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请叫我幻仙在线阅读 - 第280章 星夜举酒论讹兽

第280章 星夜举酒论讹兽

        徐源长抵达奉仙城已有六日,除了前去拜访过一次梅长老,与感慨不已的梅长老喝茶闲聊半个时辰,后面一直在客栈院子静修,没人打扰他。

        冬月十五,城外整训修士休沐。

        得到信的施望尘、赵均、黑霞衣和竹宗山等人,呼啦啦七八人涌进院子。

        “你小子逍遥快活,无所事事,到处闲逛招人恨,也算你有点良心,还记着我们在城外吃灰吃土受苦受难,快快摆上酒菜,伺候哥哥们入席。”

        说这话的是施望尘,他提着灵酒和熟食灵果等物。

        赵均比较心细,打量一眼停步叫道:“咦哟,不对不对,齐老大,你帮着瞧瞧这小子,气息感觉……好生古怪,我怎么看不懂他的修为?”

        “你小子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们这伙人你晋级了?”

        何述堂在一行人里修为最弱,他直截了当捏着拳头问道。

        徐源长将几双伸过来乱摸的爪子一一拍开,其中包括当初接天城捉妖人雷公虫、章平风,他几次来都城约见,大家都混一起相聚,笑骂道:“摸什么摸,没见过四重楼前辈?还不依规矩行大礼拜见。”

        黑霞衣捂额叫道:“我前些日子怎么说来着,‘后来居上’,还真被我说中了。”

        “还真没摸过四重楼前辈,兄弟们,上手,将徐长老抬去厅堂摆上位。”

        施望尘一声喊,应者云集,七手八脚将招人恨的某人架起就走。

        竹宗山落在后面笑看众人胡闹。

        他自从一步登天从大头兵当上荒字营军侯,大权在握,经过几个月严整军纪,操练军阵,人数最少建营最短修为最弱的荒字营,战力一跃成为榜首,连续三个月稳居第一。

        他同样受益匪浅,兵魂初凝,修为晋级三重楼中期。

        对于“无常兵书”的理解日新月异。

        大营统领吴季雄已经从西原不殆山兵家圣地,弄到徐源长献上去压库房的“无常兵书”,在全军推广,号令所有军侯、副军侯熟读此书,加紧训练。

        吴季雄现如今格外看重有本事的竹宗山,放出话来,年末大比,八大营谁家夺冠,军侯升任副统领,掌全军训练之重任,组建一支“黑山卫”作为亲兵。

        全军几乎铆足劲整训,即使大家暗地里认为吴统领是为竹宗山量身定做的副统领职位,其他七家也想要争一争。

        不蒸馒头争口气。

        竹宗山休沐外出,有五名云山卫跟随保护,此时在院门外值守。

        聚会到中午,吃饱喝足的众人陆续告辞离去,难得出军营一趟,他们还有各自宗门、亲朋要走动,或者联系处理一些事情。

        竹宗山照例留下来,他没有其它地方可去,等下采购一批资源直接打道回军营。

        徐源长布置禁制,拿出黑色无常令牌和纳物袋,递给稍显错愕的竹宗上,传音道:“前些日子,我通过鬼市见到令祖,他托我将物品送你。”

        将会面情形,大略说了说。

        竹宗山很是激动收下无常令牌和纳物袋,两样物品一看便不是人间所有。

        他很期待,老祖这回在令牌内给他留下什么?

        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老祖与徐长老的关系非同寻常。

        两人单独说一阵话,徐源长看到一道符光从外面飞进厅堂,忙挥手取消禁制,接过吴师兄发给他的传讯符。

        查看过传讯内容,他心底震惊,千山群冈的乱神冢整个陷落地下,形成了一座两百余里巨大天坑,雾气弥漫,灰色寂神蚀气充斥白雾之下,目前无人能够下去。

        吴师兄特意传讯询问,愿不愿接这趟探查天坑的长老级任务?

        目前的定洲,也只有他能够不惧寂神蚀气,曾经在苍蒲岭神墓待了五年。

        传讯符中告知,前几日,有不少寻宝修士目睹一位神秘的蒙面青裙女子,无视禁法限制,独自凌空飞下乱神冢,到昨天乱神冢塌陷之前,没人看到蒙面青裙女子出来。

        多事之秋,固垒禁地的五重楼高手轻易不能外出。

        西原圣地必须要了解蒙面女子的来历。

        徐源长几乎不用过脑子想,猜到弄出如此大动静的神秘蒙面女子是谁。

        看着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姑娘,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他必须要去一趟,自己人的本事大到天崩地裂,他感觉脑壳痛。

        竹宗山见徐长老眉头紧皱思索,显然是遇到麻烦事,他很有眼力劲提出告辞,不便打扰,徐长老要忙的是大事。

        送走竹宗山,徐源长与梅长老打了招呼,径直飞上空中,往西南方而去。

        梅元俭目送黑点消失天边,拢在袖内的左手连掐,好半晌后摇头,他昨天晚上收到消息,千山群冈的乱神冢塌陷了,以他的推衍之术,算不到半点端倪。

        “谁有这么大的神通本事,能够将禁法之地沉落地下?”

