞流氓的双手手踝处后,再一把将其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用另外一只空闲手的手臂,用力锤在了他的心脏处,将其震到了向后浮空摔去之时,男孩白起踩在了一叠尸体上,借由他们枯萎的肉身,一跃而上。

        瞄准其他几个向自己而来的犯罪者方向,将这一名腾空而起的不良少年踢了下去。

        被踢下去的不良少年,直接将其他几个追上来的人全部撞到在了地面上。

        落地之后的白起,呼的一声,擦了擦额头的汗后,紧张地说道:“呼~差点忘了,我也是个习武之人==,我会武功的。”

        被惊艳到的女孩,瞪大了双眼,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为了保护自己的男孩白起...

        “你,你,你,你,你会,武功??”

        “这个先不要说了,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先,我虽然会武功,但我没有实战过,我不能保证我能够一打几个持凶器的成年人啊。”

        “啊--!!你干什么?”

        “不要说话,也不要在别动了,不然我抱不动你,会妨碍我带着你逃跑的,明白吗?”

        “(脸红不好意思,但却停下了乱动)对不起...谢谢。”

        女孩惊讶的带有些许结巴的疑问话语,音落还没有多久,男孩白起直接转身,来了一个公主抱,将躺在地面上起不来的女孩抱在了怀里,向前方继续跑了出去。

        ?

        此时正躺在地面上的小混混们。

        喊着疼,抱怨着,挣扎着想要起身起身。

        却又让被白起打飞的白痴队友给压住了。

        无法顺利起来。

        最重要的是,他就躺在了他老大的身上不起来就算了,还在自己老大身上破口大骂白起阴险狡诈。

        这可让身上那个人物愤怒不已,想动手打人。

        被压得极其难受的老大,最终忍无可忍,直爆粗口。

        “草,王八蛋,这个家伙既然会武功,还装得那么弱!”

        “你给老子从身上滚下去,压到我了,马勒戈壁。”

        压在其他人身上的小混混,被身下的头目一脚,跟踹皮球一样从身上……

        踹飞了下去。

        小混混“啊”的一声滚落地面。

        “对,对,对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一脸懵逼被踹到地面上的小混混,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站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结结巴巴的对不起,脱口而出。

        只见首领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破口大骂起来。

        小混混们吓得瑟瑟发抖,不敢作声。

        只不过骂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个装得十分文弱的白起。

        “草拟吗,什么玩意,简直了!还给老子装得什么都不会很文弱还爱逞能的样子,结果给老子来了个出其不意的攻击。操蛋!敢耍老子,老子要了你的命!!”

        说着说着,头目紧紧握住了双拳,眼眸中闪烁起了红色杀意。

        一个小混混不经意的抬头,发现了什么。

        用手指,指着天空那个快速坠落的什么东西,大喊道。

        “老大,不好了,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一看,确实有什么东西,好像坠落一般...

        坠落直下。

        “那个是什么东西?看不清耶...”

        “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东西耶...老大。”

        正当,众人纷纷谈论着,这个看不清的东西是什么鬼玩意的时候……

        那个东西已经坠落地面。

        坠落地面之处,小范围碎裂。

        烟尘四起……遮挡住了坠落之物的“真相”。

        直到……

        烟尘散去瞬间,小混混们……

        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纷纷在自搁的心中吐槽了起来。

        女孩...

        是个女孩...

        卧槽?

        从这么高的楼上跳下来?

        既然还没有任何事情....

        好厉害的样子。

        正当头目准备开口说话之时...

        少女抽出了一把黑色长剑,指向了头目。

        冷冷的双眸在加上那冰冷无情的脸,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要冷得让人快要窒息一般。

        首领看着那双闪烁着寒芒一线杀意的少女双眸,咽了咽口水...

        心中想道:“这家伙的眼神...不是一般的眼神,不行!绝对不能够硬上,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为妙。”

        心中想罢。

        首领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开口了。

        “这位女侠,请问你是怎么进来这个游戏的?按道理来说,现在这个游戏战场上应该只剩下我们几个还有那一个女孩跟一个强行插入的男孩才是?为啥你能够进来这个游戏?还一脸冷冰冰的看着我们?用剑指着我们?”

        “我,怎么进来的,跟你没有关系!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你们还有他们!”

        “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们?”

        听到这句话的首领,手心手背以及自搁身体都一同冒起了冷汗,他真的很害怕下一秒那个人头落地的就是自己。

        “无冤无仇?就不能杀你们吗?你们不也跟这些死掉的人,无冤无仇吗?还不是直接把他们杀得一干二净?对不?”

