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邪医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484章 一份重礼

第484章 一份重礼

        曹操是一位低调有江湖梦的异类混血富豪,我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驱邪郎中,在彼此都愿意结交对方的情况下,曹操和我之间的交往还是很融洽的。

        当我们把老齐的遗书拿出来后,曹操亲自陪着我们去到老齐的那两个房间,将老齐收藏的极品玉原石,全部都按遗嘱分配好。

        该给我们的都装到一个皮箱里,给曹操的他也留下做纪念了!

        剩下的那些准备卖出给双和村捐款的石头,曹操没让我们另找买家,他以个人的名义全部收购。

        当时就给我们开出支票,连同额外给我们的酬劳一共是三十万,这笔巨款让杜军和大胆儿又小小的激动了一把。

        把这些琐碎的事处理完,曹操盛情相邀,说什么也让我们在当地再玩儿两天,他全权陪同。

        盛情难却之下,我们三个也好好的享受一下老曹的热情款待!

        光他给我们买的礼物,又得花了好几千!

        两天后的晚上,他请我们在最豪华的餐厅吃了一顿饭。

        这两天曹操对我的经历又有所了解,他知道的越多越佩服我的本事,某种程度上也挺羡慕我这种生活。

        “小刀啊,大军、大胆儿!咱们是有缘分才能相识!

        “说实话呀!我都想好了,等过个十年八年,我把这些买卖都交还给家族,到时候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就干这些驱邪的神奇事!”这两天在曹操刻意结交之下,我们已经称兄道弟了!

        杜军擦了擦油乎乎的嘴,拿纸巾将手狠狠的撸了两下,拍了拍老曹的肩膀。

        “曹老板!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这一行可不像你说的那么惬意。

        “表面看得上挺刺激,实际上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你老曹家有钱有势的,犯不着跟我们趟这趟浑水!

        “你就说我们哥俩给你卖命走这一回才挣了那么十万二十万的,恐怕老哥你给人送一份重礼就不止这些钱吧!”

        曹操摇摇头道:“大军,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就明白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

        “再说你们也是没有碰到真正的大客户!

        “我这点儿钱算什么呀?”

        曹操今天也说了点真心话,别看他在国内是有名的富豪,实际上和那些真正的国外大财团相比,那还有很大的差距。

        远了不说,就说附近的香港,马来西亚,包括日本、新加坡,那些发展年头长的财团,每一个掌舵人手里的产业比他要大的多!

        谈到财力的问题,曹操还特意的提醒我们一句。

        “小刀,如果将来有那些外国的二鬼子找你治邪病或者是处理一些稀奇古怪的邪门事,你可别像在国内似的那么心慈手软,十万、二十万你就出手。

        “哥告诉你,不翻他个三倍、五倍的?你可别说是我兄弟!”

        曹操喝了几杯酒,嘴也有点儿把不住门!平时他在生意场上都得披着层严肃的面皮,三天也不见得笑一次。

        今天难得有如此放松的时候,喝了两杯酒之后,他忘记了自己混血的身份。

        不但把自己当成纯种华夏人,还一口一个二鬼子的称呼那些在特殊地区和国外生活的华人!

        但是这种半江湖的口吻更令我们感到亲切。

        杜军当时拍着胸脯的表白了:“曹哥你放心,真有那些二鬼子找我们哥俩,两三倍我能饶了他?

        我杜二神的目标得翻它个十倍、二十倍,到那时候兄弟给你提成……”

        本身老齐的死亡对我们的心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借着今天晚上的氛围、杜军和赵大多都刻意的多喝了几杯,是想冲淡一些心中的伤感。

        可说着说着这话题不由自主的回到了老齐身上,曹操控制不住了,流着眼泪开始回忆和老齐的种种经历,到最后给大胆儿和杜军也弄的眼泪扒擦的,我的心里也非常也不是滋味。

        当初爷爷和王半仙都曾经跟我说过,驱邪这条路非常不好走。

        不是说你学会了各种驱邪术、或者说你杀伐果断……就能如何如何。

        实际上这世间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

        人不一定都是好人、邪祟也不一定都会做恶。

        这世上是非对错、黑白善恶,没那么容易分得清。

        经常有驱邪郎中在巅峰时期突然就金盆洗手退出了这一行。

        原来我还没不太理解这句话,但是此时我依然心有感触!

        去年处理马东廷的时候我就结交了一批介于正邪之间的朋友,特别是那只一直不敢露面的大老鼠,就是黑皮猪他耗哥。

        我敢说抛开外形来讲,它对我的忠诚和感情绝对不差,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仅次于杜军。

        可它肯定算得上是邪睡无疑,我是不是要把它灭了?

        再有已经魂归故里的老齐,他无疑也是邪祟。

        可如果这次他没有死在林家岭的那个山洞之内,如果他还跟我回来了,那我会怎么处理他,是把他灭了还是继续交朋友?

        我心里乱过一阵之后,突然涌出一种念头,也许有一天我真正明白了那些的时候,恐怕也就是我收手改行之日。

        ……

        第二天一大早,曹操恢复了商界精英、混血帅哥的形象,亲自把我们送到楼下,又挨个拥抱了一下。

        为了表示和我们的这种真挚友情,他又出了一笔血,没有让我们买返程车票,而是把公司下面一辆九成新商务车送给了我们。

        我也不懂这车好坏,反正知道能坐十几个人,如此贵重的礼物确实有拿着有点烫手。

        曹操钱再多也不能平白无故给我们花啊!

        可是杜二神实在经不住这样的诱惑,装模作样的推辞了两次后,还是拉着我们一起上了车,临行的时候又给了曹操一个大大的承诺。

        “曹哥,既然你盛情难却,那兄弟们也不矫情了!

        “以后咱就是亲兄弟了!你要再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哥几个别的忙帮不上,替你捧个人场、驱个邪、治个邪病的肯定没问题。”

        就这样我们满载而归!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