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制火影在线阅读 - 23,背善向邪之悦

23,背善向邪之悦

        一个多小时后,水门便回来了,并带回了确定的消息。

        “岩忍的确在这儿驻营。”

        没人怀疑水门的能力,众人却在内心惊疑起了日向真是如何确定岩忍会藏匿于此的。

        他不曾亲自外出探查,情报侦查部队又不会向他提供信息,仅凭自己推测?

        猿飞日斩最后看了眼对面的日向真,他内心早已经做好了决定,。

        “起兵!”

        桔梗山兵营,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的木叶忍者,并没有歇息太久而今又要马不停蹄地去突袭岩忍。

        重伤员们在经过医疗处理后都被送回了村子,现在可用的战力不足五千,这一场突袭很有可能是最后一场战斗!

        而真的任务,则是要与玖辛奈待在一起,在战斗开始时,随时叫九尾出来。

        他去见了玖辛奈,水门刚好也在这儿。

        正与水门说着话的玖辛奈见到真的到来,神色立即变得不自然起来。

        “真。”水门主动打招呼。

        “水门大人。”

        水门见玖辛奈神色如此,心下也了然,当即招呼着真走向了别处。

        “战斗开始后,玖辛奈就拜托你了。”水门说道,他其实并不愿意让玖辛奈来面对这一切,但在村子这种处境时,这又是作为人柱力不得不担起的责任。

        “九尾并不会伤害玖辛奈小姐。”真则是说道。

        看着营地内脚步匆匆的众人,水门忽然问道:“真,你有想过未来的事吗?”

        “您是问以后的事,还是指那些记忆?”

        “以后,等战争结束之后,等我们重新回到木叶之后。”水门余光向真看去,轻声询问,“到那时你想做什么。”

        “我只想安稳地活下去。”

        水门蓦地一怔,这句话他曾听真说过一次,那次是在那昏暗的地牢之内。

        但联想这些天所发生的事,这句话的可信度在水门看来已经极低了,这个少年并不愿向他坦露内心。

        真又继续说道:“到那时候,水门大人您也要成为火影了吧,等您成了火影,我应该也不需要担惊受怕了。”

        “……你支持我成为火影?”

        “村子里还有人比您更有资格吗?”真却反问。

        水门默然,原本觊觎四代目位子的人有不少,但那些记忆出现之后,三代火影便为他肃清了所有障碍。

        “真,你说的不错。”他突然开口,神色坚毅沉静。

        “我要成为火影,这一直都是我的愿望,我也自信自己能够做好。”

        面对真的恭维,他直接应了下来,语气极为坚定地说着:“木叶由初代目火影建立至今仍旧存在,也意味着初代目是正确的,但是,现在很多觊觎火影之位的人早已背离了初代目的初衷,在我看来,他们是不配成为影!”

        他转过身来,目光注视着真:“真,我也由衷地希望,你能同我一起守护这个村子,作为一个木叶的忍者,如果你有成为火影的心,我到时绝对不会阻拦你。”

        水门说的或许是真心话,他是个和三代火影不同的人,也是个和所有人都不同的人。

        真却是神色平静,他心里并没有对此不屑一顾,水门难得现在仍然以真心待他,这是换任何人都难以做到的。

        尽管他并不需要。

        “水门大人,您会成为一个好火影的,这也是我的真心话。”

        水门脸上露出一抹浅笑:“我相信你,真。”

        他力排众议,为的就是能让日向真迷途知返,他决心做一个公正的人,做影也是如此。

        #

        另一边,刚从父亲那儿出来,打算去与自己小队成员汇合的猿飞明日间,听见有人在喊自己。

        “明日间。”

        他转头看去,是一位自己十分熟悉的老人。

        “团藏大人。”他眼神眯起,也轻声回应。

        “有兴趣聊一下吗?”

        两人进了一个无人的帐内,猿飞明日间随时将帘帐放下后,出声道:“团藏大人有什么事吗?”

        志村团藏转过身来,开口道:“这样的称呼,听起来很是生分啊。”

        猿飞明日间心中冷笑,面上平静道:“您希望我叫您什么呢?”

        未来发生的那些事他心里很清楚,对眼前这个长辈心里已没了一丝的敬意,早先他还以为对方是为了自己父亲才背负那么多,现在看来是自己看错了。

        志村团藏闻言也不与他掰扯这些,而是问道:“你等下有什么任务吗?”

        猿飞明日间眼神微动,说道:“看来您已经知道了,我要保护人柱力的安全。”

        这老家伙到现在还有自己的人脉……

        “这应该只是明面上的任务。”志村团藏却道。

        “……”

        帐内瞬间死寂下去。

        猿飞明日间站在帐篷门口,虽有帘帐遮挡,久在暗部任职的他能确定外面空无一人。

        他缓缓开口:“团藏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志村团藏用仅剩的左眼注视着他:“怎么,日向真还能活过这场战争吗?”

        少顷,猿飞明日间问:“团藏大人是说,我父亲会让我杀了日向真?”

        看着面上不动声色的猿飞明日间,志村团藏也沉默了片刻。

        “为了村子,你也应该这么做。”

        猿飞明日间又问:“团藏大人是想让我去杀了日向真?”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志村团藏许久才道:“他的存在只会招惹无尽的麻烦,只有他死了,木叶、甚至这个世界才能归于正轨。”

        猿飞明日间轻笑起来:“这么说来,我肩上责任重大啊。”

        志村团藏沉眸道:“你不用隐瞒,日斩不会留他的,我太了解他了。”

        “哦?”猿飞明日间脸上笑容不减,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老人,也没了再和他聊下去的兴致。

        等战争彻底结束,这家伙也就没用了,能在战场上多杀几个岩忍,也是对他过去和未来的恕罪。

        “您既然这么笃定,我也不扫您的兴了。”

        猿飞明日间说罢,就要转身离去。

        “明日间!”志村团藏再次叫住他,目光不停变换。

        “这次是最佳的机会,让他是为村子战死也好,那些未来你也知道,你该为你父亲着想,为村子着想。”

        猿飞明日间脚步一顿,侧目瞥来一眼。

        “团藏大人,您也知道未来,那您知道等战争结束,继任四代目的会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