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180章 最后的十分钟

第2180章 最后的十分钟

        女人不敢放任不请自来的四个小鬼到处瞎转悠,带元太去了洗手间,又把孩子们召集在一个房间里,拉了日式木门,坐下陪同玩纸牌游戏,抽牌念着谚语,心里默默祈祷这些讨厌的不速之客赶紧走。

        “一艺在身,胜积千金……”

        “成者王侯,败者寇……”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孩子们抢着地上标注着关键平假名的纸牌,听到对应的牌就迅速出手把牌扒到自己身前,玩得十分投入。

        步美迅速把一张牌扒到自己身前,“这张!”

        “好厉害啊,”光彦感慨,“步美已经拿到第六张了。”

        步美笑眯眯抬头道,“我昨晚让我爸爸陪我练习和歌纸牌之后,又玩了一会儿谚语纸牌,比起和歌纸牌,这个简单多了!”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

        昨晚只温习了和歌纸牌的她,没想过今天会有谚语纸牌啊,她是不是该认真一点了?

        “相比起来,”元太瞥着正男道,“之前喊着自己很擅长的家伙,现在还是零光蛋嘛。”

        正男脸色难看地盯着地上仅剩的纸牌,“我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呢!”

        “好了,我继续了哦,”中年女人巴不得早点结束早点送走这群熊孩子,又抽出一张牌念着,“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险……”

        yy

        ……

        公寓楼下。

        一辆车子停在正门口,越水七槻下车后,帮忙照应着下车上轮椅的池非迟,目送车子离开之后,慢走陪着池非迟往公寓大门口去,“池先生,你今天感觉是不是好一些了啊?我看你刚才坐上轮椅好像没之前那么艰难了。”

        “是好一些了。”

        池非迟说了善意的谎言。

        他是知道不管怎么样都会疼,想着放慢动作也一样,不如迅速坐下,迅速进入神经疼痛期,也能早一点结束疼痛两分钟体验。

        “孩子们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越水七槻仰头看了看大楼外墙,“说到孩子们,也不知道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玩和歌纸牌需要做什么复杂的准备吗?”池非迟看着楼前的台阶,提前调整了轮椅的自动行驶模式,“还是说,有什么事需要他们费尽心思准备,还让你今天跟着我,不让我提前过来?”

        越水七槻一汗,无奈笑了笑,“你看出来了啊……”

        “明明一整天都有空,却还是约在下午三点碰面,约定时间太晚了,”池非迟道,“怎么想也只能想到,他们决定在午饭过后、三点之前这段时间做点什么事。”

        “好啦,我说实话,孩子们想在家里布置一下,我负责看好你,不要让你提前发现,不过既然你都已经察觉到了,我说不说也没关系了,”越水七槻说着,又补充道,“不过你可不能告诉他们我提前说了哦,如果可以的话,你就假装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吧。”

        “知道了……”

        池非迟等轮椅上了台阶,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分钟到下午三点,我们要不要等一会儿再上去?”

        “好像是来早了一点,不过他们好像下午两点就过来了,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吧,”越水七槻估算了一下时间,“要不然你打电话给他们试探一下吧,就说我们已经到路上了。”

        池非迟拨出了灰原哀的电话。

        “都……都……”

        ……

        公寓28楼,蒲船家。

        正男抢到了四张纸牌,闹着要女人陪他去上厕所,丢下一句奇怪的话就走了。

        灰原哀根据正男那句话和四张纸牌上的平假名,解出了正男给他们留下的信息是‘救命’,再加上正男之前含湖说的‘妈妈去厕所’,推测正男想说的是‘去厕所救妈妈’。

        “难道那小子的妈妈被关在厕所里了吗?”元太脸色惊慌地问道。

        “应该是这样,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那个自称他父亲的男人一直躲在厕所里不出来,”灰原哀拿出手机,“已经下午两点五十分了,早知道的话,就像那个感冒的名侦探说的一样,提前打电话报警……”

        “嗡……”

        手机振动时,待机桌面跳出了来电显示。

        光彦见灰原哀怔住,凑上前一看,脸色变了变,“池哥哥打电话过来了啊,他不会已经到了吧?可是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啊……”

        “那这个电话要不要接啊?”元太看了看步美,“要是他已经到了,让步美帮他开门,那该怎么办?”

        “刷啦!”

