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轮回封印在线阅读 - 第五章:曾为兄长今为师

第五章:曾为兄长今为师

        这边,皉玪拖着司默仪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原批发市场。

        “走吧,你的拜师礼我还没给你呢,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吧,我也能给你把把关。”皉玪说道。

        司默仪突然有些感慨,不知不觉已经和皉玪相处八年了,从一开始的同学到后来的好兄弟,到最后现在变成师徒关系,总还是会有一种春秋一梦的感觉。

        “你在梦游呢?赶紧过来啊!”皉玪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哦哦,来了来了。”司默仪赶紧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司默仪突然发现某个摊铺上有一把黄铜色的长剑,长度大约在七十厘米左右,剑身笔直,上面纹路复杂,看上去是一把上乘的好剑,但是皉玪看了一眼却摇了摇头:“精铁百锻,华而不实,如果是千锻还比较勉强,百锻根本就是花架子,走吧。”

        司默仪点点头,然后继续跟在皉玪的身后:“皉玪,你说的百锻和十轮锻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对一块锻材进行透力锤锻,百锻,千锻,万锻是三个节点,每过一个节点,锻造之后的成品品质都将得到本质的升华,而又有千锻为一轮的说法,所以万锻又有十轮锻的称法。”皉玪解释道。

        “那……为什么没有百轮锻?千轮锻?”司默仪有点好奇。

        “首先是目的,多次透力锤锻的目的是去除锻材中的杂质,理论上到达万锻之后便可以去除99.99%的杂质了,没有必要再去进行更多次的透力锤锻,而且完成多次透力锤锻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长时间对锻材进行高温作用是会导致锻材精华的流失的,而且百轮锻需要的精力以及毅力相比于十轮锻是不在一个量级上的,从目的以及能力两方面都否定了百轮锻以及千轮锻的存在。”皉玪摇了摇头说道。

        司默仪点了点头,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那你的武器是多少段的?”

        皉玪愣了愣:“锻次只是对于凡铁成兵的说法,我用的武器不是通过锤锻而成的,而是通过凝练而成的,这是两种炼器手法。”

        司默仪两眼放光的看着皉玪,一时间让后者摸不清头脑:“你……咋了?”

        “也就是说皉玪你用的是仙器是吧?”司默仪满脸崇拜。

        皉玪笑了笑:“你会知道的,赶紧选你要的拜师礼!走啦!”

        司默仪赶紧收起了自己的崇拜,然后跟在了皉玪的身后,过了一会又被一个摊铺的玉佩所吸引了,走过去,经过老板的介绍说这玉佩能够驱邪避阴,对于修者有滋阳的作用,然后他看向了皉玪,谁料后者又摇了摇头。

        然后又走向了下一家摊铺,一轮走下来,司默仪看上的东西都被皉玪摇头否决了,这不禁让司默仪有些恼火:“你说要给我买拜师礼,但是又一件都不买,你还不如说不买拜师礼了!也不用这样耍我啊!”

        皉玪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好,不买了,回家吧。”

        “啊?”这回轮到司默仪,这……是不是有点突然?

        随即一阵天旋地转,两个人很快回到了皉玪的家里,上首座的旁边摆着一杯茶,然后皉玪径直走上了上首座。

        “这是要干嘛?”司默仪有些摸不清头脑。

        “行拜师礼,敬拜师茶。”皉玪用缩小了的寰笛指了指旁边的那杯茶。

        听到这话,司默仪不禁有些怒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非常好,但你也不用刚耍完我就要我给你拜师啊!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了!?”

        “我拿你当徒弟,现在,跪下!敬拜师茶!”皉玪说话的刹那一股威压释放了出来,镇得司默仪不得已双膝跪了下来,然后一杯茶飘到了司默仪身前:“敬茶吧。”

        “我不!你如此羞辱我,士可杀不可辱!亏我还拿你当兄弟!”

        皉玪叹了一口气,如果曾经不是兄弟,她还不会这样做,但是就因为他们曾经是兄弟,这才必须用如此强硬的方法把司默仪心中对两个人关系地位掰过来。

        “你不是我的兄弟,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去杀了东方芸,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你的师父!不是你的兄弟!”皉玪严肃地说道。

        “我呸!只会拿人质来要挟我算什么东西,还有!你算我屁的师父!”司默仪满腔愤怒,只觉得这几年来的相处和兄弟情都喂狗了。

        “你……很好!”皉玪眯起了双眼,“我出去一趟,杀个人。”

        司默仪这下终于急了,赶紧奋力扑过去抱住了皉玪的右脚:“你……不许去!”

