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轮回封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司启轮回

第二十三章:司启轮回

        再次回到洛云雪的识海的时候,皉玪皱了皱眉头,看着已经消失的黑色漩涡原先所在的地方,自言自语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我都完全失去了记忆?却没有伤害我?”

        不过现在再去追查显然已经没有机会了……最重要的是洛云雪的识海已经修复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能说出些什么……

        随即皉玪脱离了洛云雪的识海,而后者也很快从冥想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看到皉玪的一瞬间,两个紫罗兰色的大眼睛表面立刻浮现了一层雾气。

        在皉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刹那,洛云雪就扑到了她的身上,嚎啕大哭。

        皉玪愣了愣:“怎么了?雪雪?想到什么了?”

        洛云雪突然撑开和皉玪的距离一臂左右,好好的看了看皉玪,双手依旧搭在后者的肩膀上,然后过了一会又狠狠搂住黑白色调的女孩,泪水如开了闸门的水库一般,狂泻而出。

        “你……雪雪?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别吓着我了……”皉玪轻轻拍了拍洛云雪的后背,温柔地说道。

        又过了许久,洛云雪的哭声终于平息了一些:“唔……唔唔……”

        “你……好些了吗?我不是很会安慰人啊……”皉玪有些犯了难。

        声音却轻轻地从耳边响起:“嘿嘿……唔……又能吃到红烧肉和炖鱼汤了……嘿嘿……”

        咔……咔……咔嚓!

        被冰封在记忆里的感情出现了裂缝,寒冷的坚冰之上,细细的裂纹渐渐遍布覆满,随后在时间的作用下渐渐崩碎……

        皉玪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雪雪,这玩笑可不兴开啊……你可不要逗我……”

        “还叫雪雪呢?臭师父……又给启儿取名字,不管……启儿就认司启,不要司无,更不要什么洛云雪!我是司启啊!啊啊啊!”洛云雪长牙咧嘴地凶道。

        皉玪还是愣愣地坐在原地,右手手指轻轻戳了戳洛云雪,哦不,应该称之为司启了,戳了戳司启的左脸蛋,仿佛像是在做梦。

        “嗯?我明白了,师傅你是不是想赖账!不想给我吃红烧肉和炖鱼汤?”说罢那丫头立刻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呜呜呜……七千多年了……我一直没记忆都没怎么吃过红烧肉和炖鱼汤……生完死……死完生……我好惨啊……没有红烧肉和炖鱼汤我竟然挺了这么长时间……坏师傅现在竟然想要赖账……哇哇哇……我不干!我不干!今天吃定你了!”

        看着那丫头在地上翻来滚去,皉玪还是感觉有些不熟悉,但是她没有跟洛云雪讲过司启之前叫司无的事情,洛云雪按理来说不可能知道啊……突然,某处被她一直忽略的记忆浮现在了脑海中……

        “等等,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皉玪扯了扯那女孩的道袍。

        “不管……不管……红烧肉……炖鱼汤……没有我就撒泼……”女孩毫不讲理。

        皉玪基本可以确认了,这性格无疑,尤其是对红烧肉和炖鱼汤的执着,但是还是有一件事情要确认:“好好好,红烧肉,炖鱼汤都有,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地上的女孩突然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其实也没有灰,仙家道场不染尘便是如此,随即端端正正地坐在了一旁,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师傅你问吧,有红烧肉和炖鱼汤什么都好说。”

        皉玪无奈地扶额:“有几件事,其一,当初你拿我那轮回心经的抄本……学了吧……学了多少?又掌握了多少?”

        “我想想……好像看了多少,就学了多少,学了多少,就掌握了多少……”女孩右手食指抵了抵下嘴唇,皉玪认得这是司启的标志性动作。

        不过听了回答,皉玪脸上的肉抽了抽,怎么也没想到这丫头在轮回心经上的学习能力竟是如此之强……

        “那你当初看了多少?”皉玪心中预估的量大概是三分之一左右,因为那一部分对应的内容是肉体轮回的部分,能保证一个人的身体不会被时间冲刷掉,就算是灰飞烟灭也会慢慢恢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吧?”女孩仿佛看透了皉玪的内心一般,不过后者点了点头。

        “那后来我罚你禁闭的那二十年?”皉玪没有继续往下说。

        “练了二十年轮回心经……”果然印证了皉玪的想法,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真是灯下黑啊……而且还是她自己点的灯……

