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轮回封印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一修院中事

第七章:一修院中事

        正当皉玪走着,身后突然传过来了一声呵斥:“那边的弟子,请你止步,现在是上课时间,为什么你在这里遛弯?哪个先生的弟子?我要记录在案。”

        皉玪扭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中年人托了托眼镜框,满脸严肃地看着她。

        她不禁心说一声不好,没想到现代的特色风纪老师竟然还保留了下来,不过她很快便想到了圆谎的办法,随即走上前去丝毫没有慌张,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先生您好,我不是这里的弟子。”

        那风纪老师满脸茫然地把手握了上去:“那……那您是……”

        “哦,我是新来应聘做老师的,刚刚在这里便是看一看周围的环境。”皉玪淡定的说道。

        “哦,是这样的啊,不过还需要您将一部分实力展露一下,只需要您展露出筑基境界的修为就可以了,毕竟近来逃课的学生也会用这种伎俩骗老师的,但是学生应该是不会有筑基期的实力的。”那风纪老师说道,他还有句话没说:就算有超过筑基期的学生他也不敢管啊……那可都是天之骄子……

        皉玪点点头,随即展露出了筑基一阶的力气水准,那风纪老师点了点头:“好的,我现在相信您了,祝您在校园中的游览愉快,我还有任务,就先不打扰您了。”

        皉玪再次点了点头,随即那风纪老师便走了。

        看着那老师离去的背影,皉玪脸上不禁有点哭笑不得,就这么骗过去了?好吧……然后又对着自己的本源凝视了一圈发现现在的境界相比于之前的究本圆满,已经提升到了溯源三阶了,如果换算到修真体系里面的话,应该就是金丹五阶左右,前提是不算上她之前封存的那无垠的修为。

        外面的风景逛累了,便来到了教学楼里面看看,不得不说这教学楼分的是真的细啊,从上空俯瞰下去,学院的区域包括了最最主要的修炼区以及宿舍区,然后是炼药区,炼器区,符箓区以及阵法区四大辅练区域,还有一片区域是藏经阁,最后是食堂,不得不说安排的很全面很详细。

        皉玪来到的是炼药区,修炼区没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一堆点功台,然后有的弟子坐在上面冥想打坐,没什么意思,到是炼药区,可以看到不同年级的课程,有的先生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有的先生则游走在学生之间,观看学生们的炼药情况,当然,由于境界不够所以他们能够练出一阶丹药就不错了,所用的药鼎也都是最基本的一阶炉鼎,这种炉鼎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量产……

        突然,皉玪在一个班级旁边停下了,现在的教学楼以及班级为了追求观悟大道,都已经把教室与走廊之间的墙壁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隔音符。

        皉玪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李逸然,之前班上的吊车尾的家伙,虽然和皉玪在成绩上是天差地别,但是两者还是比较熟的,关系也还可以,此时皉玪看李逸然的操作,熟练地将一株株药材扔进了药鼎中,然后控制灵火炼药,她点了点头,没想到他在这方面的天赋竟然还挺好,修为也有炼气七阶了,没想到曾经的吊车尾,如今靠着自己的努力竟也能有如此成绩。

        班级中的老师这时也注意到了皉玪,然后走了出来行了一个拱手礼,点了点头:“您好。”

        皉玪也笑了笑回了一个拱手礼:“道友好,我观道友班上的炼药气氛十分不错,便被吸引驻足观赏了片刻,还望道友不要怪罪。”

        那教书先生是一位女教师,倒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哪里哪里,只要不影响班上弟子研习,道友便是入班旁听又如何。”

        皉玪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那便麻烦道友了。

        “哪里哪里,这位道友从班尾进入吧,弟子们正在炼药,怕是惊扰到不好。”

        “好。”皉玪点头跟着那先生进入了教室。

        然后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把椅子坐在了班级的后面。

        而刚刚那教书先生也是在每个同学之间走走停停,不时给予一些指导建议,氛围很是融洽,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下课时间,上午的第二节课就这样下课了,历时一个时辰,然后就是弟子以及先生的用餐时间。