        在灰原哀犹豫时,门突然被女人从外面打开。

        女人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围坐在地上的四个孩子,身后还跟着之前的同伙男人,脸上挤出怪异的笑容,“你们还有朋友要来这里吗?”

        灰原哀警惕看了看同时出现的男人女人,发现正男没有跟过来,又瞥见不远处矮桌上翻开屏幕的手机,脸色一变,伸手按了自己手机,挂断了池非迟的来电。

        “怎么不接电话呢?”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灰原哀,“如果约好了见面,你却贸然挂断电话,会引起对方怀疑的吧?”

        元太、光彦和步美转头看向灰原哀。

        “没关系,”灰原哀缓和了脸色,站起身看着女人道,“距离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或许会认为我在路上,不方便接电话。”

        “小哀?”步美觉得灰原哀有点奇怪。

        灰原哀看向桌上那个手机,“那个手机刚才好像就在那里……”

        “没错,那是我的手机,在我离开前就拨通了他的电话,”女人指了指身后的男人,走进屋,弯腰拿起桌上的手机,“然后把手机放在这里,所以你们说的话,我们全都通过手机通话听到了。”

        灰原哀盯着女人,左手悄悄放进了外套口袋里,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她对这个女人说挂断电话也没关系,除了不想让这个女人打骗非迟哥过来、一起控制住的主意,也是安慰自己。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左右,她现在挂断电话,可能是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非迟哥也不会怀疑的……吧?

        如果是非迟哥没受伤之前,她很乐意接这个电话,偷偷把求救信息、敌人人数传递给非迟哥,非迟哥肯定会明白她的意思,以非迟哥的身手,要不了一会儿,这两个歹徒就会被啪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但非迟哥嵴椎有伤,连站起来活动都艰难,更别说动手控制两个歹徒了。

        她更担心非迟哥为了他们的安全强行动手,到时候不管这两个人有没有被制服,非迟哥的嵴椎神经肯定会有损伤,恢复不好,以后会有终身瘫痪的风险,就算暂时看起来恢复好了,以后哪一天就会有腰疼的毛病,而且可能会伴随一辈子……

        她不敢拿非迟哥一辈子的事冒险,因此,在非迟哥察觉不对劲赶过来之前,他们最好能够脱困或者把两个歹徒解决掉,让非迟哥别产生自己动手制服歹徒的心思。

        只是其他三个孩子好像吓呆了,忘了来之前身上带了小道具,她今天过来玩纸牌,也没有带催眠瓦斯,只带了辣椒粉和钓鱼线之类的小物件,暂时拖住一个人应该没问题,但之后可能会激怒这两个人,导致孩子们受伤……

        她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她就学学非迟哥,带一点被害妄想,随时出门都做好出门就会遇到危险敌人的准备,那样她手里就有催眠瓦斯能用了。

        而现在,她也只能乐观一点想:只要非迟哥不起疑,她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寻找机会,而一楼门禁没有步美帮忙打开,除非正好遇到有人进出,非迟哥应该还能被门禁挡上一段时间……

        “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发现……”男人跟随女人进了门,高大的身材给了孩子们不小的压迫感,手里还紧紧握着菜刀,对四个孩子笑道,“你们不是一般的小鬼,我们也不能让你们就这么离开了,委屈你们一下,就乖乖留下来吧!”

        “正、正男呢?”光彦鼓起勇气问道,“他怎么样了?”

        “那个小鬼已经被绑在了洗手间,和他妈妈在一起,你们也会跟他们一样!”女人装好自己的手机后,扬了扬拿进门的胶带,盯着看起来最好欺负的步美,“那个黑色短发的小女孩,过来我这里拿胶带把你的朋友们绑住吧……”

        男人拿刀在一旁出声威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到你们的事情来哦!”

        “等一下!”灰原哀突然出声,伸手举起了自己那个没有电话再打进来的手机,抬头看着两人道,“只有八分钟时间了,我们的朋友很快会到这里来,要是他八分钟后在约定时间联系不上我们,会起疑的,不如让我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一声,就说我们临时出门买东西了,让他去别的地方等我们,怎么样?”

        拖住,等孩子们缓过来,达到可以配合她行动的状态。

        另外,她其实是想打电话给江户川,对着江户川叫‘非迟哥’,再说一些奇怪的话推脱见面,这样江户川一定会知道他们遇到了危险,配合着他们湖弄这两个人,等电话挂断,江户川就会马上打电话帮他们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