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制火影在线阅读 - 49,矛盾误解

49,矛盾误解

        “漩涡玖辛奈……”

        加瑠罗闻言思索了会儿,而后恍然道:“你是日向真的女人?”

        玖辛奈顿时神色一滞,变色道:“谁说的?!”

        “未来不就是这样吗?”加瑠罗理所当然地反问。

        “……未来的事也不一定准,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玖辛奈咬了咬嘴唇,有些生气地说道。

        加瑠罗歪了歪头,便也不再多问,而是转身走进了屋内。

        “进来吧,先洗个手。”

        加瑠罗的性子似乎也没那么冷,但也绝对算不上热情。

        不过玖辛奈却是大大咧咧,又上去口无遮挡地追问:“你呢,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怀的是他的孩子吗?”

        加瑠罗身形一顿,转身看了她一眼,淡然道:“不是。”

        不是日向真的孩子?

        玖辛奈感到惊讶,是自己想岔了?

        “那是谁的孩子啊?”

        “我丈夫的。”

        “你丈夫呢?”

        “死了。”

        “……”

        加瑠罗面色平静,脸上丝毫不见什么悲伤亦或是黯然。

        玖辛奈一阵尴尬,暗骂自己口不择言。

        “尝尝吧,今天的鱼挺不错的。”加瑠罗说道。

        玖辛奈埋头吃起了饭,发现对方的手艺十分不错,至少要比自己好上许多。

        “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儿?”加瑠罗问道。

        玖辛奈沉吟了下,含糊道:“有些研究需要我配合……你呢?”

        “被抓来的。”

        “噢……日向真抓的你吗?”

        “不是他,但应该是他下的命令。”

        “那你得小心了。”

        “小心什么?”

        “小心他对你……”玖辛奈说着话音一顿,随后又低下头去。

        说这种事似乎也不太好,而且现在对方还怀着孕,日向真总不至于这么变态吧……

        不过,等她生完孩子似乎也不无可能,这个加瑠罗看上去还挺漂亮的。

        “你呢,不担心自己吗?”加瑠罗转过来向她问道。

        “我?”玖辛奈愣了下,微微垂首,嘴里嘟囔:“我应该很快就能出去了,等做完研究……”

        “要是出不去呢?”加瑠罗又问。

        “……有人会救我出去的。”玖辛奈抿嘴道。

        “波风水门”

        “你怎么知道?”玖辛奈又吃惊道。

        加瑠罗说道:“因为那些记忆中有不少和伱相关的事。”

        “……”

        “我今天上街的时候,听到波风水门的事了。”

        “他怎么了?”玖辛奈连忙问道。

        “他没事。”加瑠罗淡然道,“他做了木叶上忍班的班长,不少人在谈论他。”

        “噢……”玖辛奈一阵无言。

        “木叶要扩建了,波风水门是负责人之一,你那个男朋友似乎挺忙的。”

        “他是为了村子。”玖辛奈说了句,开始闷头吃饭。

        #

        水门这边,富岳又上门了。

        水门已经给了他明确回应,说自己绝对不会在这方面因私废公。

        富岳则对此显得全不在意,仍旧对他热情洋溢。

        接下来的几日也是,从不间断地找他,要么只是闲谈,要么带他外出吃饭,两人仿佛一下子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一样。

        富岳这样的行为的确让水门有几分这样的错觉,以往富岳给他的印象是个沉稳持重的人,即便当初在三代目面前也不曾见他这样过。

        这日,水门将木叶诸多家族的当家们请到了一起,并与他们传达了自己的这几日的构想。

        他把新城划给他们的区域做了细分,尽量照顾到了每一个家族。

        水门起初也没想要一次就能决定下来,他将众人召集在一起,也是想听一下各家之言。

        但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会议上却有些冷场,没人愿意主动说话,这几日对他一向热情的富岳更是一声不吭。

        最终这场会议在尴尬之中结束,也没讨论出任何的结果,连個有用的提案都没有。

        然在事后,猿飞龙次却找上了他。

        “水门,我们猿飞一族对你难道还不够好吗,这次我们也不想给你压力,任何要求都没向你提过,但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水门一头雾水:“龙次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猿飞龙次冷笑:“现在知道装糊涂了?你和宇智波富岳究竟达成了什么协定?”

        水门闻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龙次前辈,事关村子之事,我决不会掺杂任何的私心!”

        猿飞龙次冷哼一声:“我倒是想让你有私心,只怕你的心是向着外人。”

        言罢,这位猿飞一族的主事人拂袖离去。

        宇智波富岳这时又笑盈盈地凑了上来:“水门,时间尚早,不妨一同去喝一杯?”

        水门沉着脸,看向富岳说道:“富岳,你不用在我这儿费那么多心思,村子上的事我不会偏袒向任何一个人!”

        富岳闻言一脸奇怪:“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这几天找你,何时要求你为我做过什么了。”

        水门一时语塞。

        富岳若有所思,随后又问:“是因为我近日找你太勤,被人误会了吗?”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是我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以后我不再来找你便是。”

        “……”

        富岳看向水门,最后说道:“水门,我相信你是公允的,无论你最后做怎样的决定,我们宇智波都毫无怨言,你也不必被其余那些心胸狭隘者扰乱心神,坚持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

        富岳说完后,便直接挥手离去了,留水门一人在原地脸色变换不定。

        #

        猿飞龙次面色不善地回到了家中。

        妻子见状便上前询问:“怎么了?”

        “岂有此理!”猿飞龙次怒道。

        “我们猿飞一族这么久以来竟是养了个白眼狼!”

        妻子说道:“今日会议不太顺利吗?”

        “要论对村子的贡献,谁能比得上我们猿飞一族,我们理应占大头!水门竟想出一个平均分的主意,真是薄情寡义至极!”

        妻子闻言后思索道:“琵琶湖大人不是说了吗,让我们在这件事上听水门的就是了。”

        “你知道新城的地段在未来会有多值钱吗?!”猿飞龙次顿时提高了音量。

        他脸色青白交加:“宇智波富岳近日和水门走得那么近,也不知暗地里究竟达成了什么协定。”

        妻子犹疑道:“水门,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知人知面,他当初走到末路时,还不是连鹿久都杀了!”猿飞龙次冷哼道。

        “不行,我得去找一趟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