        这时候李逸然收拾完东西就扭头看到了皉玪,然后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了皉玪的方向。

        “我去!大姐头!你啥时候来的?你也考进一修了么?”李逸然满脸震惊的看着皉玪,然后赶紧跑过去,皉玪笑呵呵地站了起来,随手收了椅子:“一会跟你说,咱们先去吃饭。”

        刚刚班上的弟子已经都走得差不多了,那教书先生也不见了踪影。

        “好,咱们吃饭去,今天我请大姐头吃饭!”李逸然笑嘻嘻地说道。

        皉玪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叫我,我又不是黑帮老大。”

        “好好好,姐,我都听的,咱们吃饭去吧!我请客!”李逸然倒是很豁达。

        也不等皉玪有什么反应,便拉着皉玪飞奔向饭堂,这家伙还是一点没变,心中总是对吃保有着最大的热情,估计以后他的择偶标准都是谁能给他带来山珍海味……

        到了食堂,学生熙熙攘攘,很快李逸然便拉着皉玪来到一个二楼的楼梯口,一层是散桌,二层是包间。

        “散桌就行了吧,干嘛非去包间啊?”皉玪知道李逸然家里没什么关系,想给他省点。

        “哎呀!好不容易跟大姐……呸,好不容易跟姐出来吃一顿,不得整点好的?”李逸然刚要继续说什么,就被皉玪身后的来人打断了——

        “就是!李狗蛋你也听一听你小女友的话,没钱吃什么包间,赶紧滚去一楼去!”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皉玪不禁皱了皱眉头,扭头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三个人,三个年轻的家伙,应该是现代人,满脸写着狂傲,修为境界不高,大概在炼气五阶左右。

        当那三个人看到皉玪的一瞬间便惊住了,随即便爆了粗口:“卧槽?仙女!?”

        确实,皉玪确实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美女,全灰色的头发,银灰色的眸子,白皙的皮肤,白色的t恤衫,灰色的长裤,整个人很美,但更像是从一副十九世纪浪漫主义黑白画里面走出的女人,没有太多的惊艳,但是却拥有太多非人的美,不过也对,她本来就不是人类。

        “美女,要不然你当我女朋友吧,我觉得你跟着李狗……李逸然很吃亏的。”那三个之中为首的家伙立刻换了一副绅士的模样,道貌岸然地说道。

        皉玪看了看他,然后歪头嫣然一笑:“那么……你又能给我什么?”

        那青年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女士你应该是不知道我是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姚傲,是姚家新生一代的独子,这下你应该认识我了吧?”

        皉玪依旧是那副笑容:“姚家,认识了,然后呢,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呢?”

        姚傲显然是有点蒙,第一次遇见听了自己名字不惊讶的人:“女士你应该是不太了解我们中原姚家吧?我们姚家作为上古八大姓家族,是上古修炼时代的顶级豪门之一,体量堪比京都王家,但是就论底蕴来说,姚家的文化底蕴相比于王家要更胜一筹。”

        谁料皉玪还是没变脸色:“你能给我带来什么,讲这么多有什么用?”

        “你……”姚傲显然是心里感叹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开窍,“我能给你带来的东西多了!零灵石,丹药,法宝,修炼环境,权利地位!”

        终于,在他的注视下,皉玪终于直了直脖子:“可是这些东西我都不缺。”

        姚傲要崩溃了:“我说姐姐啊,你不缺但是不妨碍你富有啊,再说了你当李逸然的女朋友早晚会被他败光的……”

        当然不是如他所说,李逸然生活一向很节俭的,以前学习不好只是因为他一直要打工兼职养家,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出车祸西辞了,母亲也因此染上了心疾,一直需要静养身体,所以家里的收入一直都在李逸然的肩膀上,他要是有功夫学习就怪了。

        这边李逸然刚要反驳,就被皉玪抬手拦下了:“谁告诉你我是李逸然的女朋友的?”