        徐源长现今的飞行速度,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他加入捉妖山之初,特意将“大豁落斗术”全本秘笈拿到,早已经学会后面的秘法,施展“升落飞行”,风驰电掣一般赶路。

        黄昏时分,他抵达千山群冈,与据守乱神冢天坑附近的八名四重楼修士见面。

        西原圣地已经就近调集尖山国、山阳国千名三重楼修士,布置军阵结队围着天坑,符弩严阵以待,做好了诛杀神秘女子的准备。

        徐源长和西原圣地执律堂的洪渊堂主聊了一阵。

        众人围困到此时,对于天坑白雾之下的状况,两眼一抹黑。

        徐源长甚么情况都没了解到,抱拳示意,纵身往下方天坑飞落,众人目送那個身影一往无前消失于下方三里白雾之中,身上看似没有任何防护。

        洪渊堂主感叹一句:“徐长老果然胆识过人!”

        “徐长老已经晋级四重楼,神通本事更加了得,希望他能找出捣鬼之人。”

        “破坏乱神冢的蒙面女子,很可能有五重楼,甚至六重楼修为?”

        “难说,也可能是此人了解镇墓古阵。”

        众人议论纷纷,神色皆不轻松。

        徐源长深入天坑十里后,下方已经漆黑一片,寒气浓郁,压力愈发沉重,四处充斥着干扰的混乱力量,几乎相当于禁法。

        他借助化身托着往深处飞行,寻找着古云珠的踪迹。

        他有造化神光护身,不惧无处不在的寂神蚀气。

        放出两具化身,围绕他身周三百丈盘旋。

        还不等他继续深入,一具化身发现石壁上有字,徐源长飞近前查看。

        青灰色岩壁上刻着两行古怪复杂大字,另有一行小字。

        字迹赤红新鲜,警示意味极重。

        徐源长用留影石记录下他不认识的文字,沿着边缘飞行一圈,他没有继续深入,已经没必要,古云珠早就离去。

        飞回坑沿顶上,天色早已夜黑下来,一轮圆月从东方升起。

        徐源长向围拢来的洪渊等人讲述一番下方见闻,强调他无法继续往十余里深处探查,环境恶劣,压力极大,他将留影石递给洪渊,里面记录了来去的行程。

        洪渊激发留影石,与众人一直看到幽暗中石壁上的几行赤色文字。

        有人认出文字,道:“是上古神文,两行大字写的‘葬神归天化地,同悲勿扰亡魂’,小字我亦认不全,是警告打扰亡魂后果自负。”

        洪渊沉吟道:“如此看来,是转世神袛,或者上界私自下凡神袛所为的可能性较大。”

        对方塌陷乱神冢的目的是勿扰亡魂,让他放心不少。

        洪渊看向徐源,问道:“徐长老,你觉着那神秘女子留在下方的可能有几分?”

        “难说,我弄出的动静不小,她如果还在下方,必定知晓,她不露面也不阻止我探查,是想让我知难而退,也或许早已走了,别人无从察觉。”

        徐源长表明态度,他不会再下去。

        洪渊没有勉强,与徐长老客气几句,让徐长老自便。

        他将留影石多复刻几份,着人赶紧送往西原圣地,再由西原派遣四重楼修士将情况汇报给固垒禁地,由一众五重楼高手定夺。

        目前他还得率人紧守此地,不容丝毫松懈。

        徐源长连夜赶到无穷山域的风生山。

        圆月沉沦西边,星空寥落,山头夜风呼啸。

        “云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附近,咱们正式聊聊。”

        片刻后,有星光自南方一闪遁来,眨眼间到了近处,随着星光盘旋漫开,显出一身青裙的古云珠,两人之间不过十丈。

        “道长,夤夜召唤,可有紧要事情?”

        古云珠笑问道,脸上没有了稚气,就连身形也显得有几分不真实。

        徐源长打量几眼,短短十天不见,他已经看不透女子的修为,笑道:“伱知道我找你甚事,你施法沉陷乱神冢,仅仅是为了勿扰亡魂?”

        “不然呢?”

