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欢迎来到充满无限欲望的轮回乐园在线阅读 - 入世篇☆一章☆少年与少女☆噩梦的开端(后篇)

入世篇☆一章☆少年与少女☆噩梦的开端(后篇)

        ?

        柳梦璃,新历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号凌晨一点二十五分三十六秒的时候出生的。

        现在属于高科技时代,所以即便是这种芝麻大点的小事,父母也是可以主动要求医生帮自己用仪器记录下诞下孩子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完全可以精确到年月日时秒分,甚至更多。

        但由于秒后面的单位比较长也比较不方便,所以一般来说。

        医生都会自动设定一个机制,秒单位之后的算法,采用四舍五入后忽略来计算。

        所以柳梦璃的出生年月日。

        被机器准确的定在了新历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号凌晨一点二十五分三十六秒的时候。

        刚出生那会,父母是十分疼爱这个孩子的,并给这个孩子取名为--(柳梦璃),

        梦璃的家父姓柳。

        所以,柳梦璃肯定也随自己的爹爹姓。

        而之所以唤做梦璃,是因为梦璃的父母希望他们的女儿像他们给梦璃取的这个名字的字里行间意思含义一样,正真健康快乐的成长下去。

        「梦璃」:将梦与璃分开来的各自意思就是做梦与光洁如玉的什么东西。通常这个璃字是用作玻璃或者琉璃,但在这个名字中并不是这个意思,它与梦二字所结合成的词语「梦璃」意思正是她父母所期望的意思。

        意思就是,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自己孩子的梦想,美梦以及梦幻都要像洁白如玉的琉璃一般....

        让人生一直充满闪闪耀眼的光芒。不会有任何黑暗与痛苦。

        他们夫妻二人从孩子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只有这一个愿望。

        他们不求别的,只求自己的孩子一生平安。

        是啊,哪个父母不是真的为了自己的孩子这么着想的呢?可能会有真的不理解孩子,将自认为好的一切强行加给孩子后,伤害到孩子给他留下深深的阴影,也有孩子会因为父母的压力亦或者心理问题而受到攻击又或者言语辱骂,使得人生光明被黑暗吞噬,整个人大变。

        这也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柳梦璃的父母,并没有这一方面的问题。

        他们从一开始的目的就真的只有这么一个,也十分尊重自己的孩子。深爱着自己的孩子。

        柳梦璃才能在出生到上初中之前那会都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与呵护。

        那个时候的她,真的无时不刻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父母正在用自己的双臂为自己遮风挡雨。

        让她能够茁壮成长,即便是小小的梦璃,也能感受到着源源不断涌入身体的温暖。

        不过,这也仅仅是在读初一之前的事情。

        在上初一开始,柳梦璃的父母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柳梦璃的父母开始越来越奇怪。

        甚至动不动吵架打架,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什么怪罪于对方的话。

        一开始柳梦璃的哭喊与劝阻都还是会让父母克制。

        直到上了初二开始,父母就变本加厉,即便是柳梦璃上前阻止。

        也会被受到他们的攻击,身上的伤痕与手上的伤痕就成了柳梦璃自卑的开端。

        她的人生在初二那会就跌入了深渊低谷。

        她至今为止都记得父母那个时候吵架打架时候的样子,就像魑魅魍魉般可怕。

        还有一次次的劝阻中,父母像吸了什么奇怪的药物后变得癫狂那般,向自己展现着狰狞而又恐怖的脸颊。

        那干巴巴的嘴唇动起来的同时,奇怪而又可怕的魔音便会传入耳畔。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她都依然记得父母一天又一天吵架之时所怪罪对方所说出的奇怪的话。

        如下:

        “如果刚才那一把游戏,你听我的话,不要那么冲动就不会输的那么惨,也不会因此输掉我们身上的一件东西。”

        “听你的?呵呵,那只会输的更惨,要不是为了梦璃更好地生活,我才不愿意跟你进入这个什么破玩意游戏里面去赌一把,只要你不带上我,我也不至于跟你变成这样还连累我们的女儿梦璃。”

        “想死是吗?一个女人,就应该什么都听丈夫的话,没有权利反抗自己的丈夫,这才是老祖宗们留下来的规矩!”

        “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老祖宗,我们都已经改朝换代多少年了,比你们男人强的不知道多了去,要是知道你这么废物,我就应该在生下孩子后,跟你离婚去买个高级男机器人过一生,反正都没啥区别,也可以满足我日常生活方面的各种需要,好过你这种无能狂怒的废物,要不是因为女儿,我早就不想理你了。”

        “呵呵,敢骂我?找死!”

