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三生梦归处在线阅读 - 006.被人带走

006.被人带走

        “你当我傻?你们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明清许无语,“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们。”

        这已经是明清许第三次提到她不认识他们了。

        老者面上和善的神色微敛,道:“小姐,还请您不要跟我二人开玩笑。当日不曾保护好小姐,是我二人的过错,回宗之后,任凭小姐处理,只是今日,无论小姐说什么,我们都是要把您带回去的。”

        明清许淡定的表情顿时裂了:“是你们把我从天上扔下去的?”

        导致她一穿越到这具身体上,就要经历那么刺激的空降。

        两人顿时有些尴尬,周身似有似无的威压都散了些许。

        说来也奇怪,他们都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寻常人别说像明清许这样安然无恙没有异状的跟他们说话,连直视他们都不太可能做到。

        但明清许站在他们面前这么久了,也没看见她有什么不舒服。

        要知道明清许还是个五岁的女娃娃。

        老者道:“小姐见谅,当日我二人受了重伤,后面又有追兵,实在不能护小姐周全,只好先将小姐安顿下,待引开那些追兵之后再回来找小姐。”

        中年男人连忙点头:“没错。”

        明清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你们是怎么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来的?”

        老者和中年男人:“???”

        明清许呵呵冷笑:“你们所说的安顿就是把我从高空中丢下去?”

        老者和中年男人:“……”

        明清许再冷笑:“你们就没有想过我一个孩子万一摔死了怎么办?”

        中年男人不自觉皱眉道:“我们在小姐身上下了禁制,可保小姐性命。”

        “所以我摔残断手断脚无所谓,只要保住性命?”

        明清许表示呵呵你一脸。

        中年男人这下不说话了。

        明清许道:“你说你们之后来寻我,这一寻就是一年?难道我在这里变过位置?”

        老者好脾气的解释道:“小姐,我们是接到了老宗主的命令才匆匆回去,并非故意丢下小姐不管。”

        明清许更不爽了:“那你们就没有想过我一个孩子在这里该怎么活过一年?”

        她若不是遇到了唐三,连到圣魂村都是问题,更不要提如何填饱肚子,如何过夜,风餐露宿都是轻的,万一再遇上些魂兽,她……

        不好意思,身为穿越者,目前并没有任何防身技能。

        中年男人面不改色道:“小姐不是已经留在了一户人家里。”

        明清许心中一惊。

        他们竟然已经见过了唐三和唐昊。

        那他们可有认出唐昊?唐昊可有察觉到他们?

        若他们跟武魂殿有关……

        明清许顿时一个激灵,故作不耐烦道:“我最后说一遍,滚,我不认识你们,也不想跟你们走。”

        说完她迅速转身往前跑。

        老者和中年男人似对明清许非常头疼。

        见她跑了,两人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

        最后是中年男人当机立断,立即赶到了明清许身后,面无表情道:“小姐,得罪了。”

        说完,他一个手刀砍在明清许颈后。

        明清许只觉眼前一黑,旋即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的她:“……”

        你们最好不要再让我碰上。

        太欺负人了!

        中年男人伸出手去接住明清许,老者在后面无奈道:“你胆子也太大了,这样对小姐,也不怕老宗主怪罪于你。”

        中年男人不为所动,淡淡道:“当务之急,是先把小姐带回去。”

        ……

        这一昏,明清许昏的十分难受。

        她一开始是完全没有意识的。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往她嘴里送了什么,冰冰凉凉,入口即化,余香在舌尖打转。

        没一会儿,明清许的脑子里像炸开一般,密密麻麻的疼痛如潮水涌来将她淹没,围的水泄不通。

        这疼痛来势凶猛,明清许从未经历过,下意识的就抱住头打滚。

        嘴里呻吟出声,既痛苦又难以抑制。

        身下是柔软的触觉。有人将她放下。

        明清许却像被人大卸八块般,似乎还能感受到那锋利雪白的刀刃一刀刀埋进血肉里切割,尖锐的疼痛逐渐蔓延至全身,从四肢百骸里渗进皮肉,深入骨髓,无法分离,如影随形,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全身上下的骨骼突然噼里啪啦的巨响,每一声都带给人惊心动魄之感。

        到这时候,巨大的痛苦已经令明清许意识模糊,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存在。

        如果明清许能够看见,就会看到自己的身体肌肤表面渗出一粒粒鲜红的血珠,不断流淌,在身体下方汇聚成鲜目的血泊,将她整个人都染红。

        白的肤,红的血,相映之下,触目惊心,犹如一朵朵血色的牡丹艳丽怒绽,国色天香,盛开在一片乱世杀伐中。

        明清许的意识浮浮沉沉。

        她疼的精疲力竭,痛的无力呻吟。

        眼角有泪水滑落,明清许身体里流淌着的血夜忽然失了控制,成喷薄之势大片流出。

        明清许无意识的想,终于,结束了吧……

        ……

        明清许醒过来时,耳边一声炸响:“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姐的?!都说了小姐现在身子虚弱,经不得惊,怎么还擅自挪动小姐?若是小姐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的起吗!”

        有一道女声怯懦道:“禀月姑娘,是四长老吩咐下来的。说……说小姐已经有了好……好转,须晒晒太阳,接触……触点烟火气。”

        那道声音更生气了:“四长老,四长老,天天从早到晚念叨的就是四长老,你们怎么不去四长老门下伺候!”

        哗啦一声,伴随着器物摔到地上破碎的刺耳声。

        一听就知道主人该是多么的生气。

        窸窸窣窣之响后,似乎是有不少人跪下。

        那怯懦女声带了点哭腔:“月姑娘明鉴,月姑娘明鉴啊!我们都是老宗主选出来伺候小姐的人,对小姐最是忠心耿耿了,怎么敢做背主之事呀!”

        月姑娘冷笑道:“那我怎么知道?”

        “都道如今的明清宗已然易主,老宗主为小姐主持觉醒仪式后便已避世,小姐又未醒,怎么,长老们待不住了?”

        哭啼求饶声连片,听的明清许头疼又开始了。

        所幸,没过多久,似乎是又来了一个人,那人道:“好了,月儿,让她们退下吧,别扰了清许静养。”

        是道十分柔和的女声,听的人很是舒服。

        明清许蓦地生出亲近之意。

        那月姑娘不甘心的哼了一声,让跪着的人全都离开出去。

        等人走了,她才不甘心的道:“小姨,你真的对她们太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