        古云珠犀利反问一句,脸上已没了笑意。

        徐源长继续问道:“你想起来多少?即将到来的暗界门开,彦山道长可有其它安排?”

        他敏锐地察觉,乱神冢似乎勾起了古云珠前世的不好记忆。

        想来也是,乱神冢下埋葬着数量众多神袛残躯,作为曾经的神袛一员,能对乱神冢有好脸色就奇怪了。

        从空间拿出两张椅子,招呼对面女子坐下。

        古云珠脸上神色又转柔和,道:“大部分都想起来了,彦山道长对我没作安排,不过你放心,不还完彦山道长的人情,我不会独自离去。”

        又奇怪问道:“我听纤风说过,整个定洲目前连一个六阶修士都没有,将来拿什么抵挡黑灵、怪兽的前面几波攻势?像这种拿命填的大战,你别指望我会冲上去以命还命。”

        徐源长在两人之间摆一张矮几,拿出一坛百花酿和两只小玉碗。

        倒满花香飘溢佳酿,举碗示意一下。

        饮了一口,唇齿留香。

        “你放心,没人会逼你还命,你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偿还人情便足够了,但是我相信能够渡过浩劫,或许损失会很惨烈……我也很怕死,前面几年想避一避锋芒。”

        徐源长酒后吐真言,道:“我不会让自己人去做填命的蠢事,我非常讨厌彦山道长藏藏掖掖的做派,或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算了,不说那糟老头子,很没劲。”

        古云珠听得很来劲,喝了一口百花酿,笑道:“你说彦山道长是糟老头子,你见过他本人?”

        “见过,要不我能学会他的招牌绝学?”

        “不对啊,上界通道封闭之后,彦山道长怎么可能下界?”

        “没什么不可能,我还见过八阶的三足贲龟元伫,就在无穷山域的无涯湖,回头你问纤风,她也近距离接触过,那威势吓煞人。”

        徐源长只要知道古云珠将来肯出手,帮助定洲抵御黑灵侵袭就足够。

        他不需要清楚身为神灵转世的古云珠,为何肯放下当年恩怨。

        那是彦山道长的事儿。

        他不如说些轻松的话题,拉近彼此相互距离。

        古云珠有些懵,据她所知,只有神庭的神袛能应下界“请神”邀请,可以用分身下凡,其中还有许多限制。

        她当然认识元伫,大名鼎鼎的老妖龟。

        徐源长用神识探入戒指空间,映彩晶石仍然像心脏一样收缩,流光溢彩,附近的黑兔沉睡不醒。

        他猜测兔子短时间不会出关,用静气覆盖戒指,再传音问道:“你可认识讹兽黎诞?”

        “认识,怎么,你见过他?”

        古云珠笑得别有用心。

        她不信徐道长能见到黎诞,因为当年她听说黎诞身、魂被分开镇压,陷入黑暗不得超脱。

        徐源长暗道,我天天见到那位,不胜其烦,传音道:“讹兽八千年前被彦山道长、高贱人和笑脸婆等高手镇压,前些年听说,因为封印年头久远,讹兽之魂从地下逃了出来,我想了解一下,他到底是怎样的品行?”

        古云珠眉头蹙起,道:“那麻烦大了,黎诞性子古怪,亦正亦邪,任谁被镇压八千年都不会有好脾气,他要报复起来,下界几乎无人能挡,而且很难打死。”

        徐源长故意问道:“他会杀光下界凡人?”

        “那倒不至于,他杀性不大,当年还参加过对付黑灵的征战……等等,我明白了,他也是彦山道长布置的一着棋子,要不然不会如此巧合,让讹兽之魂这个时候出来。”

        古云珠问道:“能联系上黎诞吗?他或许能成为助力?”

        “不怕他找麻烦吗?”

        “他虽然有些胡搅蛮缠,有些怪癖,还擅长挑拨是非,大势之下他会答应的,若是能找到他,我可以与他谈谈。”

        “你当年叫什么名号?”

        “告诉他,我是辛姿,他知道的。”

        “云珠,你能在下界恢复到七阶修为吗?”

        “不可能,我即便有资源可以恢复到七重天,也不能冒险。”

        “哦,有什么说法?”

        “据说在下界突破到七阶修为,将面临厉害的天劫惩罚,我没有修炼出趁手的星辰法宝,拿什么抵挡?等我恢复到六重天,便到头了,犯不着以身试险。”

        古云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一碗酒水喝完,又给自己倒满。

        徐源长脑子里灵光闪动,豁然明白了。

        兔子那厮以前一直以反其道行之的法子欺骗他。

        叫嚣着要出来,实则不敢出来。

        ……

        (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