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轮回封印在线阅读 - 第十章:徒步天下

第十章:徒步天下

        大半个月后,人宗——

        皉玪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姬崇山的身边,把正在读文案的姬崇山吓了一跳。

        “我去!师爷,您下回出现能不能不要这么神不知鬼不觉了?实在是太吓人了。”姬崇山捂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皉玪随意摊了摊手:“我不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到来么……话说你那师叔近来修炼可好?有没有被揍成一头猪?”

        听到有关司默仪的话,姬崇山不禁满脸无奈:“师爷,可不是崇山不尽力,但是师叔实在是太可怕了……”

        “嗯?他天赋这么差的么?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就扛不住了?”皉玪扭了扭头尴尬道。

        “不是天赋太差了……是天赋太可怕了……我从没有见过有如此恐怖天赋的人……”姬崇山捂着额头忍不住感叹道,这一个月他那小师叔简直“屠”遍了整个人宗低阶区。

        “哦?金丹圆满都不够他打的么?”皉玪心中满是欣喜。

        “可不止如此,到后来,我让成群的金丹圆满境弟子围攻他,但是都被他击败了,而且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师爷您还记得您给师叔下了一道境界封印么?”姬崇山突然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记得啊,封印到筑基一阶嘛,怎么?封印破了?”声音中带着些许震惊,她的封印用的是轮回封印,同样也是下在她自己身上的修为封印,这……她以前打架的时候可从来没有遇到过封印松动的时候啊,更不要说封印被破除了!

        “师爷您不要惊讶,虽然我已经惊掉了下巴,师叔他不仅破掉了封印而且还突破到了金丹境,一阶。”姬崇山无奈地说道,“所以到后来他在我人宗的低阶弟子中基本如行云流水一般了,不要说难逢敌手,便是全上都打不过他一人啊……”

        皉玪眼角抽了抽:“这……这才一个月啊……你在开玩笑么……还是说我疯了……”

        姬崇山满脸冤枉,但是又无可奈何:“师爷,事实是需要接受的……”

        “好吧,带我去见他。”皉玪说道。

        “师爷这边请。”说着姬崇山就走在前面带路,皉玪跟在后面。

        演武场上,一少年双臂交叠支在一柄飞剑的剑柄之上,面带笑意地看着台下的人宗弟子:“怎么样,还有没有想跟我打的?小爷我乐意奉陪哦!”

        皉玪看到这一幕脑门上不禁生出了几条皱纹,这家伙这么嚣张?之前的告诫全忘了?

        随即一个轻踏来到了演武场上,司默仪此时还背对着她。

        “我来陪你过过招,你小子挺狂啊!”皉玪眯了眯眼睛,看到这一幕,姬崇山不禁头皮发麻,想当年每回师爷眯眼睛师父都会被暴打一顿,要不然就是其他宗门的初代掌门挨揍,反正准是要有人遭殃。

        司默仪脸上一阵狂傲,但是当他转过身来看清来者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师……师父……您……您这不是开玩笑么……我怎么打得过您啊……”

        皉玪点了点头:“你可以反抗……或者纯粹的挨揍……”

        周围的人宗低阶弟子都十分好奇地看着掌门带来的这个少女,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听这少年的口气,应该是他的师父?但是又怎么会这么年轻?

        司默仪打了个哆嗦,他明白皉玪此时是真的生气了,随即准备了比武的预备式,他也想要试试皉玪的水准,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师父,你可不能靠境界压我啊……”

        皉玪点点头:“金丹一阶,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水分!”

        说罢便消失在了原地,并不是隐身之术,也不是传送之术,而是单纯地速度,快到光也无法追上,随即司默仪便看到皉玪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拳轰进了司默仪的腹中,然后就是一股巨力传来,将他的身体飞速轰飞,他没有眨眼随即看到了反常的一幕,只见皉玪的影像缓缓后退,本来应该是一副前进的姿态,身影却在后退,司默仪明白,皉玪的速度超过了光速,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是先发出的光比后发出的光更晚到达他的眼中所导致的。

        司默仪没有多想,在空中飞快的调整自己的姿态,然后稳稳地就要落在地上,但是皉玪能让他如此轻易地找到借力点?还没落地,一记鞭腿抽了过来,司默仪还没落地便在空中横向倒了下来,皉玪刚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然而下一秒,一柄利剑凌空刺了过来,方向正是皉玪下一瞬出现的地点。

        见到这一幕,皉玪微微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但是攻势不减随即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刺过来的利剑,简直是可笑的动作,可下一秒,气势磅礴的利剑犹如插进了一座巍峨大山,再也不能移动分毫,这当然是金丹期的功力,而且是金丹一阶的功力,能有如此威能仅仅是御气得当的结果。