        接着两个人就扭打起来,各种摔东西,打对方巴掌,还拿椅子,茶杯什么的砸向对方。

        梦璃不知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全部都变了。

        曾经那么恩爱的两人,却经过一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神秘夜晚后,便变成了如此模样。

        仿佛一夜之间被死神抽走了夫妻情谊那般,但这种天方夜谭之事,估计也只有小说,电视剧,动漫里面才有吧?所以柳梦璃也直接废除了这个想法。

        再到后来,柳梦璃的父母对自己呵护与爱意,也在下一个夜晚中一同消去。

        连之前还十分爱护自己的妈妈,也还是在女儿劝阻自己的时候,像个猛兽一样扑向自己。

        对自己动手。

        父亲也没有阻止,而是加入进来,两个一起打。

        梦璃的伤也就因此出现了。

        直到初三那年,她的父母直接变成了精神病人一样,稳定的时候稳定。

        不稳定的时候,真的是经常打架,甚至还会拿刀。

        街坊领居都十分不安。也因此报警过好几次。

        只可是这种属于家庭斗殴,只能谈话,无法怎么去抓捕。

        也因为她的父母并没有伤害自己家人以外之人。

        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他们夫妻二人。

        中途警察一直想要带走孩子,但梦璃依旧选择了留下来。

        直到上了初三,发现已经无力回天的她,彻底崩溃。

        堕入了更加黑暗的深渊之中。

        她不爱笑了,也不爱说话了,甚至也开始自残,还受到学校的不良少年欺负。

        一直没有人出来帮忙。

        直到白起转校而入的第一天开始。

        白起便向她曾经的父母那般,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保护这个根本与自己完全不认识,且十分陌生的自己。

        哪怕他们要群殴梦璃。

        白起也会用肉身阻挡在他们身前。

        也因此,入校那一天起,白起便进了医院一个月。

        只不过也正因为这一次的举动,让一个堕入黑暗的少女,又一次感受到了光明的存在。

        她在那一刻,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心跳在加速。

        她知道他爱上了这个跟自己以前的父母一样,毫无缘由保护自己的白起。

        也从那一刻开始,她变得开朗起来。而整个世界也因此被这个阻挡自己身前保护自己,像个璀璨耀眼的宝石一般,闪闪发光驱散自己黑暗的白起全部霸占。

        从这一刻起,白起便成了梦璃唯一的希望,也成了梦璃整个世界唯一驱散黑暗的太阳。

        在那之后,梦璃开始坚强,开始学会保护自己。

        也跟白起一起悄悄在外面跑步锻炼自己,强化自己。

        梦璃也因为这件事情与白起关系越来越好,甚至连白起的家都得到了自由进出的权利。

        两人如同亲兄妹一般时时刻刻都待在了一起。

        也在夕阳下承诺成为兄妹的两人,哥哥做出了表率,送给了她一块手表。

        她爱护至今。

        两人也最终用了一年的时间,他与她学会了武功。

        毕业那天,两人像是一家人一般,也像是亲哥哥对待亲妹妹那般。

        在毕业离校那天时,白起用那温暖的手,牵着自己的妹妹离开了学校....

        ?

        而如今新历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便是他们毕业之后,迎来的新一年的第一天。

        少女柳梦璃的前来也并不是一个意外。

        他们关系好开始,基本妹妹梦璃就会天天早中晚固定时间过来陪自己的哥哥白起。

        然后给白起做饭吃,甚至连家务活都会干了。

        因为白起的父母常年不在家,除了会寄很多很多钱回来之外,基本人都不会回来。

        按照白起对梦璃所讲解的话来说,白起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

        跟自己父母见面的次数大概一只手就能算清楚。

        四次,就只有四次。

        而其他时候基本回来的不是父母,都只是巨额零花钱罢了。

        所以,得知这一点的妹妹柳梦璃,觉得哥哥白起跟自己的遭遇也有些感同身受。

        这才天天过来给白起哥哥洗衣做饭。

        梦璃也为此感到幸福高兴。

        因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跟白起才是一家人。

        才像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为此才会出现经常幻想自己跟白起接吻,成为夫妻,成为房子主人的故事。

        也为此才会因为门把手机器声解锁成功后的那句「欢迎回家,我的主人。」

        而感到高兴与幸福。

        ?

        而正如今因为幻想过度而再一次瘫软坐在地面上的柳梦璃。

        也终于恢复了平静。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打起精神后,一边开始着手准备早晨的事情。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着跟自己哥哥白起在毕业结束后没几天所约好在今天一月一号之时的约定。

        她道:“时间也不早了,赶紧给白起哥哥做饭吧,不然他醒了都可能还没有饭吃,等会还要误了去面试打工的事情,从今天起!我柳梦璃跟白起哥哥的生活费以及学费,都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赚。”

        说罢,她心中燃起了熊熊斗志。

        已经忘记自己手中拿着两把菜刀的她,高高举起后,为自己打气加油道:“柳梦璃,你行的!加油!加油!加油!”

        ?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