        “最后一个问题,你这七千多年是怎么过来的?”皉玪有些好奇,不过她下一刻就后悔问这个愚蠢的问题了……

        那司启听到这个问题的刹那,一双大眼睛里面就不停的有泪珠滚出来:“对啊!师傅你可知我这七千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有红烧肉,没有炖鱼汤……真的是好苦的命啊……”

        皉玪的嘴角抽了抽,果然是自己的这个徒儿无疑了,张嘴闭口全都是红烧肉和炖鱼汤,但是这七千多年来,纵使她做了红烧肉和炖鱼汤,放到了桌子上,也没有人如风卷残云一般将这些美味狼吞虎咽,同时还叽里咕噜地吐出几句赞美的话,真是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啊……

        “好了好了,好徒儿,既然你这么嚷嚷着要吃红烧肉和炖鱼汤,那为师现在就回住处下厨,半个时辰内就让你吃上。”皉玪乐呵呵地拍了拍司启的发顶,后者如乖乖女似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乖乖地跟在皉玪的后面。

        “对了,师父,这宗门……不如交由你来打理吧?”司启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可不要一见面就把烂摊子往你师父身上丢,自己整出来的要自己处理,要不然以后就没有顿顿红烧肉,顿顿炖鱼汤了昂,你要学会做出正确的决定,解散还是管理是舍和得之间的选择,舍不一定失,所谓有舍才有得,而得也不一定有,所谓有得必有失,就看你怎么决定啦……”皉玪穿过泰宗宗门大殿说道。

        身后的司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如此沉重的问题还是放到红烧肉和炖鱼汤之后吧……要不然不下饭……”

        走在前面的皉玪刹那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及时稳住了身形才没有摔倒。

        “咦?师傅你怎么了?没事吧?”司启赶紧上前。

        皉玪摆了摆手:“你给我少说一点话……要不然红烧肉和炖鱼汤减量。”

        身后的司启立刻瞪大了双眼喉咙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却又不敢张口说话。

        经过身边的泰宗弟子见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好奇:“咦?洛宗主这是要和玉真人去哪里么?第一次见她们两个人不在宗主府邸交谈啊……”

        “不知道啊……哎哎哎?看她们去的方向……是玉真人的住处?”一个弟子敏锐的看出了二者出了泰宗大门之后离去的方向。

        “以前还从未见过玉真人邀请洛宗主去她的住所呢……真是稀奇……”

        “嗐……谁知道呢……据说那玉真人的境界高的离谱……如今肯邀请咱们宗主那肯定是认可咱们宗主了……”

        “哦!那此乃大喜事啊……”

        ……

        皉玪的住所中。

        很快,两道主菜以及两道副菜便被摆上了桌子上,分别是红烧肉和炖鱼汤,清炒土豆丝和海带丝。司启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骤然放出了光亮:“哇!好丰盛!当初拽着师父的道袍不放果然是明确选择!”

        皉玪愣了愣:“这么久远的事情怎么还记着呢?”

        “和师傅在一起的岁月,司启定然是不会忘记的!”司启一边将一大块红烧肉夹进嘴里,然后狂拨灵饭,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皉玪双眉上扬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看全是这红烧肉和炖鱼汤的功劳……”

        “师父可不要这般折煞徒儿,徒儿还是分得清主次的!”司启认真的看着皉玪,搞得皉玪一时间有些心动,但随即就沉默了——

        “没有师傅就不会有红烧肉和炖鱼汤!所以师傅是最重要的!因为有师傅就还可以有炖牛腩和烤肉!”司启说得十分严肃,皉玪也没什么话可以反驳。

        “对了,我给你找了两个师弟,其中一个已经飞升上界了。”皉玪指了指天上。

        “嗯?我记得我还有一个伏羲师兄也飞升上界了?”司启想到了那个当初的声音。

        皉玪点了点头:“不过裂隙事件之后不到一千年我又收了一个关门弟子轩辕,后来也飞升了,至于你那小师弟,是最近收的,出去历练了,大概还有四十年你才能见到。”

        司启一边扒饭一边听,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十分警惕的看着皉玪:“师父到时候可不要纵容小师弟和我抢红烧肉和炖鱼汤!”

        皉玪有一股冲上去抽一顿的冲动:“你放心,你小师弟已经辟谷了,谁像你似的辟谷了还天天大鱼大肉,简直没个修道人的样……”

        “唔略略,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是他们没被饿过,不知道大鱼大肉的好!”司启说完便夹起最后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脸上春意盎然,就像是发情了的母猪……

        皉玪倒也已经习惯了:“味道如何,看你吃的那么香,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嗯?很好吃,和以前的味道丝毫没有变……不对!师傅是不是经常做红烧肉和炖鱼汤?要不然怎么味道都没有变!?”司启突然目露凶光,“说!师父!是做给谁的!?”