        司默仪果断松开了抓住剑柄的手,然后下一刻整只手反向抓握,以剑柄为接力点整个人强行扭了过来,一脚踢向皉玪的头,仅仅是一刹那,后者低头躲过,灰白色的头发在空中飘荡,整个人下盘压低随即是一记左手上冲拳,司默仪躲闪不及,又一次在拳威的作用下飞到了半空,直上直下,皉玪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右手两指掐着司默仪的飞剑随即如同扔飞镖一般扔向了后者,飞剑以极高的速度划过空气刺向空中之人,司默仪赶紧转身顺势抓住了剑柄然后把剑踩在了脚下,整个人缓缓在空中降落,而皉玪早已退到了三十米开外。

        两人就这样在演舞台上对峙着。

        “师父,您也该把您的武器亮出来了吧?我都用武器了……”司默仪那双栗色的眸子对上了皉玪银灰色的双眸,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皉玪点了点头:“看在你体术还算过关的份上,我认真一点。”

        看台底下的人宗弟子都傻眼了,认真一点?虽然他们知道这个前几天暴虐他们的家伙还没有拿出全部实力,但是一半的水平还是有的,如果场上的是一个正常的金丹一阶的弟子,根本撑不过十个呼吸。

        台上,皉玪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白玉色的笛子,白的发冷,皉玪整个人的气势也在刹那间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气息内敛瞬间变成了古奥森严,仿佛是一尊上古神明。

        司默仪咬了咬牙,他要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了,他想看看自己与师父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随即以近乎残影之象来到了皉玪身影之前,横向拦腰斩去,但是下一刻却斩在了空气上,皉玪的身影渐渐变得虚幻,随即恐怖的威能从身后出现,他赶紧转身把剑横在了自己的身前,想要抵挡袭来的攻势。

        但是那神出鬼没的攻击却在他转身的瞬间从他的后腰处骤然而至,他勉强扭过了头便看到了那白玉色的笛子抽击在了自己的后腰处,随即而来的是喉咙处的一抹腥甜。

        再次回过了身却早已没有了皉玪的身影,不得不说司默仪是一个很机敏的人,下一刻飞剑向身后爆射而去,预想中的与兵器相撞的声音传入耳中,但是就在他以为阻挡了皉玪的脚步的时候,一个拳头狠狠撞击在了他的下巴上,没有接连而来的攻击,皉玪再次退到了三十米开外。

        “还要再打么?”皉玪面无表情地看着司默仪。

        司默仪调整好姿态,刚想要继续战斗,却看到皉玪已经缓缓走下了演舞台。

        “你已经知道结果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皉玪边走边说道。

        是的,司默仪已经知道结果了,如果说自己在拿出一半实力的时候还能勉强接住皉玪的攻势,那么自己全力以赴的时候……那就是被狠狠的碾压,来自大象与蚂蚁之间的差距,但是他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认负,他还想……

        “自尊……不是用在这上面的……”皉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仿佛看透了他的内心。

        愣了愣神,司默仪缓缓低下了头:“是,师父。”

        然后灰溜溜地走下了演武场,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走下这座演武场了。

        来到姬崇山的宗主府邸,三人围在一张石桌前,皉玪开始沏茶。

        “师傅,我……”司默仪刚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皉玪打断了。

        “崇山,点评一下。”皉玪一边洗茶一边说道。

        姬崇山点了点头:“师叔的体术很精湛,但是还没有到大成的水平,御气诀也没有完全领悟,但是对于一个多月来说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成效了,另外就是判断能力,以及战斗的意识,当遇到明显比自己强的对手的时候,不能一上来就进攻,因为进攻永远是比防御会露出更多破绽的,你要学会迂回,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然后慢慢摸清楚敌人的漏洞,最后再借此进攻。”

        司默仪听了这段话,然后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随即接过了皉玪递过来的茶。

        “师爷您看这评价是否中肯?”姬崇山也接过皉玪递来的茶,扭头问道。

        在两个人的注视中,良久之后,皉玪叹了一口气:“崇山啊,你不用因为他辈分比你高说话就好听的,你也知道在修真界礼节仅建立在对等的关系之上的,实力才是说话的根本。”

        司默仪浑身颤了一下,但是他明白这终究是他要接受的结果。

        “如果要我说……”皉玪深吸了一口气,“简直就是八个字,华而不实,外强内虚!”

        “你可以问问崇山,上一个巅峰时代的金丹期是什么样的,哪里像小说里面写的那些一人可当百万军,十夫镇守千年关?呵呵……弱……太弱了!真正的金丹,可移山填海,一人可立国,统帅万千修士大军,你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打败在灵气即将衰败的年代诞生的金丹期修士,就能让你沾沾自喜了?这是总体的评价,再来细化一下,御气诀,根本不是你这么用的,你确实做到了字面意义的御气,但是它深层的含义不仅仅是御气而是运气,不是将气以外在的形式运转起来,而是控制气的存在在体内的经穴之间流动作用。这是御气诀,你没有练到家,然后是体术,你太过在意怎样才能躲避攻击并进行反击了,真正的强者要做到的是如何形成有效的防御并且怎样才能以最好的姿势运气,发力,这样的循环效率才是最高的,如果一昧地想要追求快速反击,那么只会陷入敌人的攻势,而不能将战局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最后,崇山也提到了,你的战斗意识太薄弱了,还需要多进行磨练……”

        很长的一段话,在司默仪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停息,他在吸收,也在感叹,但更多的是不甘,他不甘自己一个多月来的努力就被如此否定,不过曾经的哥们怎会不懂他?