        “.........!!”被一句话堵得死死的首领,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生怕自己在多说一句就多错一句,等会再说错一次,可能就是自己人头落地的下场。

        他只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身后的小混混也因为强大的威压而怯场,躲在了首领的身后,瑟瑟发抖。

        “既然,已经没有话要问,也没有话要说了的话,那么....”

        “就请你们乖乖上路吧!”

        说着说着,少女江流影踮起脚尖。

        摆好了架势。

        准备迎面而上一击制敌之时……

        却被打断了下一步的准备。

        “等等!”

        江流影停下了脚步!

        “什么事?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赶紧说吧!别浪费我时间。”

        该死的,绝对不能在这里跟这个女的,起冲突!肯定干不过!保命要紧!

        快想想办法,用脑子,用脑子,用脑子,不能只是在心里这么说着,想着。

        却啥也不干,啥也不做,绝对不行!快想....!!!

        不然我们真的得死在这个地方了。快想!!

        “既然你能够沟通,那么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哦?你觉得我需要你所谓的交易吗?”

        “这个游戏只要我们赢了,再杀了女孩跟男孩之后,我们就可以获得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那一种,所以只要你跟我们合作,杀了那两个人...我把愿望兑换成现金之后,我们在分你一半,你觉得如何?”

        少女江流影不为所动。

        冷冰冰回绝道:“呵呵呵,不需要,这些世俗间,庸俗透顶到极致的东西,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还不如杀了你们更为让自己心里爽快。”

        该死,不上钩!

        “那要不我们把愿望机会交给你,你自己选择你自己需要什么?”

        “呵呵呵呵,我也不需要!”

        “那你需要什么?”

        这家伙到底要的是什么啊?无欲无求?只想杀人吗?现在跟我们对话完完全全就是在戏耍我们,而且还是那种看心情办事的那种...真难搞,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不对我们动手啊.....好烦啊。

        “这么怕死?却又喜欢杀戮?”江流影看着这几个一开始很牛逼,现在见到自己却很害怕的软脚虾后,哼笑着嘲讽道。

        “你想怎么样,到底?”

        “我只想杀了你们,完成我的试炼而已!”

        试炼?他在说什么?杀戮战场有这个试炼任务?哎呀,不管了,先实话实说看看怎么情况先,在做下一步打算了。

        现在这种情况,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有点意思,既然!你这么怕死,那我给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吧?如何?”

        江流影心中生起了一丝兴趣,她表面上是给机会,实际上就是戏耍他们玩,在江流影眼里,他们只不过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任由自己玩弄的道具罢了。

        “你说!”

        给我们机会?什么机会?她到底要干什么?完全猜不透(想着想着,咽了一下口水,额头那一颗又一颗紧张而又冰冷的汗珠也滑落下来。)

        “你们不是说,你们在追杀你们的目标吗?”

        “是,你想表达什么?”

        “半个小时!”

        “什么半个小时?”

        “在半个小时之内找到你们的目标,并杀了他们,我就放你们一马!如果!你们没有杀了他们,超过时间又或者被他们再次打败的话!那么我杀了你们。当然,我可以协助你们找到他们,驱赶到你们身边,给你们面对面的机会?如何!”

        果然这个家伙,做什么事情都是全靠自己心情。无欲无求。

        根本不听别人说,说话也牛头不对马脚,完全猜不出她在想什么,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过能够不死,有机会解决掉目标,获得奖励后,在想办法逃离游戏世界。回到现实世界。

        这样的话,她就没法找到我们,也没法在现实中轻易对我们下手了。

        先答应她,拖延时间,然后在抓紧时间找到他们,把他们杀了之后再做打算吧。

        避免这个女的心情改变,又直接导致主意改变,到时候又想让我们人头落地就不好了。

        “成交!”

        “那么,我期待你们的好消息!”

        说罢,江流影如同忍者一般跑了起来,在这个乱葬岗般的地方,轻轻点水。飞舞于高楼之上....转势间,江流影便消失在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为了抓紧时间找到目标的他们,快步来到了教学楼内,一个个的寻找起来...

        而此时还躲在教学楼的两人正发生着一件有一件的小问题...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剧情发生。

        ?

