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三生梦归处在线阅读 - 008.明清许醒了

008.明清许醒了

        而明清许被带回明清宗经历的那些,正是老宗主在为她举行觉醒仪式,唤醒体内嫡系血脉,易经洗髓,碎骨重组,提高身体各方面能力,这容易在武魂觉醒时,觉醒相对偏明清宗本体武魂的强大武魂。

        第一个月,明清许体内全身上下的骨骼终于恢复好。

        第二个月,明清许的四经八脉终于相通,通体舒畅,宛若重生。

        第三个月,明清许对身体的控制有所恢复,终于能够感受到四肢百骸的生机与自身强大的生命力。

        第四个月,明清许觉得自己的大脑之内似乎有了种奇特的变化。

        第五个月,明清许全身泛起瘙痒,像是来自血肉骨缝间,有什么东西在生长。

        那痒意让明清许几乎痛不欲生,死去活来。

        第六个月,明清许终于睁开了眼。

        坐起身的那一刻,明清许动一下,都会听到骨骼里传来的噼里啪啦清脆的声音。

        浑身轻盈,脑海清明通透。

        抬起手,依然白皙细腻的肌肤下,却似藏着惊天动地的力量。

        这时的明清许已然脱胎换骨。

        她微微眯起眼。

        门边哐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明清许转头去看。

        一个眉清目秀,大约八九岁的女孩子站在门边,双手捂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泪眼朦胧中,清晰可见激动和兴奋。

        心念一转,明清许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她微微一笑:“月姐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小姐!”

        月白情难自禁,哭着朝明清许跑去,扑到明清许身上,紧紧抱住她。

        觉醒仪式觉醒的似乎不只有明清许的血脉,还有深藏在原主灵魂深处留给她,却未曾被她发觉的情感记忆。

        明清许并无不适。

        她抬手回揽住哭的不成样子的月白,安慰道:“现在我没事了,我醒了。”

        月白哭道:“你已经睡了好长时间,我很担心你,小姨也很担心你,我们都怕你醒不来了。”

        明清许心中一暖,放软了声音:“我不是已经醒了,以后不会了。”

        月白连声应道:“对对对,你没事了,以后也绝对不会有事了!”

        明清许任她抱着,听月白一直哭诉,无奈至极。

        月白情绪失控了好一会儿才堪堪控制,她抹抹眼泪,不好意思的望着明清许。

        明清许道:“月姐姐,小姨呢?她可在?”

        月白恍然惊醒,叫道:“小姨还在灵武堂同各位长老议事,她想……”

        像是想到了什么,月白的话戛然而止,紧紧闭上了嘴巴。

        激动过去了,月白才惊觉后怕,如今灵武堂的形势正不大好。

        明清许终于醒来固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也会随之而来一些问题。

        对于这时的明清许来说,绝对算不上是好事。

        明清许敏锐的察觉到月白面上异样的神情,结合她昏迷这段时间以来听到的内容,略略一想,她便想明白了。

        她淡声道:“小姨和几位长老议事,议的是有关我的事吧?”

        “是啊!”月白下意识的点头。点过头才反应过来明清许问的是什么,顿时头皮发麻。

        明清许心下已有决定,道:“月姐姐,烦请你带路,我要去灵武堂。”

        “不行!”月白想也不想就摇头,“小姐你不能去,你刚醒来,身体还没恢复好。”

        “我已经回复好了。”

        明清宗皱眉,反手一掌打向月白。

        经年累月的习惯使月白下意识就想挡回去,迅速抬手拦在身前。又怕伤到明清许,她只敢被动的挡。

        结果出乎月白的意料,一股强大的力道从明清许那边传来。

        月白一时受不住,踉跄着后退几步。

        手臂上传来的麻痛令月白不敢置信的,猛的就看向了明清许。

        “小姐你——!”

        以前小姐是绝对不会逼退她的。更何况她是有魂力在身的。

        明清许用手一撑,动作干脆利落的下了床。

        她一边穿鞋,一边漫不经心道:“长老们不就是想知道我资质如何,有没有资格继承我娘亲的位置吗?既然如此,就随他们的愿好了。”

        明清许面上一派淡然自若,内心却是万马奔腾。

        特么的!

        让你们把我打晕带回来!让你们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给我进行劳什子的觉醒仪式!害我痛苦了那么久,几乎是大半年的时间!

        不报此仇,她就不叫明清许!

        你们不是想要宗主的位置吗?

        呵呵。

        月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激动的脸都红了。

        明清宗内,不管是直系族人还是旁系族人,因从来不与外人通婚,血脉之力是极为强大的。受血脉之力的影响,在猎杀魂兽时,明清宗人就可以选择比同龄人年限要多的魂环吸取。

        举个例子,普通人第一魂环可能只能选取百年魂环,身体承受力绝对超不过千年。可如果在血脉之力的加持下,身体各方面能力都得到升华改善,就能提高身体的承受力,别人吸取二三百年的魂环,明清宗人就能吸取五六百年甚至接近千年的魂环。

        若是不怕死,敢赌一把,吸取千年魂环理论上也可以。

        只不过没人试过就是了。

        而且,众所周知,魂兽年限不同,魂环技能的强弱也不同。

        正是因为明清宗有血脉上的优势,同等级的魂师,明清宗的就能比别人强出不少。

        所以明清宗的人才会如此执着血脉,这也是明清宗不与外人通婚的几个主要原因之一,怕影响血脉的强弱。

        明清许生来身上便只有一半明清宗嫡系血脉,血脉之力如何可想而知。而明清许又是明清宗下一任宗主,是明清翎留于世的唯一血脉,长老们根本不可能允许身为宗主实力却不如宗门其他人情况的存在。

        否则,何以服众?

        更别提,老宗主另一位女儿明清柔还没有子嗣。

        有也没用。明清宗历来的规矩,身为宗主诞下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不容置喙的下一任宗主继承人,除非她在武魂觉醒时的的确确的资质平庸,没有带领宗门发扬光大的能力,才能另选继承人。

        这种情况,明清宗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因为血脉的缘由,每一任宗主都是天资卓绝之辈。

        但到了明清许这代,问题又严重了很多。

        明清许并没有明清宗的全部完整血脉。

        因此,宗门长老一直都暗搓搓的等着明清许武魂觉醒。在他们的眼中,一个孽种,如何能与明清宗完整血脉相比?

        他们都认定了明清许绝对是个废物,就等武魂觉醒后顺利把她拖下来。

        而这次觉醒仪式,明清许即便进行了,也昏迷了大半年的时间,更说明了明清许没有承受明清宗血脉的可能。如此废物,怎么能留在宗门内?故而那些长老们已经等不了了。

        在明清许还昏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逼明清柔。

        今天是最后一次,长老们势要让明清柔把明清许交出来,好当初判定废除明清许宗门继承人的身份,再另挑选他们心仪之人。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明清许醒了。

        不光醒了,还即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月白一边将明清柔此刻面临的困难境地告诉宁初初,一边给明清许带路。

        她觉得不可置信,忍不住运用魂力加快了速度。

        却发现不管她如何加速,明清许始终都能跟上她,并且面上丝毫没有异色,连滴汗都没流。

        月白信心大增,更加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