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制火影在线阅读 - 2,神谕

2,神谕

        火影大楼。

        水门敲门进来后,发现两位顾问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也在这里。

        “水门来了。”

        “火影大人。”

        猿飞日斩对那两位老人开口:“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水户门炎欲言又止,看了眼水门后,最终也只得起身离去。

        水门对两位顾问微微躬身,目送他们离去。

        “他们是为团藏的事而来的。”

        等办公室的门关上,猿飞日斩才道。

        水门无言,在未来,除了日向真之外,另一个协助大蛇丸的便是志村团藏。

        向岩隐出卖情报,更是经由志村团藏亲自派人去做的,这位火影曾经的队友却迫切地希望三代目下台。

        现在,志村团藏也已被监禁了起来。

        “你去见过他了?”猿飞日斩问道。

        他口中的人,指的是日向真。

        “是。”

        “你是怎么想的?”

        水门沉吟道:“我支持村子的决定。”

        猿飞日斩轻轻摇头:“我是在问你的意见。”

        “杀,还是不杀。”

        他目光紧紧盯着水门,加重了语气。

        那些凭空出现在脑海中的记忆,让猿飞日斩内心痛苦与失望到了极点。

        大蛇丸丝毫没将村子人的死活放在心上,竟薄情寡义到了这种程度!

        一个火影之位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那些记忆,反倒让他更加坚定了一件事。

        四代目火影的位子,只能让水门来坐!

        他并不后悔选择了水门,水门只是太年轻了,才会在未来着了他们的道,只要这次自己替他将一切阻碍彻底清除便好了。

        水门在静默了会儿后,却问道:“火影大人,打算如何处置大蛇丸前辈?”

        猿飞日斩神色一滞,面颊冷沉:“先说日向真的事。”

        “火影大人是觉得,只有日向真是一切灾祸的源头吗?”

        猿飞日斩目光闪烁着,最后说道:“但凡是伤害村子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觉得,还是先等亥一那边有了结果再说。”水门说道,“我看他不像是知道未来的样子。”

        “如果真的是威胁,越早根除越好。”猿飞日斩脸色冷峻,“不只有人想杀了他,同样也有人不想他死,他的存在会惹来无尽的麻烦。”

        水门怔然,不由问道:“什么人……”

        他话到一半又戛然而止,似乎心里猜到了答案。

        就在他沉思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暴力破开,一道倩影闯入进来,怒气冲冲。

        “纲手大人,请等一下!”

        “日向真呢!”金发的年轻女人进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

        “他死了没?!”

        猿飞日斩重重咳嗽了一声,挥手让那跟着进来的守卫出去。

        纲手见到水门也在,脸色稍霁:“水门也在啊。”

        水门脸上露出笑容,与其问候。

        “纲手大人。”

        纲手后又急不可耐地朝猿飞日斩嚷声询问:“我来问日向真的事。”

        猿飞日斩此刻一脸淡然:“村子自有决断。”

        纲手立即冰起脸来:“这样一个家伙,还留他活着做什么?”

        不外乎她会如此恼恨,在她所得知的未来之中,她竟会沦为那个日向真的玩物!

        而且世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此事,她这让她如何能接受的了。

        外加上这个日向真还害了三代目火影和自来也这些她所亲近的人,这让纲手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家伙心里没一点善意。

        “纲手大人。”一旁的水门主动接下了话来。

        “未来的事尚未发生,不能以此来评定一个人,而且我们既然知道了未来,那那些事便不再是注定的,现在的日向真,还是村子里的同伴。”

        同伴?

        这简短的字眼却让在场的另外两人同时无言。

        猿飞日斩很快又道:“日向真的事,你不必过问,另外纲手你既然回来了,就别再走了,过段时间村子会需要你。”

        纲手神色收敛了些,凝眉道:“什么意思?”

        “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

        #

        日向真感觉自己此刻正在不停地下坠,沉渊无底,周围无尽的粘稠之物在包裹着他,让他使不出任何的力气。

        恍惚间似乎有一只大手在这方天地之间拨弄,撇开一切碍事之物,要将他整个人攥入手中!

        真只觉得若被对方得逞,自己的所有都会被洞悉、知晓,那手掌是一个牢笼,他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的牢笼。

        这让真的内心生出了一抹恐惧,他无法呼救、无法逃离,只能任他每次与自己擦肩而过、每次又向自己逼近一分。

        他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在这无底沉渊之中,缓慢得近乎要窒息一般,却震得他两耳欲聋。

        那大手最后一次朝他精准地抓了过来,铺天盖地不留一点余地,把他紧紧攥入掌心、缓缓捞起。

        而就在这一瞬,那大手“轰”地溃散,这黑渊中似乎刺入了一道白色的亮光,给周围一切都染上了光彩。

        真费力睁开双眼,虽然仍旧看不见一物,但好在头脑清醒了,重见天日一般地喘息着。

        “是你?!”

        近前突然响起亥一惊讶且低沉的声音。

        真蓦地一怔,有第三个人?

        “你怎么进来的!”亥一再次质问道。

        那人却没声音,日向真静等了片刻,心有所感,虚弱开口:“你是谁?”

        “日向日差。”回应他的声音沉稳有力。

        日向……

        日向真轻轻咧起嘴角:“你……来做什么?”

        “救您出去。”

        一旁的亥一却沉声道:“日向日差,你疯了!敢违背火影大人的命令!这家伙是村子的要犯!”

        “要犯?”真反问出声,脸上露出一抹嘲色。

        “我是做了什么错事吗?”

        亥一冷笑连连:“你心里不已经清楚了吗,你在未来做的那些事!”

        未来啊……意思是说他现在活着就是错吗?

        真的脸上露出一抹怅色,随后紧接着是木然。

        “你看到了吧?”

        亥一皱眉道:“什么?”

        “我的记忆。”

        亥一冷哼了一声,又有几分遗憾与懊恼:“只差一点!”

        真在那儿面无表情。

        一直沉默的日向日差此时又开口道:“真大人,日向一族需要您来领导。”

        “日足大人呢,他难道不想我死吗?”

        “日足大人昨晚已于家中暴病而亡,我们还没来得及向村子禀报。”

        亥一闻言瞬间呆住了:“你……你们……”

        真语调却是出乎寻常的平静,似乎日足的死丝毫没有震撼到他。

        亥一惊怒不已:“日向日差,你们这是反叛!我要立即去禀报火影大……”

        他话说一半骤地止住,真听见一声短促的闷响,

        “嗬——嗬——”亥一艰难地发出声音来,最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被封了穴道,动弹不得,甚至话也说不出来。

        日向日差再一次开口:“真大人,请您来领导日向一族,就同神谕中的一样,站到这个世界的顶点!”

        神谕……

        真神色寂然,此处寂静了良久。

        “我如何才能相信你?”

        日向日差无声地拿出一枚苦无,朝着地上那人狠狠刺了过去。

        噗!

        利物刺破血肉,温热溅在了真的脸上。

        他伸出舌头舔舐了下嘴唇,一股腥涩。

        “你竟敢对村子的同伴出手?”真漠然道。

        “去向火影大人领罪吧。”

        日向日差单膝跪地,面无表情垂首回应。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