        皉玪一脚踢开了司默仪的手:“最后再给你个机会,拜师敬茶,或者我让你们阴阳两隔!”

        司默仪咬牙思索了片刻,终于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我拜!”

        “好!”皉玪也不多事,走回到上首座,“敬茶吧。”

        “师傅在上受徒儿司默仪一拜,师傅请用茶!”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皉玪点点头,缓缓接过了茶:“茶不错,人更不错,你这个徒儿我就收下了,以后记得对我要用尊称。”

        “是!”又是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司默仪微微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我也不逗你了,这些是你的拜师礼。”皉玪说着递出去了一个储物戒指。

        哪料到司默仪头也不抬:“我不要你的拜师礼!”

        皉玪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真是个倔强的家伙,我放这里了,有兴趣的话打开看看吧,以后你就住那边的侧房了,我一会去建起来。”说罢便把储物戒指放到了司默仪的面前,然后走了。

        良久,司默仪站起身来,身子略微摇晃:“我……我的人生中还有谁啊……也只剩下芸芸了吧?不行!我要努力!我要超过这个家伙!让这个家伙在狂妄中倒下!”

        随即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出了正屋,不过过了一会便又走了回来,捡起了地上的储物戒指,然后走进了皉玪随手建起的侧房,不得不说这侧房论豪华程度竟是要比主屋更甚。

        回到房中,司默仪默默打开储物戒指,里面有飞剑,玉佩,符箓,丹药以及灵石和各种法器,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基本上都是司默仪之前在集市上想要的东西,不过品质更高,他随手拿起那把飞剑,上面贴着纸条:陨铁十轮锻飞剑,特性自己感悟吧……然后又是那个玉佩,上面的纸条写着:保命玉佩,五次致命伤害,佩戴时增加灵气恢复速度100%……

        这……司默仪不禁一时间有一点凌乱……

        最后他在角落里面发现了一张字条——

        司默仪:

        嗯……不动脑子都知道你会收下这戒指,好了,你的拜师礼都在里面了……

        也许你还把我当做你的兄弟,这点我很欣慰,但是我们终究不是兄弟关系,我是你的师父,而你是我的弟子,尊卑之分是从古至今都无法逾越的屏障,所以你今后一定要慢慢习惯。

        当然,你已经正式拜师了,那么我对你的要求也会更加严苛一些,但是我知道你一定能让我满意的,不仅仅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和你心中的东方芸。

        不要因为到达筑基九阶而自大,上古东方家我接触过,锁灵棺里面的人物来头对你们来说都不小,境界最低的长老应该是东方归一,境界应该是出窍五阶,境界最高的东方家太上长老东方默境界有合体九阶,家主东方轩境界也有合体一阶,如果你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他们的认可,那么就不要奢望与东方芸喜结联姻了。

        为师也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总之,你再好好想一个晚上吧,明天给我你的答案,到底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皉玪

        司默仪久久不能言,他好像确实过于冲动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经过反复深思熟虑才能做出决定的,时间一直到深夜,天空中的星星一直在闪烁,他不禁看得有些入迷了……

        为此……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皉玪刚睡醒从主房的侧室走出来就看到了跪在门口的司默仪。

        看到皉玪走出来,司默仪赶紧拜了下去:“师父,受徒儿一拜!”

        皉玪立刻笑了,走上前去扶起了司默仪:“好好好,好徒儿快快起来,今天为师带你去你师兄的总门去玩玩,记住,此行不仅仅是玩玩,更多的是拓宽你的眼界,走吧。”

        司默仪老实的点了点头然后跟了上去。

        随着皉玪的空间传送,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昆仑某地。

        “师父,您刚刚用的那招叫什么啊?”司默仪好奇地问向皉玪。

        “还没有名字,不过我很喜欢用,因为没有距离限制,所以挺快的,原理也很简单,就是把空间二维化然后撕成无数个碎片,把你的目的地的那块碎片挪到脚下然后让空间以此重组就好了,这样就是瞬移了。”皉玪风轻云淡地说道。

        “那……那师傅我什么时候可以做到这一点呢?”司默仪满脸期待的看着皉玪。

        皉玪停下脚步,扭头看了一眼司默仪,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司默仪的脑门:“好高骛远,等你什么时候大乘了再说吧,你现在连空间法则都没领悟呢,还想着熟练运用空间的能力?”

        司默仪只好赶紧捂着脑门跟在皉玪身后。