        一只手搭在了司默仪的肩膀上:“一个多月做到这些当然是不可能的,你的悟性远在我之上,但这些是要靠时间以及经历去填补的,不要心急,慢慢吸收,慢慢进步,对于有天赋的修士来说,最不重要的便是修为,因为修为就像低保,而我说的那些才是强者会考虑的。”

        少年心中一时间平衡了许多,随后许久,想了很多,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师父,我想要去独子历练,境界等我需要的时候再提升吧……”

        姬崇山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皉玪,仿佛想要出言阻止,但是皉玪摆了摆手。

        “崇山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认为修为到了元婴再去比较合适?但是我不这么认为,随着境界的提高,有很多世间百态会被逐渐淡化,有很多来自低阶修士所面临的问题也都会被忽略,但是你不要忘记了,真正的天才们!包括你!你们的最终归向永远不仅仅是大乘圆满,仙界真的会更加善良么?或者说……到了那个囊括了更多世界强者的天地,血脉上的认同还能够保护一个弱者么?然而弱小断然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要教会他如何在弱小时变得强大,而在强大时又要变得谦卑……”

        姬崇山没再说什么,这话他无可否定,这时,皉玪从戒指里面取出了三张符,然后递给了司默仪:“只有在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撕掉它才会有用,它能把你随机传送到一千公里之外的地方,这会是三次保命的机会,不要浪费,你这次的游历为期五十年,五十年后,我带你去完成你心中的执念。”

        司默仪愣了愣:“我心中的执念……莫非——”

        “猜透不说破,去吧……你要是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皉玪摇了摇头,挥手说道。

        司默仪随即跪在了地上,朝皉玪三拜:“师傅的话,徒儿已经铭记于心,五十年后我一定会回来孝敬您的!”

        皉玪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没有再说什么,司默仪便转身离去了。

        待司默仪的身影消失了,姬崇山这才把视线拉了回来,满脸有话要说的表情,但是憋了半天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要说什么就说吧。”皉玪收了司默仪的那个茶杯然后又给两人续上了茶。

        “我……没事的,师爷,我还是不说了……”姬崇山欲言又止,最后啥也没说。

        皉玪抬起头双目直视着姬崇山的双眸,一时间把后者整得有些发憷,良久,前者才把目光移向了茶具上。

        “有话不说,是会憋坏的……”皉玪一边烧水一边说道。

        姬崇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师爷已经看透了他的想法,但是话他还是说不出口,要不然就有些不敬了,话只能从皉玪嘴里说出来。

        “你还是觉得,我的决定有些草率对吧?你担心的是司默仪的安全,你怕他死了……”皉玪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师爷,我只是怕他死了,您也知道在他来我人宗训练的一个月里,我充分了解了这个师叔,他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绝顶天才!您别看他在演武台上十分狂傲,但是我明白他那是装出来的,他就是要在心理上压那些弟子们一头而已。”姬崇山赶紧解释道。

        一杯茶缓缓飘到了姬崇山的面前,一阵风吹过,院子里的海棠树摇了摇,花朵依旧盛开着,纵然现在已经是晚冬,但是春风还在来的路上,花是不可能这么早开的,这是府邸的作用,让这里四季常绿……

        三杯茶过后,皉玪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我当然知道他的天赋,也知道他是装的,他想让我愤怒,失了理智,呵呵,这小心思都用到我身上来了……”

        姬崇山一时间愣住了:“我还以为您当时真的生气了……”

        “我看他一眼就知道他什么心思了,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真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老者仔细想了想仿佛确实如此,如果师爷真的生气了,那下场不是皮开肉绽,就是百年禁闭,这次师爷好像确实没有发火……

        “我不怕他死了,死亡是每个人必须要经历的,而且就算他死了,我也有办法把他拉回来,但是我不会,这是他的命数,也是他每走一步棋得来的结果,如果他到这里就结束了……哎,那也只能说明我的眼光变差了,相反,如果他能有所进步,再次来到我面前,我会考虑正式收徒的。”皉玪喝完最后一杯茶,随后收了茶具,桌上只剩下了姬崇山面前的那一杯茶水了,意思很明显,你还有一个提问的机会。

        “您还没有正式收徒么?”姬崇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皉玪瞥了他一眼,显然对这个问题不是很满意:“你个蠢货,你明白记名弟子和关门弟子的区别么?”

        老人很是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也很是懊悔于自己竟然问了这么一个没水平的问题,但是也只能作罢,随即喝下了那一杯茶,然后白光一闪,茶杯收入了皉玪的戒指中。

        “恭送师爷……”姬崇山鞠躬行礼。

        “甚佳。”皉玪点点头,随即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