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三生梦归处在线阅读 - 009.灵武堂问责

009.灵武堂问责

        明清许为明清柔如此维护自己而感动,担心明清柔之下,她根本没时间好好留意明清宗是个什么样子。

        小半个时辰后,明清许和月白停在了一处威严肃穆,端方沉寂的三层楼院前。

        院门大开,门口还站着数十个立岗的护卫,全是清一色强壮高大的男人。

        他们见到月白和明清许,顿时就愣住了。

        月白经常陪同明清柔出入,是明清柔有意培养的人,他们当然认识,可……可月白身边那个女娃子又是谁?

        月白落后明清许半步,跟着她往前去。

        为首的护卫立即挡住了她们,皱眉道:“月姑娘,现下长老们和代宗主正在商量要事,等闲人不得入内。”

        代宗主,指的便是明清柔。

        月白面色一冷。

        正要发作,明清许已经拦住了她。

        她不解的看向明清许。

        还没等问,灵武堂内突然传出一声暴喝:“明清柔,你别不识好歹!今日我等是看在老宗主的面上才给你几分颜面,若你再不领情,哼,别怪我等动手了!”

        月白神情顿时变了。

        明清许微微眯起眼。

        旋即,她听到明清柔隐忍的话语:“三长老,清许是姐姐亲自定下的宗门继承人,又过了父亲的认可,她便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宗主,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声音温柔又带着些不容置疑的坚决。

        明清柔的话刚落,灵武堂内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魂力波动,震荡四方。

        门口一众护卫面色发白。

        月白也很不好受,一个趔趄差点跪倒在地,面白如纸。

        她到底没跪下。

        明清许一手扶住了她。

        不知为何,这来自魂师强者的威压对明清许一点用都没有。

        月白惊慌之下注意不到,抓着明清许的手道:“小姐,小姨危险,她才刚过七十级,五位长老里却有三位封号斗罗!”

        明清许一惊。

        看来是她估算错了明清宗的实力。

        要知道即便是三大上宗门之一的七宝琉璃宗也只有骨斗罗和剑斗罗两位,明清宗却已有三位斗罗。

        这还不算老宗主。

        之前,还有明清翎。

        那些护卫在威压之下,站都站不稳,更别提拦住明清许和月白。

        他们见明清许竟毫无动容,满目骇然。

        明清许想了想,道:“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她松开月白,迈步稳稳的往前走,在护卫们惊骇和月白担忧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走进正门,就能看到数十米之外的大堂中,六人之间已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五位长老分坐两旁,都是上了年纪白发苍苍的老者。明清柔身着锦衣华服坐在正位上,气势却被长老们压的死死的,在斗罗威压下,她只能勉力坐好,面色发白,额间满是冷汗。

        长老们不屑的看着明清柔,眼神里尽是轻视。

        若不是明清柔身份上高过他们,他们早就直接动手了。

        而明清柔就算还坐在那里,也露出了狼狈。

        这令她十分屈辱,咬牙终于将那句话说出了口道:“你们,是要造反吗?”

        左边第一位坐着的便是大长老,他冷笑道:“什么造反?老夫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他对面的二长老紧接着道:“明清柔,我们敬你乃是老宗主之女,故不愿为难你。如今老宗主避世,宗内只余我们几人主持大局,宗主继承这般天大的事,容不得你一人一意孤行!”

        一向与明清柔唱反调的四长老笑呵呵道:“代宗主,你何必呢?本宗宗主向来是能者居之,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孽种,有什么资格成为宗主继承人?”

        “代宗主,您还是尽快和我们达成共识最好,省的吃些苦头。”

        明清柔怒道:“什么孽种!清许是姐姐的亲生骨肉,是父亲颔首认同的继承人,她不是孽种!”

        大长老顿时冷脸道:“一个有外人血脉的孽种,不是孽种又是什么?”

        “你再说一句试试?”

        冷彻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

        大堂内六人具是一怔,纷纷看了过去。

        就见明清许在不远处,面色淡然,目光如炬,眼风利的似刀,脚下迈着沉稳的步子,负手而来。

        六人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明清柔浑身一震,“清许你……你醒了?”

        明清许不疾不徐的走近,停了下,淡淡的目光扫过五位震惊的长老,才继续往明清柔走去。

        明清柔看见明清许激动不已,连忙站起来就要往明清许走去。

        结果斗罗威压还在,明清柔心神震荡之际失了抵挡,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明清许连忙几步靠近扶住明清柔。

        但身高不够,只能勉强撑住她。

        四长老失声道:“斗罗级的威压对她没有用吗?”

        这话一出,气氛陡然一凝,六双惊骇的目光聚集到明清许身上,包括明清柔。

        明清柔深知斗罗强者的强大,更是震惊。

        明清许没理他们,扶着怔怔的明清柔回到主位上坐下,这才缓缓转过身来,凌厉的眼神睨着他们。

        口微张,吐出一句极尽强势的话语:“怎么?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在代宗主的面前释放强者威压威胁?”

        五位长老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

        这种话由一个小娃娃说出来,真是古怪的很。

        可偏偏,他们对上明清许的眼神时,再听到她的语气,又不由自主的生出头皮发麻之感。

        这感觉当真可笑。

        明清许眯起眼:“还不收回?”

        五位长老面面相觑。

        最后是大长老淡然一笑:“也罢,省的传出去让人家以为我等恃强凌弱。”

        其余人这才收回威压。

        这令明清柔的脸色又难看几分。

        大门外月白冲了进来:“小姐,你们怎么样?”

        她看清楚堂内的情况,立马停了下来。

        很多时候,月白在某些事情上一向机灵。她抿唇快步到明清许身边,站在她和明清柔身后充当背景板,警惕的望着五位长老。

        四长老嗤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小姐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月白称呼明清许为小姐,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四长老也这么叫,却是明晃晃的嘲笑了。

        明清许无所谓的转过身去,在另一个主位上稳稳坐下。

        内心呵呵笑。

        我一个穿越人士,行走的金手指,岂会被你们在拿腔作势上压倒?

        明清许慢条斯理道:“在开始前,我先问一句,之前送我回来的那两位,是谁的手下?”

        长老们没说话。

        明清柔怔了下,压低声音道:“清许,那是你外公的人。”

        声音虽低,但长老们都是强者,都能听清楚。

        明清许哦了一声,那就是自己人了。

        行吧,这笔账暂且先不提。

        她挺直了腰背,漫不经心的看了一圈五位长老,淡淡道:“听说你们对我有意见,认为我不配做继承人?”

        长老们愣了下。

        这明晃晃的挑白,真是……

        四长老嗤笑道:“是又如何?我明清宗,还轮不到一个孽种来做宗主!”

        “你!”明清柔怒视。

        明清许按住明清柔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随后,她才看向五位长老,抬了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道:“行,你们有意见,这是你们的权利,我没法说什么。不过,有意见就要解决,不然,憋在心里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