        皉玪愣了愣:“做给你的……”

        司启也愣了愣,想来此时应该说一些煽情的话,但是以她的脑回路就是说不出来,最后哇一下的大哭了出来,皉玪还以为是这丫头被感动了,然后就是接下来的一番话——

        “司启怎么没有早点遇到师傅啊!七千多年的红烧肉和炖鱼汤都被错付了!哇啊啊啊!”

        皉玪彻底无语了,不过也没说什么责备的话,虽然当初很后怕司启学了轮回心经,但是现在看来有个伴似乎也不会像自己之前那样孤寒吧?但愿吧……

        收拾了餐盘,皉玪回到司启身边:“启儿……你现在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司启愣了愣:“一直是师父的那轮回心经抄本的前三分之一,但是里面没有写修炼方式,所以我的修炼方式都是和修真无异,不过这几千年来一直都在修补识海罢了,还是师傅厉害,一出手就把识海修好了。”

        皉玪怔住了,识海不是她修复的,真正修复识海的人肯定和那黑色漩涡里面的什么东西有关,但是她完全不记得了……

        “你决定好了要修炼轮回心经了么?就这么修炼残卷也不是办法,现在放在你面前的选择就两个,一是我帮你忘掉轮回心经,二……就是我把完整的轮回心经抄本交给你,你去修炼,但是你切记要保证不能泄露出去!”皉玪认真的说道,“做这个选择你要谨慎而为。”

        司启看着皉玪银灰色的双眸:“师父,您还记得当年在黄河岸边我说过的么?”

        “什么?”皉玪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愿作星罗散入紫,但求碧月天斗里!师父,我要修炼轮回心经,您且放心地将抄本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保管好的!”司启紫罗兰色的双眸中仿佛映出了点点星芒,中间的则是皉玪的倒影。

        “哎……好吧……这是你的决定,那我就破例一次吧……”皉玪从戒指中取出抄本,递到司启手中,却没有撒手,认真的看着司启,“切记,不可外泄。”

        司启点了点头:“我保证都不会让人知道有这部功法的存在!”

        “如此甚佳!”皉玪这才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话说师父……你之前不是住在北方么?怎么现在搬到泰山来了?”司启突然想到了什么,故而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当初裂隙事件之后我有点难以接受,就搬到了昆仑附近,后来在中原遇到了你那已经飞升的师弟轩辕,以及另外两个记名弟子神农和蚩尤,便在中原呆了一段时间,后来爆发了一场大战,就是涿鹿之战,你那师弟轩辕联合神农把蚩尤杀了,这些你应该也听说过了,后来轩辕和神农到昆仑我住处请罪,因为在你师父这里同门残害是死罪,仅次于欺师灭祖,本来应该杀了他们的,但是蚩尤最后拼尽全力保留了元神,恳请我不要再动杀戮,故而放了这两个不孝徒,蚩尤的元神也化作残魂四散,轩辕则在我昆仑住所旁边建立了人宗,那时候他已经是大乘圆满了,带了一个徒弟没几十年就飞了,神农也没多待多久然后也飞了,我在那里一时间感到落寞,就搬家了,后来感受到泰山有什么在吸引着我,便搬过来了,一住便是几千年,也算是强度末法吧……如今灵气复苏,前几天见了蚩尤最后一缕残魂,一时间还是有些感慨啊……”皉玪眼中带着苍茫。

        “师父不若搬到我太宗里面如何?我在宗主府邸旁边腾出一块空地?”司启问道。

        谁料皉玪摆了摆手:“不了,此处我住久了,已经有些感情了,而且我不喜欢喧杂,你那宗门里面人多,我还是就在这里吧,咱们隔得也不远。”

        司启有些落寞:“好吧……那徒儿先回去修炼钻研了,晚饭再来看您。”

        皉玪无奈的笑了笑:“你来看的是红烧肉和炖鱼汤吧……”

        “嘻嘻,都被师傅看透了……”司启吐了吐舌头,然后轻盈地蹦跳出去了。。

        只留下了皉玪坐在原地无奈地摇摇头:“真是……人算不若天算,若是命运让她习得轮回心经,我便是拼了命的阻拦也是无用之举啊……”

        晚餐时分,司启果然到来并且带来消息说自己的轮回境界已经修炼到了究本二阶,不禁让皉玪感慨世道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