        “为什么她又开始发呆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歪头)”心中充满疑惑。

        本不想打扰庭雅儿回忆着什么的白起。

        却因为从远处传来的几个熟悉声音,让他不得不一把将庭雅儿抱在怀里后,趴在了地上。

        从回忆中醒过来的庭雅儿,发现自己早已经躺在了地面上,还被抱起搂在了怀里。

        心跳又再一次加速跳动了起来。

        “........”

        庭雅儿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白起,满脸涨红。

        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白起将目光转向了庭雅儿。

        将一只竖起来的拇指贴在了唇边,发出了轻轻的示意声。

        “嘘......别出声,他们在外面。”

        雅儿瞪大了眼睛,本能的想要叫出声之时,被白起按住了嘴巴。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别出声,不然就被发现了。”

        雅儿连忙点了点头后,白起松开了手。

        两人在这个寂静的房间中,听着外面所传来还不整齐的脚步声。

        一颗又一颗汗珠挂在了太阳穴旁,准备滑落。

        两人呼吸开始急促。

        害怕被发现,发现的话,真的可能就死定了。

        绝对不可以被发现,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

        屋外脚步声杂乱综错。

        一个又一个抱怨的声音,穿透玻璃传入了两人的耳畔中。

        “草,刚才那个小妞子找的男生既然还会武功,真他吗被摆了一道。”

        “大意了,要不是这样子的话,我们早就杀了他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愿望了。”

        “妈了个蛋,这个小妮子跟那个狗东西真能跑。”

        “煮熟的鸭子飞了,真令人不愉快,”

        “老大你说的没错,不过也不能全说是因为那个小子的原因。”

        “对啊,老大,还有那个从天而降,还穿得跟武侠小说里面江湖女侠客打扮一样的女生,阻挡在了我们的面前,浪费了其他时间,我们才没有追上去的。”

        “就是这个女的,对!就是这个女的,要不是他们,我们跟老大都已经追上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女的是谁啊?之前比赛的时候,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比赛玩家啊,为什么突然就凭空进入了这个游戏,按道理来说...这个游戏现在剩余的玩家人数只有我们还有刚才那个小妮子以及那个强行插入进来的狗男孩才是..为什么...”

        “不知道....但是,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是,这个女的绝对不能轻易去招惹,那个眼神不是一般人会有的眼神,那个眼神是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有可能磨练出来的眼神。且这双冰冷而又随时充满杀意带有威压的血色之瞳双眸,也代表了她杀人无数,已经到了一种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甚至可以说是玩具的程度。”

        “那不就跟我们一样吗?”

        “不,不一样。”

        “老大?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的杀戮来源于自己的欲望,而她的杀戮气场完全不是为了欲望,而是无欲无求,想杀还是不杀都是看心情的那种....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不过....”

        “不过什么?老大。”

        “不过她的这双眼睛,我总感觉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悲伤感....不知道为啥...感觉他跟我以前很像....”

        “老大,你在开玩笑吧....”

        “哎呀,不管了,烦死了,关我什么事情,我们现在的主要目的只有一个,抓住他们,然后杀了他们,实现我们彼此的愿望即可。”

        “是!!老大!!”

        一群小的,应答了头目的话语之后,便跟自己老大一起消失在了教室外的走廊之上....

        ?

        走廊外的脚步声与聊天声,完全消失之后....

        庭雅儿看了看白起,轻声问道:“他们走了....对吧!”

        “走了,应该,也没有听到脚步声,也再也没有说话声了,”

        “那可以起来了吗?”

        “好,不好意思,多有得罪,请见谅,实属情况紧迫..”

        “(脸红低下头,娇羞且小声的回应道)没事.....”

        白起从庭雅儿身上起来之后,又再一次坐到了庭雅儿的对面,看着庭雅儿。

        “那个.....”

        “怎么了?”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庭雅儿。”

        “亭亭玉立,温文尔雅,着实是个好名字!”

        “谢谢。”

        “不客气,我叫白起。请多指教。”

        “嗯,白起哥哥谢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早就死了。”

        “这个没事,这个客套的话语就不必在多说下去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结束这个游戏,而这个游戏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必须要完全了解,才知道如何去结束这把游戏获得胜利,让我们两个有机会全身而退!这点你应该懂吧?庭雅儿小姐!”

        “嗯嗯,我知道的。”

        “那么现在开始,可不可以一五一十的将所有一切告知于我?庭雅儿小姐!”

        “嗯,好的,没问题!”

        “那么开始吧!”

        “嗯嗯....”

        于是,一场关于死亡游戏的规则解说,从这一刻开始......

        敲响了开场白的前奏曲.....

        ?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