        姚傲听了这话一时间有些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对李逸然好感增了一些:“那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我小弟!一直跟着我混!不过那时候没混出什么名声,现在我加入昆仑人宗了,自然要回来看望小弟喽……”皉玪很自然的说道,加入人宗应该也不能算作谎话,毕竟人宗就是她弟子创立的嘛。

        “昆……昆仑人宗?”姚傲愣了愣神,“华夏第一宗?抱歉,是姚某有眼不识泰山了……”

        “你说说你之前欺负我小弟的事,怎么算吧?”皉玪双手抱胸皱皱眉头说道。

        “你说你是人宗的你就是人宗的?”姚傲的一个小弟不禁替姚傲出头道。

        “呵呦,你个炼气五阶的家伙就这么跟我这个筑基五阶的人说话?”皉玪一瞬间就在一定范围内释放了自己的修为,压迫得对面三个人不敢说话。

        姚傲赶紧鞠躬拜礼:“抱歉这位前辈,是我的问题,我没教育好这两个人,还请前辈恕罪,对于之前李逸然的事情,我愿意给他赔偿。”

        听了这话,皉玪来了一点兴趣,收了威压然后笑呵呵地问道:“你能给出什么赔偿啊?”

        姚傲一时间愣了一下:“我……我赔偿炼气筑基金丹期的法器各一件,以及上品灵石一百,筑基丹十颗,您看这条件行么……”

        皉玪愣了愣,当然这些东西她都没有,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看不上,但是这对于李逸然这个炼气七阶的家伙来说,应该是有所用途,而且最根本的目的不是为了赔偿,而是防止常年受欺负成为李逸然修炼路上的心魔。

        “你看如何?小弟?”皉玪看向了李逸然。

        后者看了看姚傲,然后点了点头,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如此超级势力的少主竟然也会有低人一头的日子,而且还是对他!

        “收下吧,你们之间的事就此两清,我不多做评价,但是希望你以后对我小弟收敛点。”皉玪点点头说道。

        姚傲那叫一个点头哈腰:“是是是,您都发话了,我自然是没的说,感谢您的宽宏大量。”

        然后给了修炼资源之后就赶紧灰溜溜地撤了。

        看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李逸然刚要说什么,却被皉玪抬手打断了:“先进包间,我饿了,有什么话吃饱了再说。”

        李逸然点点头,然后拉开包间的门,随即按下了点菜的传唤按钮。

        点完菜,不一会就上了一桌子菜,看着皉玪大快朵颐,里依然不禁感叹大姐头还是如往神威啊……如此霸气外泄真是常人不能敌……

        吃完之后,两个人擦擦嘴,李逸然终于开口道:“师姐你为什么要轻易放过这三个人,他们一看就是见风使舵欺软怕硬的人。”

        皉玪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欺软怕硬的人,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当然不反对大圣人,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圣人,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善良的,这也是不可能的,你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变强,不被别人欺负,如今我护了你一时,却也护不了你一世,你应该明白自己变强才是王道,至于他们这种人,自然会有人去收拾他们的……”

        李逸然点点头,但却没再说什么。

        皉玪却再次开口:“你知道寒山问舍得么?”

        “啥?”李逸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疑问整的有点不知所措。

        “寒山问:‘若有人常欺我,辱我,我该当如何?’舍得对曰:‘你且忍他,让他,顺他,待十年之后,你再看他。’这是同样的道理,恶人自有恶人收,善人自有善人报,我不是劝人为善,但只是勿要堕入恶的因果,我要说的便是这些。”皉玪点点头,“好了,准备你下午要去上的课吧,我也要走了,蹭你一顿饭给我整的有点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今日得来的一百灵石还要多谢姐呢,我怎么敢嫌弃请姐吃饭?”

        “好了好了,有这功夫赶紧去修炼,跟你母亲好好生活去,我要走了。”皉玪拍了拍李逸然的肩膀,随即神行而出,待李逸然出包间的时候,哪里还有皉玪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